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8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四)
    沈轻轻也一样,笑着喊了他们一声“伯父、伯母”。

    宫父朝他们点点头,客套地说:“辛苦你们了,大老远还赶来探病。”

    “不辛苦不辛苦。”

    沈轻轻忙说,随后,看向了宫夫人。

    宫夫人原本还挺喜欢沈轻轻的,可只要一想到她与沈拂晓之间的关系,就没办法给沈轻轻好脸色看,于是,她索性扭过头,无视。

    这时,顾祁森开口了,“伯母的情况现在怎样了?需要将瑞尔博士从国外请回来吗?”

    瑞尔博士是著名的心脏科权威,跟顾氏医院关系良好。

    宫父抿唇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宫夫人已经回头,没好气出声:“只要这臭小子能跟那个品性不佳的女人分手,我这病自然就会好了。”

    在宫夫人这种豪门贵妇的眼中,未婚生子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女孩,所以还没见到沈拂晓本人,就给她定了罪。

    沈轻轻看不惯自家堂姐被诋毁,禁不住为沈拂晓说话:“抱歉,伯母。我跟我堂姐从小一起长大,她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清楚,她善良正直,单纯孝顺,在认识天祺之前,连男朋友都没交过,至于孩子,那只是意外,我堂姐也是受害者,您不能这么冤枉她。”

    沈轻轻的话刚说完,宫天祺便立刻补充,“是啊,妈。拂晓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吗?您真以为您儿子是个傻逼,能随随便便爱上一个人么?”

    宫夫人没将他们的话听进去,甚至还怒斥宫天祺,“傻逼?哼!你现在这样,跟傻逼有何不同?我不管那沈拂晓是什么样的人,宫家不是收容所,不可能接受一个带着俩孩子的女人当儿媳妇。尤其,这孩子听你们的意思,父不祥?那更加会被人诟病,我们家,丢不起这个脸!”

    沈拂晓在沈轻轻心中,一直是女神般的存在,闪闪亮亮更是她的宝贝,而如今,见自己在乎的三个人被宫夫人说得一无是处,饶是她脾气再好,这会儿也不管对方的长辈身份,直接怼了:“是是是,你们宫家丢不起这个脸,是我堂姐高攀不了你们家,您尽管放心,反正我堂姐也没想过嫁进你们家,这下子倒好,她不用烦了。”

    “三嫂——”

    宫天祺无力唤了她一句,他知道,她这是气坏了,心头倏然泛上一缕愧疚。

    宫夫人倒是未料到沈轻轻竟会这么说,当下震惊得拔高声调:“怎么?嫁进我们家,她还不乐意?她一个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好不乐意的?不就一个小小的检察官吗,还真以为自己有多能干啊?如果当真有自知之明,就不应该来招惹我们家天祺,我儿子可不是她能惦记的。”

    越想,宫夫人胸腔的怒火越燃越旺,也更加不喜欢沈拂晓。

    毕竟,在每个母亲的心目中,自己的儿子就是天底下最帅最有才最好的,女孩子只有跪舔的份,哪里还能嫌弃?尤其是,像沈拂晓那样的女人

    沈轻轻闻言,瞬间冷下脸:“宫夫人,我敬重您是长辈,给您几分面子,但还请您说话放尊重一些,不要随随便便去评价一个你不认识的女人!”

    宫夫人捂着心口,显然被沈轻轻这些话气得不轻,“你这是什么态度?别以为你是顾家少奶奶,就能够在我面前放肆!我说沈拂晓,难道说得不对吗?如果不是她对天祺死缠烂打,我儿子能看得上她?呵呵,阿森,管管你老婆,这么没大没小,也难怪她嫁给你这么久,都入不了顾家族谱!”

    “妈,你够了!三嫂说得一点都没错,你太不尊重人了。”

    宫天祺忍无可忍吼出来。

    宫夫人微微一怔,眸底迅速泛过一缕痛色,而顾祁森就在此刻握紧沈轻轻的手,连话都懒得跟宫父宫母说,阴着一张俊脸把人带走了。

    宫天祺知道,三哥是看在自己面子上才没对母亲发火,不由得更加难受。

    等顾祁森和沈轻轻一走,他忍不住一拳重重砸在墙壁上,汩汩的鲜血下一秒,在雪白的墙面上绽开了一朵红花。

    宫夫人吓坏了,赶忙下床跑过去抓过他的手,一边查看伤口,一边心疼地说:“你至于为一个女人这么伤害自己吗?”

    “”

    宫天祺面无表情道:“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妈,你不接受也没关系,我肯定是不会跟她分手!”

    话落,他将自己受伤的手从母亲的手中抽回,转身出了门。

    被儿子这般对待,宫夫人觉得无比委屈,转身看了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宫父一眼,哽咽着说:“老公,你看他”

    宫父暗暗叹气,大阔步走过来,扶住她的肩膀,“天祺这边态度强硬不好搞,咱们先缓缓,等你身体养好一点,再试着找沈拂晓说说看,我想,她应该不至于会缠着天祺。”

    “那个女人手段那么高,将天祺迷得团团转,你确定能够劝服她?”

    宫夫人并不抱乐观心态。

    她暗忖,以沈拂晓的条件,顶多嫁个一般般的男人,现在有宫天祺这个傻帽对她死心塌地,她还不牢牢抓住了?怎么可能放手?

    “试试就知道了。”

    宫父沉声说。

    其实,他的想法跟宫夫人不一样,他曾经见过沈拂晓,印象中,那是个眼睛清澈明亮,非常具有正义感的女孩,照理说,拥有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孩,品行不会太差,而且,他亦相信儿子的眼光,只可惜

    哎!

    ————

    一出了病房,沈轻轻便对顾祁森说:“老公,堂姐还不知这事呢,我担心宫家的人接下来会去找她,所以,我打算现在先去看堂姐。”

    “你是想告诉她这个事?”

    顾祁森当即看穿她的心事。

    沈轻轻点点头,“嗯。纸包不住火,先让她知道,也好有心理准备。”

    她的话音刚落,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唱起优美的乐曲。

    “我接个电话。”

    她对顾祁森说,一边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开口,电波那头就传来姚沐溪焦虑的声音:“少夫人,不好了!老爷子把嚎嚎和啕啕带走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