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2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
    沈拂晓匆匆将宫天祺送到医院,医生经过检查,发现他竟然烧到了41度,这可没把她给吓坏了。

    医生帮他打了退烧针后离去,沈拂晓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杏眸蕴满了愧疚。

    她知道,他之所以会发烧,完全是因为自己,哎!

    “对不起了,宫天祺!”

    她抓着他滚烫的手,喃喃低语。

    宫天祺睡得十分沉,丝毫没有给她回应,沈拂晓叹叹气,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他更好一些。

    可昨晚的一幕幕,在这一刻像放电影那般在脑海中一遍一遍闪过,她这才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她怕!

    是的,她怕与他发生那样的关系

    正确来讲,她应该是心里有阴影,从而害怕与任何男人做那样的亲密之事

    若真如此,恐怕,她与宫天祺也很难有未来了,毕竟,夫妻哪可能没有x生活的?

    怎么办?

    难不成因为这个,她就得跟宫天祺分手吗?

    不,她不愿意,相信他,亦是如此!

    另一边,宫父宫母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知道宫天祺发高烧住院了,火急燎原赶了过来。

    沈拂晓并未知道医院通知了宫父宫母,一见到他们,眼底不禁掠过一抹尴尬。

    “宫先生、宫夫人!”

    出于礼貌,她急忙起身打招呼。

    原以为他们会不待见自己,特别是宫夫人,兴许还会给她脸色看,谁知,他们竟是和蔼地点了点头。

    “辛苦你照顾他了。”

    宫父看着她,精锐的眼睛里有着一缕复杂的光芒,不过他掩饰得极好,饶是沈拂晓这么灵敏的人,都没有看出来。

    “不辛苦,这是应该的。”

    沈拂晓朝他微微一笑。

    这是她第一次与宫父见面,印象却挺好的,他给人一种非常有涵养的感觉,十足十的绅士。

    至于宫夫人

    反正在沈拂晓眼中,对方与那些所谓的豪门贵妇没什么两样,有点势利,不太好相处。

    果真,她这边刚yy了宫夫人,下一秒,宫夫人就对她说:“沈检察官,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要不回家休息吧,天祺由我们来照顾就好。”

    其实,宫夫人说这番话的出发点,的确是为她考虑,毕竟沈拂晓精神很差,摇摇欲坠的,连她看着都不忍。

    然而,她的关心落入沈拂晓耳里却是另一番意思了。

    “那好吧,我走了。拜拜!”

    有他父母在,她当然放心,再者,宫夫人都下逐客令了,她这个罪魁祸首留下,好像也有点多余。

    沈拂晓不是那种矫情的女孩,所以,她很快就拎包告辞。

    她一离开,宫夫人便对宫父说:“老公,如果确认了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孩,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肯定是让他们结婚,让孩子们认祖归宗了。”

    宫父不加思索道。

    “可万一她恨天祺呢?”

    当年那事对沈拂晓的伤害那么大,他们可没天真到认为她不会计较。

    思及此,宫夫人不免有些担心。

    宫父沉吟了片刻,才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道:“等结果出来,若真是她,瞒着就好。只要我们不说,她肯定不会知道。”

    “好吧。”

    宫夫人点点头,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小时后,宫天祺悠悠醒来。

    睁开眼,见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他迷蒙的眼睛转呀转,好一会儿,总算知道这是在医院。

    “咳”

    他难受地轻咳一声,这时,洗手间的门推开。

    宫夫人从里边走出来,看到自家儿子醒了,她眸光一亮,赶紧走过去。

    “你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哎呀,躺好躺好,不要乱动。”

    讲这话时,她已来到床边,伸手将正准备起身的宫天祺,又给重新按回去。

    “妈,我是发烧,又不是断胳膊断腿,怎么还要躺?”

    宫天祺无语。

    早在昨晚洗冷水澡时,他就知道自己身体不对劲了,果真,没过多久就发烧,这简直太逊了,也不知他家拂晓会不会觉得自己弱得跟林妹妹一样?

    嘤嘤嘤

    对了,拂晓呢?

    想起沈拂晓,宫天祺立马四处张望,只可惜,没发现她的人影。

    宫夫人见状,好心告诉他:“沈拂晓状况不太好,我让她先回去休息了。”

    “喔。”

    得到答案,宫天祺轻应一声,很快又忧心忡忡问,“她状况不太好?她怎么了?”

    “就是没休息好,估计睡一觉就恢复了。”

    宫夫人耐着性子说,随后,没好气捏他的耳朵,咬牙切齿道,“你这臭小子你倒是能耐了啊?自己都高烧到41度,差点没掉半条命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你是不是想气死你妈?啊?”

    若是以前,见儿子对沈拂晓这般死心塌地,宫夫人肯定会气得心脏病发,而现在,知道沈拂晓极可能是那个女孩之后,她歉疚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想法呢?

    天意弄人哪,哎!

    宫天祺并不知道短短的几秒钟,母亲的思绪已绕了无数个弯,他从床上坐起来,义正言辞开口:“沈拂晓不是别人,她是我心爱的女人。妈,我不管,她已经是我的人了。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必须负责任,我这辈子娶定她了!”

    “你”

    宫夫人被他严肃的表情镇住,红唇蠕动正想说些什么,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宫父高大的身影瞬间窜进来。

    “要娶人家,也得人家愿意嫁!”

    “爸——”

    宫天祺主动唤了他一声,满脸期待问:“您是说,只要拂晓肯嫁给我,你们就不反对了,是这样吗?”

    “我可没这么说。”

    宫父沉声否认。

    宫天祺却开始撒泼耍无赖,“不管不管,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哼!”

    宫父与宫母相互对望:“”

    ——————

    下午,宫天祺一出院,旋即兴冲冲跑去检察院宿舍找沈拂晓,岂料,却扑一场空,连电话也关机了。

    这丫头哪去了?

    难道去三嫂家?

    他纳闷地眨眨眼,干脆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开始翻找沈轻轻的号码。

    ps:继续码字,非常感谢投票和打赏订阅的宝贝们。推荐票每天不投都过期了喔,大家别那么懒哟,动动手指头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