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8 那些年,那些真相(八)
    因为苏晗,沈轻轻与顾祁森开始闹冷战,两个人谁都不理谁,所以,当顾祁森知道顾冉冉自杀被送进医院急救,他没有告诉沈轻轻便匆匆赶往医院。

    “顾先生!”

    看守的警察见到他,恭敬地喊了一声,心里却七上八下的,非常不安。

    虽说顾冉冉现在是个嫌疑犯,可撇开这点不说,人家还是顾家的千金大小姐,如今人在他们地盘出事了,万一真的抢救不过来,他们也难辞其咎。

    顾祁森面容冰冷,单刀直入问:“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情况如何?”

    “这几天顾小姐的情绪倒未见什么异常,每天都跟之前一样安安静静地,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下午,她从食堂偷走一个碗,回到房间后便将碗打碎,割脉自杀,她失血过多,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如果晚一步对不起,顾先生,是我们失职,真的十分抱歉”

    对方一边说一边跟他哈腰道歉,而顾祁森始终拧着眉,神色特别凝重。

    他知道这事归根到底怪不了看守所,毕竟,一个人若真想要求死的话,是谁都无法阻止的,可冉冉,她真的没有继续活下去的信念了吗

    想到这儿,顾祁森的心,像是被一把尖锐的刀狠狠戳了一下那般,泛上刺骨的疼。

    对方接下来跟他说了什么,他仿佛都没有听到一样,抬起那双如潭雾般迷人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急救室闪烁的那盏灯。

    就在这时,灯灭了,门推开,一行人匆匆从里边走出来。

    走在最前边的,是负责这场急救手术的医生,后边,有几个人将躺在移动床上的顾冉冉推出来。

    医生一见到顾祁森,立马跟他汇报:“顾总,您放心,顾小姐的手术非常成功,明天就会醒了。”

    “好的,辛苦了。”

    顾祁森闻言,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稍稍放下。

    顾冉冉被推到病房,顾祁森和警察们都跟着去了。

    她是嫌疑犯,即使住院了,也会有五六个警察看守着,以防万一。

    病房里。

    “顾先生,我们到外边守着,您最多只能呆15分钟。”

    为首的警察低声对顾祁森说。

    顾祁森轻轻点了点头:“好,谢谢!”

    “不客气!”

    对方朝他颔首,旋即转身离开。

    很快,偌大的病房里,就只剩顾祁森,还有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顾冉冉。

    顾祁森站在病床前,深邃的俊眸微眯,看着此时面色憔悴苍白的妹妹,眼神无比复杂。

    何苦呢?

    好好的大小姐不当,非要去做那种坏事,非要去迫害他最心爱的女人,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会对她那么地狠心

    冉冉,但愿你醒来之后,可以洗心革面,在监狱里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坚强地活下去!

    顾冉冉自杀的消息,当然传到了顾长谦耳里,顾长谦匆匆从老宅赶过来时,恰好在电梯口,遇到正准备离开的顾祁森。

    算起来,他们祖孙俩亦有一段时间未见,所以,打了个招呼后,顾长谦便对顾祁森说:“冉冉呢?”

    “脱离危险了!”

    顾祁森淡淡回答。

    顾长谦幽幽看他一眼,又道:“到顶楼聊一聊吧。”

    “好。”

    顾祁森没有推辞。

    他们乘坐电梯来到医院顶楼的天台。

    这儿是禁区,一般不给人上来,但他们是医院的老板,肯定不受限制。

    摒弃身边所有的保镖,顾长谦双手交叠放在背后,抬起头,望向比他要高十多公分的孙儿,语气严肃说:“你从今天开始,不要去见冉冉了。”

    “为什么不去?那是我妹妹!”

    其实顾祁森原本就没打算再去看她,除非有很特殊的情况,只不过,被爷爷突然间这么要求,他倒是起了叛逆的心思。

    “是你妹妹没错,但你可别忘记,是你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

    顾长谦虽然明白顾冉冉是罪有应得,但他始终对顾祁森亲手把妹妹抓起来这事无法释怀,特别是这次顾冉冉自杀,更是令他触动极大。

    从顾宅赶来的一路上,他的心全程揪紧,就怕下一秒突然接到医院传来的噩耗,她会落得像她母亲那样的下场,幸好苍天保佑

    面对着爷爷的质问,顾祁森眉头纠成一个川字,薄唇掀动想说些什么,却听他继续讲:“阿森,听爷爷的话,远离冉冉吧,你越接近她,越会害了她,除非你能答应把她从监狱里捞出来。可你愿意吗?”

    “”

    顾祁森默,心中无奈苦笑。

    呵,他不愿意,即使在这一刻,他仍是没有后悔自己当初做下的决定。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也会将犯罪的妹妹绳之以法,因为人做错事,本就应该受到惩罚,否则,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见他不说话,顾长谦怎能不明白他的想法?

    他轻咳一声,接着语重心长道:“冉冉的事,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插手了,我会帮她请最好的律师,争取一两年后让她出来。至于你,还是将精力放在公司和接下来的生日宴

    会上吧。”

    顾祁森沉吟片刻才说:“好!”

    顾祁森离开医院,并没有去公司,而是提早下班,驱车回家。

    抵达环山别墅,正是黄昏时分。

    他将车子熄火,推开车门,就听见不远处的草坪上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嚎嚎好厉害哇,加油加油!”

    “哇噢,我们家宝宝怎么那么牛?还不到九个月,居然会站起来啦,跟妈咪小时候一样厉害”

    “嚎嚎棒棒!”

    “嘎嘎嘎”

    顾祁森下车往草坪走去,不一会儿,就看到空旷的草地中央,沈轻轻与嚎嚎正玩得不亦乐乎。

    小娃儿扶着妈咪的手,成功地站起来。

    不过,他每次都站不了多久便啪一下摔在地上。

    沈轻轻怕他哭,每次都笑嘻嘻鼓励他,嚎嚎也颇有毅力,一次又一次,跌倒了站起来,再跌倒,再站

    顾祁森远远看着这一幕,眼神不由得变得特别柔和。

    他禁不住加快了步伐,疾步走到母子二人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