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9 顾冉冉的真面目(六十五)
    “是啊,她说艾威尔国王让她嫁给一名很重要的大臣最宠爱的儿子,哎,别看她贵为公主,我觉得身在皇室,还挺惨的。”

    沈轻轻将手机放在一旁,突然有些可怜丽莎了。

    她原本以为,以艾威尔国王对丽莎的溺爱程度,在婚姻大事上,肯定会尊重她,谁知,还是逃不过一个利字。

    幸好,她们家的闪闪亮亮躲得远远的,若不然该有多悲催。

    想到这儿,沈轻轻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秘密深深藏在心底,从今天开始,谁都不告诉。

    对了,顾祁森!

    她今晚得找机会跟他说一说,免得他一个不小心,在国王面前把这事给说出来

    沈拂晓并不知道短短的几秒间,自家堂妹的心思早已百转千回,但一听到丽莎竟要结婚了,不知为何,她突然想到了宫天祺。

    该怎么说呢?

    她曾经一度认为,丽莎与宫天祺最终会走到一起,毕竟他们曾经形影不离,而且男的俊女的美,又住在同个屋檐下,产生感情是非常自然而然的,虽说宫天祺信誓旦旦否认,可她心里或多或少都将丽莎当成了情敌,尽管,她本身也喜欢丽莎

    宫天祺与丽莎两人关系那么好,若他知道丽莎被逼婚,会是什么反应呢?

    沈拂晓忍不住猜测,在环山别墅回市区的路上,她把这事告诉了宫天祺。

    “what?丽莎被逼婚了?哈哈哈——”

    这家伙,竟幸灾乐祸笑出声。

    沈拂晓无语,“她那么郁闷,你怎么一点同理心都没有?亏你跟她感情还那么好。”

    “哈哈”

    宫天祺依旧笑得无比灿烂,见前边没有车,他索性倾身凑过来,眉眼弯弯道,“哎呀呀,好浓的醋味哇!小爷闻闻——”

    “去你的!”

    沈拂晓忙不迭将身子往副驾驶座的窗边缩,抬手按住他那颗好看的脑袋瓜,把他给推回去,“好好开你的车,危险!”

    “yes,madam!”

    宫天祺也不可能真逗她玩,毕竟这是在高速公路上。

    红色的法拉利一路驰骋,为追求兜风的快、gan,宫天祺特地将车顶打开,敞篷跑车拉风极了。

    沈拂晓也挺希望这种迎风驰骋的感觉,在这点上,两人还挺契合的。

    下了高速公路,车子的速度渐渐慢下来,这时,宫天祺才说:“那丽莎打算怎么做?”

    “哟,终于想起要关心你家小公主啦?”

    沈拂晓笑嘻嘻调侃他。

    宫天祺嗤一声,傲娇地不想承认,“小爷我就是无聊,想看她笑话而已。不过,是哪个倒霉蛋要娶她?”

    “好像是i国的军机大臣特里的儿子苏瑞里,这人,你听说过吗?”

    沈拂晓对丽莎还算比较上心,沈轻轻不认识苏瑞里,不代表宫天祺也不认识。

    果真被她猜对,宫天祺还真认识对方,可,并不是什么好印象。

    “苏瑞里?呵!”

    他勾勾唇,嘴角泛过一丝不屑,“还真是个自负又愚蠢的家伙!”

    反正在他看来,那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一个,也不知这艾威尔国王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竟舍得把丽莎嫁给那人渣

    哇靠!小爷靠靠靠!

    “那怎么办?丽莎那么天真可爱的姑娘,总不能就这么毁了一辈子啊”

    沈拂晓担心地蹙起眉头。

    宫天祺闻言,浓眉也跟着拧成一个川字,难得认真叹气:“没办法,人家是一国公主,可不是咱们这种小老百姓能够干预的。”

    “这么说,丽莎得认命咯?”

    沈拂晓还是觉得不甘。

    宫天祺却朝她眨眨眼,语气笃定说:“我敢保证,只要丽莎有心不嫁,她肯定能够搅黄这门亲事,不信,你等着瞧。”

    “你这么了解她啊?”

    沈拂晓这次,真的有点吃醋了。

    男朋友在自己面前坦言他十分了解另外一个女人,哈,难以言喻的体会

    刚好红绿灯,宫天祺把车停稳,再次靠过来,把她咚在车座椅和他壮硕的胸膛之间,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调侃她说:“呀呀呀,还说自己不吃醋?”

    “哪有吃吃醋?”

    心事被说中,沈拂晓有些难为情,小脸不自觉泛上两朵红云。

    脸颊有点发热,她怕宫天祺发现自己在不好意思,赶紧别过脸,望向窗外,岂料,下一秒,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就伸过来勾起她精巧的下颌,将她的小脸扳过来,与他四目相对。

    沈拂晓心微微一动,就听他似笑非笑说:“比起丽莎,小爷我更了解你啊,只是你看什么时候咱们能更深一步继续了解,嗯?”

    轰——

    沈拂晓不是单纯少女,霎时间就明白他所指的意思,莹白的脸蛋彻底红到了耳根后边。

    “那个”

    她下意识想拒绝,然而,一时语拙,竟挤不出一句话。

    其实,两人谈恋爱也有一段时间了,发生那种亲密的事不可避免,但,好像还挺羞人的

    “可以吗?拂晓?”

    宫天祺情深款款盯着她,眉眼间尽是浓烈的火光。

    “我”

    沈拂晓咬了咬唇,心头乱糟糟的,万分纠结。

    她没有答应,但亦没否认,宫天祺见状,干脆权当她默认,眸光一闪,有了决定。

    绿灯亮起,法拉利重新启动。

    经过十字路口,宫天祺帅气地打了下方向盘,车子如同迅猛的豹子,往他私人别墅的方向奔去。

    沈拂晓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压根没留意到前边的路,并不是通往市中心。

    三十分钟后,车子终于抵达目的地。

    “啊?这是哪?”

    沈拂晓总算缓过神,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红白相间的欧式别墅,依稀还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

    “我的个人地盘。”

    宫天祺得意洋洋开口,一边手脚麻利地帮她解安全带。

    两人下车,他便一把拉起她的手,“走,咱们去看日落。你在海边看过日落吗?可美了。”

    “没有。”

    沈拂晓微微一笑,接着说,“我很少来海边,因为平时没什么时间。”

    “那你今天赚到咯。”

    “为啥?”

    “因为你第一次看日落,是跟我这么帅的欧巴啊。”

    “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