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2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八)
    面对着宫夫人的讽刺,沈拂晓似笑非笑道:“谢谢您的夸奖。我还有案子要忙,如果您没其他事,那我先行告辞了。”

    话音落下,沈拂晓紧接着站了起身。

    哪怕宫夫人对她的态度称得上恶劣,但她还是礼貌地朝她欠欠身,这才转身,风姿绰约离开。

    “等等——”

    宫夫人总算缓过神,立马拎起包包,拿起那张刚刚被她甩在桌上的支票,急匆匆追上去。

    她在出了咖啡店的小路拐角,追到了沈拂晓。

    由于一路疾走的缘故,此时连说话都带着喘:“你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离开我儿子?”

    沈拂晓定定地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理解她身为母亲的艰难,心下有些不忍,语气也柔和了一些:“对不起,宫夫人,如果宫天祺想跟我分手的话,我二话不说一定会答应。”

    言下之意,如果宫天祺不跟她分,她不会主动提,因为她了解那个男人的强势霸道。

    她与他两人的开始,她说了算,可结束,沈拂晓心想,绝对是他说了才算

    “你明明知道我儿子不会跟你分手,你怎么就”

    宫夫人正想继续说些什么,沈拂晓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沈拂晓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领导打来的,她神色陡然一变,立马对宫夫人说:“抱歉,我有急事,必须走了。”

    她说完,再也不理会宫夫人,拔腿就往检察院的方向奔去。

    “喂——”

    宫夫人跺跺脚,郁闷得咬牙切齿。

    可恶!

    她非得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不可,啊啊啊,气死人了!

    宫夫人下意识捂住心脏,深深吸一口气,幸好幸好,没犯病

    ————

    宫夫人去找沈拂晓这事传进宫天祺耳里,吓得他一下班就驱车奔往检察院,结果,居然见不到人。

    打电话给沈拂晓,关机,问保安,保安却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惨了惨了,这丫头该不会是生气了,故意不理他吧?

    一想到她很可能会因为母亲的态度而迁怒自己,甚至要跟他分手,宫天祺就再也淡定不了。

    那是他好不容易才开始的恋情,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女人哇,嘤嘤嘤

    宫天祺懊恼地挠挠头,接着,锲而不舍继续拨打沈拂晓的手机,很遗憾,依然是关机。

    啊,找三嫂试试!

    思及此,宫天祺马上从通讯录找出沈轻轻的号码拨出去。

    沈轻轻正忙着给嚎嚎洗澡,手机放在房间里,压根没有听到电话响。

    见她迟迟没有接听,心虚的宫天祺,很自然就以为沈轻轻也在生他的气,不禁更加着急了。

    怎么办,怎么办?

    难不成他当真要被沈拂晓判出局?

    噢,no!

    他打死都不要

    宫小爷转着方向盘,英俊的脸蛋愁云密布,活脱脱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狗。

    他开着法拉利,焦躁地在公路上疾驰,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闪闪和亮亮。

    艾玛,他真是越急越糊涂了,沈拂晓找不到,不是还有儿子和岳母大人嘛

    抬腕看看表,见此时晚上六点多,宫天祺摸了摸精致的下巴,心想,这会儿过去岳母大人那儿,正好还可以赶得上吃晚饭,顺带陪闪闪亮亮温习功课,哇咔咔,他真是太聪明了。

    于是乎,宫天祺紧皱的眉头立即松开,很快又恢复以往神采飞扬的样子。

    半路,宫天祺特地绕去大卖场,大包小包买了许多东西,然后才去了沈拂晓家。

    “天祺叔叔,你来啦——”

    亮亮一见到他,眼珠子倏然一亮,忙不迭放下手中的课本,飞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

    闪闪则比亮亮淡定许多,他只是礼貌地走过来,朝宫天祺颔首,唤了一声“宫叔叔”,那冷冰冰的模样,倒是与沈拂晓如出一辙。

    宫天祺揉了揉亮亮粉扑扑的小脸,伸手将给他带来的礼物塞过去,笑呵呵道:“喏,最新款的变形金刚,拿去玩!”

    “谢谢天祺叔叔!”

    亮亮抱着玩具,欢天喜地蹦跶着走开了。

    宫天祺这才将自己买来的一套外太空科普全书递到闪闪面前,献宝似的开口:“闪闪宝贝,叔叔知道你最喜欢科学知识了,喏,给你。”

    闪闪抬头看着他,见他迷人的桃花眼泛出几分期待的光芒,他伸出双手把几本书接过来,“谢谢天祺叔叔!”

    “不用谢,你喜欢就好!”

    宫天祺趁机挠了挠他的头发,而闪闪因为沉浸在有书看的兴奋当中,一时间竟没有嫌弃他。

    宫天祺见状,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兴许爱屋及乌,哪怕闪闪对他一贯清清冷冷,他依旧疼他疼到心坎里。

    哎,真希望能跟他们母子三人,永永远远在一起啊!

    沈母从厨房走出来,见到宫天祺吓一跳,不过很快,她就眯着眼,笑得格外热情:“哟,天祺,你来啦?拂晓呢?”

    “拂晓?”

    宫天祺顿时怔住,“咦,她没在?”

    my god!

    他还以为她在家呢

    “没回来啊!”

    沈母眨眨眼,一头雾水。

    宫天祺脸色变了变,生怕沈拂晓出事,他直接找了个借口安抚沈母,然后风一般离开了。

    这丫头没回家,没在单位,没开机

    晕!

    她到底去哪了?

    宫天祺急得上蹿下跳,所幸,他的法拉利一开出沈母家的小区,沈拂晓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你干嘛关机?吓死我了。”

    电话刚接通,未等沈拂晓出声,宫天祺便噼里啪啦一阵训斥,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着。

    “不好意思,在外面办案,手机没电了。”

    知道他在担心自己,沈拂晓心尖暖暖的,语气有些愧疚。

    宫天祺听到她的解释,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悄悄回归原位,“那你在哪?我去接你吃晚饭。”

    “在单位宿舍,今晚我下厨,你过来吧。”

    沈拂晓眉眼弯弯说。

    宫天祺未料到竟然还能吃上她煮的菜,嘴角的笑意禁不住扩大,“好咧,等着喔,小爷马上到!”

    他一边说,一边踩猛油门,奢华的法拉利瞬时间如同迅猛的豹子,往检察院的方向驰骋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