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9 那些年,那些真相(九)
    “哇哇哇,宝宝好厉害哇——”

    “来,再来,加油!”

    “嘻嘻嘻”

    母子俩玩得浑然忘我,压根没留意到顾祁森的靠近,直到他提了提裤腿,在他们旁边蹲下时,他们才不约而同扭过头看向他。

    “baba、baba——”

    小娃儿一见到自家爹地,兴奋得立马叛变,松开妈咪的手坐在地上,然后迅速朝顾祁森爬去。

    “乖儿子,baba亲一个!”

    顾祁森笑着抱起他,非常给力地在他脸上连亲了两下。

    “嘻嘻嘻”

    小娃儿显然很喜欢跟顾祁森亲密接触,笑得格外地灿烂。

    沈轻轻:“”

    这见爹忘妈的坏小子,哼哼哼,气死她了!

    还是女儿贴心哇!

    她郁闷地鼓起腮帮子站起身,没好气对嚎嚎说:“那让你爹地陪你玩哟,妈咪去抱啕啕了。”

    撂下这句话,她扭过身,头也不回走了。

    “麻麻、麻麻”

    小嚎嚎并不知父母正闹矛盾呢,他委屈地扁扁嘴,眼巴巴望着妈咪渐渐远去的背影,然后,又将视线转回顾祁森身上,幽怨地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爹地是不是惹妈咪生气了?

    接收到儿子的控诉,顾祁森摇摇头,索性把他抱紧,大步流星去追沈轻轻。

    大约走了十几米,他顺利将步履匆匆的沈轻轻追上了。

    “麻麻、麻麻”

    嚎嚎张开双手,作势要扑到沈轻轻怀里,沈轻轻只好重新抱他,但整个过程中,她一记正眼都没瞧过顾祁森。

    不想跟她再继续冷战,顾祁森直接伸手就将她与儿子一起圈到怀里。

    “放开,烦死你了。”

    沈轻轻气呼呼挣扎,顾祁森却是眉眼弯弯笑了笑,“不放!”

    “你”

    她抬头瞪他一眼,他依旧笑意盎然,当着嚎嚎的面就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一记。

    沈轻轻俏脸泛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被气的。

    顾祁森又继续亲她,她瞪一下,他便亲一下,亲到她脾气都没有,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讨厌”

    “讨人喜欢,百看不厌么?”

    顾祁森故意逗她。

    沈轻轻娇嗔,“你少自恋了,哼!”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揶揄,“我说的是你”

    沈轻轻:“”

    “baba、麻麻”

    嚎嚎欢欢喜喜夹在父母中间,拍了拍胖乎乎的爪子。

    若他此时会说话,他一定会连喊几句“耶耶耶”,只可惜,他的单词量实在太有限了。

    嘤嘤嘤,为虾米小爷只是一个不到九个月的宝宝?

    嘤嘤嘤,小爷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夫妻俩和好之后,当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前,顾祁森就跟沈轻轻说了顾冉冉自杀这事。

    沈轻轻震惊了一小会儿才缓过神,“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醒来。留院两天,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就重新回看守所去。”

    顾祁森如实告诉她。

    “哦。”

    沈轻轻心不在焉应了一句,其实还是无法相信像顾冉冉那样的人会舍得自杀,不过,这种怀疑的话她却不好在顾祁森面前讲出来,毕竟,在顾祁森心中,那是他至亲的妹妹,而他对她的事情置之不理已够无情,怎么可能还愿意去妄加猜测

    “你怎么了?”

    看穿她有心事,顾祁森一脸关心问。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没什么,就是在担心,她接下来还会不会继续想不开。老公,关于你妹妹,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

    顾祁森沉默了片刻才说:“我在医院遇到了爷爷,他让我不要再插手,交给他处理。”

    “爷爷那么疼你妹妹,估计也会尽心尽力帮她找律师吧?”

    “嗯!他希望冉冉一两年就出来。”

    “哦”

    沈轻轻轻应一声,悄悄敛去眼底的异样。

    她非常惊讶,因为在她看来,f组织的人一旦被抓到了,不应该判死刑或无期徒刑吗?怎么顾冉冉才需要判一两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等顾冉冉出来,她会不会又继续害自己

    思及此,沈轻轻的眉头不自觉纠成一团。

    虽说她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态有点邪恶了,但自从跟顾祁森重逢以来,顾冉冉一次又一次想致自己于死地,她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会真心原谅一个屡次想要你命的人?

    可这些话,她若在这个节骨眼跟顾祁森说,恐怕他会认为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好烦

    纠结了好半晌,最后她干脆试探着问了,“老公,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妹妹针对我,是因为被f组织逼迫,那如果她两年后出来,f组织的人会不会再找上她,逼她继续害我或者做其他坏事?”

    话落,沈轻轻抬眸,幽幽看着他。

    问问题是要有技巧的,她把f组织扯进来,总比在男人面前质疑顾冉冉要好得多

    顾祁森对顾冉冉的感情,哎,怎么说呢,太深了

    “不会!”

    顾祁森斩钉截铁回答。

    “为什么?”

    尽管这个答案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可不知为何,沈轻轻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太在乎顾冉冉了。

    然而,接下来,顾祁森的话却让她心中的郁闷彻底消散,“我已经跟国际警方搭上线,会从她这边突破,将f组织一网打尽。只要f组织存在一天,冉冉就不会被放出来。”

    “那万一f组织十年都不消失呢?”

    “那就关她十年。”

    “所以,你爷爷就算给她请律师,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嗯,他爱折腾就让他折腾吧,省得来打嚎嚎和啕啕的主意。”

    顾祁森冷冷地说,一边靠过来,俊脸埋在她颈窝处蹭了蹭,灼热的男性气息尽数喷洒在她耳畔,“老婆,你冷落了我那么多天,今晚是不是可以给我点热情了,嗯?”

    沈轻轻伸手把他的头推一边,故意侧身把被子包得紧紧的,“不要,我好困,睡觉了。”

    她说完,死死闭上眼睛。

    顾祁森见状,不怀好意笑了:“没事,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话音落下,他大手一伸便将她的被子扯掉,沈轻轻“呀”一声,还没来得及抗议,整个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ps:继续码字,能给点月票当动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