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3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九)
    由于着急想要见到沈拂晓,宫天祺几乎是快马加鞭,车速提高了一倍,足足比原定时间少了一半抵达检察院。

    他将车子熄火,准备推开车门下车,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没有准备礼物。

    哇靠!

    宫天祺啊宫天祺,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他家拂晓第一次亲自为他一个人洗手作羹汤耶,他哪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于是乎,宫小爷立马又启动引擎,调转车头冲出检察院。

    幸好附近就有一家花店,倒是省了他不少时间。

    虽然送花是一件很俗气的事,但在恋爱中,越俗气越代表女孩子喜欢,所以,宫天祺不加思考做了选择,而且送的,还是999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宫天祺屁颠屁颠坐回车里,将花放在副驾驶座上,随后,哼着愉悦的歌儿驱车离开。

    下车后,他手捧着象征爱情的玫瑰,屁颠屁颠来到沈拂晓宿舍门口,却意外发现,门没关。

    哟,他家拂晓这是迫不及待迎接自己到来哇!

    嘿嘿,真乖!

    思及此,宫天祺又喜滋滋地扬起一抹自认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

    推开门,他一眼望进客厅,却被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男人吓一跳。

    贺霖东?

    他怎么会在这?

    宫天祺眯着一双俊眸,脑海中瞬时警铃大作。

    老天,难不成他也看上了他家拂晓,打算近水楼台先得月,跟他抢老婆?

    而贺霖东也正好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他,好看的浓眉微微往上挑,淡淡说了一句:“你来了!”

    靠!

    什么叫你来了?

    这架势,怎么那么像男主人?

    呸呸呸!

    宫天祺心里恨得牙痒痒,那张倾城的俊脸上却是笑靥如花,“贺检察长不用去约会吗?怎么还如此有闲情来我们家当电灯泡啊?”

    “什么时候检察院变成了你家?”

    贺霖东依旧云淡风轻,高冷的神色令宫天祺肺都气炸了。

    他扬了扬手中鲜红的玫瑰,嘴角微勾,挑衅开口:“检察院当然不是小爷的家了,但这里是我女人的宿舍,换言之,也就是我家咯,这,你是羡慕不来滴。”

    话落,他未等贺霖东应声,便扯开嗓子大喊,“拂晓,宝贝,我来了哦。”

    “诶,知道了。”

    沈拂晓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带着丝丝清甜。

    她忙着炒菜,分不开身,不过,这男人跟贺霖东抬杆的幼稚言论,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沈拂晓只好轻笑着摇摇头,继续抄自己的菜,反正她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打起来,毕竟,她的**oss贺霖东,可不会跟宫天祺一般见识。

    是的,在沈拂晓心里,宫天祺就跟小孩子差不多,而检察长贺霖东,那简直是令人仰望的超级男神

    宫天祺并不知道沈拂晓的心思,若知道,约莫会郁闷得连翻几个跟斗表示不服。

    客厅。

    贺霖东果真不再搭理宫天祺。

    他将视线转回正播放着法制节目的电视台,浑身上下散发出上位者才有的威严,尽管,他才26岁。

    宫天祺见他沉稳如泰山,怎么看都不舒服,不过,碍于人家是沈拂晓顶头**oss的身份,他也不好赶人。

    自讨了个没趣,他只好哧一声,努努鼻子,捧着花儿往厨房走去。

    越接近厨房,炒菜的声音愈渐清晰,“滋滋滋”的,烙在了宫天祺的心坎上。

    一阵阵菜香扑鼻而来,宫天祺闻着闻着,肚子竟饿得咕咕直叫。

    终于走到了厨房门口,入眼的,是沈拂晓挽起头发,穿着围裙的贤妻良母模样。

    从宫天祺的角度望过去,她精致的侧颜美得不可方物。

    他不禁看呆,差一点点就流口水。

    沈拂晓关掉煤气灶,转身,恰好捕捉到宫天祺眼底的含情脉脉。

    她心微微一动,紧接着,绽开一缕浅浅的笑:“你怎么到厨房来了?”

    “来看你啊!”

    宫天祺总算缓过神,走前一步将手中的玫瑰递过去,“喏,鲜花赠美人,送你的喔。”

    “谢谢!”

    沈拂晓将玫瑰抱到怀里,闭着眼睛闻了一下,内心有着抑制不住的欢喜。

    不错,她是俗人,她超级喜欢玫瑰,特别是红玫瑰

    宫天祺趁她闭着眼睛闻玫瑰香的空档,迅速低头凑过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记。

    沈拂晓猛地睁大眼,娇羞地推了推他:“别闹,贺检察长还在外边呢。”

    宫天祺却不依,大手伸过去把她连人带花揽在怀里,下巴抵在她肩窝处,贴着她的耳畔语气危险问:“那个讨厌鬼怎么在这?该不会经常来蹭饭吧?”

    男女有别,这大晚上地,他还呆在女下属家里,明显的不安好心,不行,他得给他家拂晓普及一下相关防范知识!

    沈拂晓倒是十分坦然:“没有的事,你以为人家贺检是你啊,这么死皮赖脸?”

    未料到她竟帮贺霖东那家伙说话,宫天祺差点跳进醋缸里:“呀沈拂晓,小爷我可是你男朋友,你怎么能夸别人踩我?”

    “有踩吗?我说的是事实。”

    沈拂晓用力把他推开,随带将花塞回他手里,催促道,“去外边找个花瓶插上,我准备一下就可以吃晚餐了。”

    宫天祺“哦”一声,捧着花准备走出去,突然想起她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旋即顿住脚步扭过头,“你还没回小爷的话呢,贺霖东怎么会在这?好好的烛光晚餐,突然多只电灯泡,很煞风景的呢。”

    沈拂晓无语:“晕,你以为风华霁月的贺检察长真会纡尊降贵来给你当电灯泡啊?别瞎想,他是来看电视的,才不会留下吃饭。”

    “他一个大检察长家里没电视,非得这时候来你家看?小孩子才信他没企图,哼!”

    “呵”

    沈拂晓被他这别扭的样子逗笑,干脆不理他,走到消毒碗柜前拿碗筷。

    宫天祺见状,只能暂时将这飞醋压下,乖乖地走回客厅。

    咦,人怎么不见了?

    他搜索了一下,到处都没有贺霖东的影子,而电视也关掉了,看来,拂晓说的没错,那家伙就是来蹭电视的,只是

    哼,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家伙绝对动机不纯,他得给他找点事干了。

    宫天祺摸摸下巴,狭长的凤眸闪出一缕诡异的暗光。

    ————

    三天后,顾长谦终于来到看守所,与顾冉冉见了面。

    ps:还有更新,继续写,周一了,月票和推荐票碗里来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