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7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三)
    知道蒋胜涛这人性子执拗又铁面无私,顾长谦亦不想再这跟他多费唇舌,干脆直接问:“好,那我再问你一句,冉冉,她是不是真的犯了法?”

    蒋胜涛微微颔首:“若无证据,警方不可能会抓人!”

    顾长谦见他那么笃定的模样,心头倏然一沉。

    直到这一刻,他心里深处仍是不愿相信自己一向疼死的孙女会是一个国际罪犯

    蒋胜涛理解他的心情,不禁安慰他:“顾爷爷,您放心,阿森已经打过招呼了,我们不会对她太苛刻。”

    他不提顾祁森还好,一提,又挑起顾长谦的怒气,“你不要跟我说顾祁森!哼,这混小子也真是够可以的啊,连自己妹妹都能对付?简直无情无义至极!”

    “”

    蒋胜涛没有吭声,却忍不住暗想:若老爷子知道顾冉冉犯的是什么罪,害的又是什么人,恐怕就不会这么责怪顾祁森了吧?因为,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不可能会眼睁睁放过屡次伤害自己心爱女人的人,哪怕,那是至亲的妹妹

    最后,顾长谦黑着脸离开警察局。

    一上车,他便重重拍了后车座的桃木桌,厉声对坐在驾驶座的司机说:“去环山别墅!”

    “是,老爷子。”

    司机恭敬领命,立马启动了引擎。

    这时,坐在顾长谦旁边的杨伯,突然想起前段时间,他与老爷子去环山别墅时闹出来的不愉快,不由得壯着胆子提醒:“老爷子,您确定要去环山别墅吗?您可不要忘记——”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长谦打断,“我还怕区区几个保镖不成?不行,就硬闯!”

    “硬闯?”

    杨伯一听,倏地瞪大眼。

    “对!”

    既然那臭小子不接他电话,他干脆就到家里去,哼,谁怕谁?!

    思及此,老爷子索性拿起手机,拨打某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未等电波那头出声,他就冷冷说:“传令下去,半小时后,一号精英环山山庄集合。”

    杨伯:“”

    一号精英是顾家护卫中最牛逼的队伍,一共有12个人,看样子,这次老爷子准备动真格了,哎!

    ————

    另一边。

    顾祁森与沈轻轻两人抵达医院时,宫夫人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被送进了vip病房。

    夫妻俩手牵手走到门口,顾祁森正打算抬手敲门,就听里边传来宫夫人哀怨的哭声:“呜呜呜,我是造孽了才养了你这么个不孝子,那么多的女孩子你不找,怎么就偏偏找上一个带着两孩子的女人呜呜呜”

    “妈”

    宫天祺站在床边,看着自己母亲哭得双眼通红,那副模样看了别提有多凄惨,他心里亦觉得非常难受。

    可,让他离开沈拂晓,倒不如杀了他!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诚心诚意解释:“妈,拂晓人很好的,她的孩子也很乖巧可爱,您要是见到他们,肯定也会喜欢的。”

    “你你这是存心想气死我吗?”

    宫夫人捂着心口,差点一口气又提不上来。

    宫父见状,忙不迭走前一步,伸手在她背后轻轻拍了拍,好声好气劝她:“好了好了,天祺那么孝顺,怎么可能会故意气你呢?你啊,别那么激动,放松点嗯,放轻松”

    经丈夫这么一安抚,宫夫人的情绪才稍稍缓和一些,不过,自家宝贝儿子竟喜欢上一个有俩孩子的女人,她就算是怎么乐观,胸腔那股闷气,依然死死压在心头,让她痛苦得不能呼吸。

    “你”

    她颤着保养得宜的手指,痛心疾首地指了指宫天祺。

    宫天祺低着头,狠狠攥紧了拳头。

    宫夫人费了好大的劲才重重叹一口气,斩钉截铁道:“那个叫什么晓的,就算她再好也改变不了她生过两个孩子的事实,总之,这门亲事我和你爸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你就给我死心吧,马上跟她分手!”

    “妈,您怎么可以这样?”

    宫天祺猛地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呆愣两秒之后,他挺直背脊,信誓旦旦表明立场,“我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如果您不同意我们结婚的话,那我这一辈子就不娶了。”

    “你”

    宫夫人被他这话气得苍白的脸上一片涨红,整个人狠狠一颤,唇瓣抖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生怕她等一下又心脏病发,宫父一边帮她顺气,一边训斥宫天祺:“你这是怎么跟你妈说话的?道歉!”

    “我”

    宫天祺原本想说自己没有错,然而,见母亲因自己的事,似乎一夜之间老了几岁,他于心不忍,只好绷着脸,无精打采地说,“对不起,妈,我不该那么冲。”

    他的话音刚落,宫父又接着说:“儿子还小,谈谈恋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呢,就放宽心,别管那么多了。”

    “他选了那样一个女人,我怎么可能真的放宽心?哎,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呜呜”

    宫夫人是真的伤心了,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宫父瞪了儿子一眼,这才继续开口:“咱们儿子的本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恋爱期没撑过一个月,指不定过不久,他就腻了。”

    宫父这话,纯属安慰,完全是为了妻子的病情着想,谁知宫天祺却较真起来,毕竟陷入爱情中的男人情商基本为负,为表示他对沈拂晓的深情,他想都不想直接反驳,“爸,妈,反正不管你们怎么说,我这次是认真了的。你们不接受沈拂晓和她两个孩子,那我跟她一辈子恋爱不结婚,也不”

    顾祁森在外边将他们的争论完全听进耳里,不禁摇摇头,干脆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进去。

    沈轻轻也亦步亦趋跟在他后边。

    他们夫妻俩的出现,打断了宫天祺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宫天祺像是看到救星那般,眼珠子顿时一亮,赶忙对顾祁森说:“三哥,你快来劝劝我爸妈,他们太过分了!”

    “伯父、伯母!”

    顾祁森没理会宫天祺的话,而是礼貌地跟宫父宫母打了个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