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5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一)
    顾祁森现在思绪十分紊乱,他潜意识想逃避这个话题,于是索性亲了亲她的脸,将她往怀里贴得更紧一些,低声呢喃道:“好困,咱们先睡一会儿吧。”

    沈轻轻眸光闪烁一下,只好“嗯”一声,乖巧地窝在他怀里闭上了眼。

    夫妻俩这一次,很难得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到自然醒,起来时,已是十点钟。

    顾祁森神清气爽了许多,沈轻轻见状,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悄悄放下。

    两人洗漱完毕下楼,就见姚沐溪带着嚎嚎和啕啕在客厅里玩,两个女佣站在旁边照看着,画面有着说不出的温馨。

    沈轻轻挽着顾祁森的胳膊,突然问:“老公,小溪应该很快就要回去了吧?”

    顾祁森微微颔首:“嗯,快了。”

    “哎,有点舍不得她。”

    沈轻轻嘟嘟唇,由衷说道。

    她并没有将小溪当成下属,反而是将她当成了朋友,两人相处越来越有默契,而很快小溪就要走了,她心头感到非常不舍。

    顾祁森所想的,显然跟沈轻轻不一样。

    他扭过头,深眸灼灼盯着她,若有所思:是该继续为她物色一个适合的保镖了。

    尽管身边有暗卫,但暗卫全是清一色的男人,怎么都有些不方便,若不然,当初他也不会看上姚沐溪,从而对姚家提出借姚沐溪两年的要求。

    两年,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

    顾祁森暗忖,禁不住,又想起了顾冉冉,心,瞬间压上一颗大石头。

    “boss,少夫人!”

    姚沐溪瞥见他们夫妻俩走进客厅,忙不迭跟他们打招呼。

    其他佣人见状,也纷纷恭敬问好。

    “baba”

    “麻麻”

    两个娃儿一听到声音,不约而同抬起头,然后,像是看见宝物一样,毫不犹豫扔掉各自手中的玩具,朝他们夫妻俩爬过去。

    嘤嘤嘤,为虾米我们还不会走路,得在地上进行爬路比赛?

    见孩子们欢快地爬过来,咿咿呀呀地喊着爸爸妈妈,顾祁森与沈轻轻相互对视一眼,心尖柔软得一塌糊涂。

    “哎哟,我的宝贝,妈咪抱一抱哇!”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弯腰将爬到她旁边的嚎嚎给抱起来。

    而顾祁森,则是同时抱起了啕啕。

    儿子偏爱妈咪,女儿偏爱爸比,在他们家,还真是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夫妻俩抱着孩子玩得不亦乐乎,佣人杨春知道他们还没吃早餐,便走过去关心问道:“少爷,少夫人,需要用餐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我们这就去。”

    沈轻轻笑嘻嘻说完,忍不住又亲了嚎嚎一口,这才抱着孩子前往饭厅。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她不忘把顾祁森也给喊上。

    “对了,天祺呢?”

    走到饭厅,刚坐下,沈轻轻总算记起,家里还有个半夜过来的宫天祺,不由得对杨春说,“杨姐,早上有看到宫四少吗?他是不是还在睡觉,能不能麻烦你去叫一下他?谢谢啦。”

    杨春如实禀告:“少夫人,宫四少九点钟左右就走了。”

    “走了?这么快?”

    沈轻轻有些讶异。

    一方面,她早就听说宫天祺是个起床困难户,昨晚半夜才睡,今天一大早就离开,有点不太可信。

    另一方面,顾祁森还病着呢,他这个医生,怎么就放心一走了之呢?太不负责任了哇!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暗暗发誓下次见到堂姐,一定要让堂姐好好收拾他

    “嗯。四少本来想去叫你们的,结果突然间接了个电话,好像有什么重要事吧,脸色很难看,匆匆走了。”

    杨春刚好亲眼目睹宫天祺离开的场景,不禁八卦地告诉自家主子。

    沈轻轻闻言,眉毛拧成一个川字,心头莫名窜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如蝶翼般好看的长睫眨了眨,她咬了咬唇瓣,对顾祁森说:“老公,要不你给小四打个电话吧,看是不是出事了?”

    “好!”

    刚刚听杨春那么讲,顾祁森亦隐隐有些担忧,毕竟,若不是十万火急之事,那小子不可能会抛下有可能还在生病的他一走了之

    思及此,顾祁森的神色倏然变得凝重。

    起身,正打算上楼拿手机,衣摆却被沈轻轻拉住,“老公,也不急在这几分钟,你先把粥喝完再说。”

    她可没忘记,他是个病号,身体肯定放在第一位。

    顾祁森应了一声“好”,重新坐下,端起面前精致的小碗,一口气喝掉两碗粥,然后优雅地擦擦嘴,摸摸三个宝贝的脑袋怪,这才迈开长腿走出饭厅。

    沈轻轻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由于记挂着宫小四的事情,亦是没心情吃早餐,毕竟宫天祺现在是她的准姐夫,为了堂姐,关于他任何事,她都无法不关心。

    随便喝了杯牛奶,吃了个三文治,沈轻轻把啕啕留给姚沐溪之后,自己抱着嚎嚎上楼了。

    来到书房推门进去,恰好顾祁森已打完电话。

    沈轻轻迫不及待问:“老公,小四怎么了?会不会跟我堂姐有关?”

    “这个”

    顾祁森深深睨了她一眼,薄唇勾了勾,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完,沈轻轻就腾出抱儿子的一只手,着急地摇了摇他的胳膊,“快点说啦,我都急死了。”

    顾祁森从她怀里接过自家儿子,不作隐瞒告诉她:“是有关。宫家知道了小四跟你堂姐的事,宫伯母气得心脏病发,现在在医院。”

    “什么?怎么会”

    沈轻轻小脸倏地煞白,“那我堂姐”

    “她还不知道,小四也不打算告诉她,所以,这事你千万不要跟沈拂晓讲,省得添乱,懂吗?”

    顾祁森语重心长告诫她。

    “嗯,明白了。”

    沈轻轻点了点头,一种无力感迅速席卷全身,“这下可麻烦了。”

    宫夫人反应这么激烈,恐怕堂姐与小四未来的路,要比想象中难走许多。

    宫夫人若身体健康还好,如今心脏病犯了,万一

    哎,生活啊,远远比要来得狗血、复杂许多,但愿上天能够怜悯那一对有情人,怜悯她的堂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