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1 那些年,那些真相(十一)
    轰——

    这声音

    范洛斯?!

    顾冉冉倏然睁开眼,望向来人。

    对方穿着一袭白大褂,脸上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鹰眸,眸光森冷盯着她。

    果真是她的死对头范洛斯!

    他来做什么?

    难不成是想杀她灭口的?

    这个认知,让顾冉冉蓦然一阵心惊,她下意识攥紧了手心,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如果他想对自己不利,她一定会跟他同归于尽

    范洛斯只消一眼就看穿顾冉冉的心思,他将口罩扯下,勾唇冷哼一声:“放心,我还不屑杀你!”

    “你”

    顾冉冉被他的话气得差点跳脚,“那你来做什么?”

    “救你!”

    范洛斯不加思索回答。

    “呵,你来救我?谁信?”

    顾冉冉冷笑,眼里闪过一抹狐疑。

    她并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特地冒险来救自己,毕竟以他与自己敌对的立场,说他来杀她,比较有说服力。

    “信不信由你!”

    范洛斯冷冷地说,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微型的针管递到她面前。

    顾冉冉犹豫片刻才将针管接过,不解问他:“给我做什么?”

    “你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这针管可以做什么?”

    范洛斯抿了抿唇,嘴角勾起一缕讽刺。

    顾冉冉气恼在心里,却只好强忍着将针管接过,这时,范洛斯才说:“它可以对付六个人,无论对方有多强大,一扎进去必然昏倒。你好好保管,等回看守所的途中,伺机而动,我会随时接应你。”

    “好!”

    顾冉冉将针管藏起,随后问:“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

    “我答应父亲救你出去,必定会做到!你好自为之!”

    范洛斯面无表情将话说完,旋即把口罩重新戴上,转身,大步流星离开了。

    望着他颀长的背影,顾冉冉微微眯起了眸,神色无比复杂。

    她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有一天自己落难了,竟会是范洛斯对她伸出了援手

    血缘,真有那么重要吗?

    呵,若真重要的话,为何在她大哥的心里,她远远不及沈轻轻的万分之一?

    想起顾祁森对沈轻轻的万般宠爱,顾冉冉胸腔便不受控制燃起熊熊的嫉火

    沈轻轻,全是因为沈轻轻,如果不是她该死的出现,这辈子,顾祁森在乎的,永远都只有她顾冉冉一个

    “咳”

    “咳”

    情绪太过激动,顾冉冉艰难地咳嗽了几声,咳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她攥着拳头,修长的指甲狠狠嵌入肉中。

    丝丝疼痛漫进细胞里,可她却浑然未觉,全副感官,只剩下对沈轻轻与顾祁森浓烈的恨意

    ——————

    两天后,顾冉冉的身体恢复,被警察用手铐扣住带走了。

    这一次,一共有四个警察押她。

    两个警察坐车子前边,两个在后车厢看着。

    看守所的位置比较偏僻,途中会经过一条人烟罕见的马路,那儿更是监控死角,而顾冉冉就在那里找准机会,扎晕了在后车座守着的两个警察。

    范洛斯给的针管实在是太管用了,被扎的人,连哼都没哼出声,就像睡着了一样,静静地靠在座垫上。

    也正因为如此,前方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警察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一步

    顺利解决掉四个警察,顾冉冉狂笑两声,动作敏捷跳下车。

    她将针管收好,拍拍身上的灰尘,仰起笑脸望向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

    刺目的阳光让她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但却无法阻挡她飞扬的心情。

    大约等了10秒,后边就有一辆面包车飞速而来,顾冉冉见状,拔腿往车子跑去。

    车子停住,她轻而易举就打开车门坐上去。

    面包车瞬间扬长离去,将那辆押解罪犯的警车孤零零地抛在荒芜的公路上。

    半个小时后,一名警察悠悠转醒,发现顾冉冉不见了,吓得他立马拿起传呼器,打算跟控制中心联系,岂料,信号全被屏蔽,他没办法,只好弄醒其他三位同僚,匆匆驱车赶回看守所汇报。

    顾祁森接到看守所的卢所长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办公室与集团高管开会。

    一般情况下,对方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找他,所以,他果断中止会议,抛下一群高管走进休息室,关上门,才按下接通键。

    “顾先生——”

    卢所长的语气非常凝重。

    顾祁森蹙着眉,莫名窜过一抹不好的预感,“怎么了?顾冉冉又出事了?”

    “可以这么说,她她逃了”

    卢所长无奈道,心想,这下子他可惨了,在他即将离任的关头,居然丢了一名国际要犯

    顾祁森闻言,脸色已无法用阴沉来形容:“说具体点!”

    “是、是!”

    卢所长连应两声,仓促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他。

    顾祁森听完久久不发一语,心虚的卢所长只好硬着头皮等着,一直等到他心脏快负荷不住了,顾祁森才开口道:“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帮你们把她抓回来。”

    “太感谢您了,顾先生。”

    得到顾祁森的承诺,卢所长总算松一口气。

    而顾祁森,在挂掉电话后,直接拨通秦浩的号码:“传令下去,地毯式搜捕顾冉冉!”

    “是,boss!”

    范洛斯把顾冉冉接上之后,很快就将面包车开进郊区一栋不起眼的小房子里。

    这里,是f组织的另外一个据点。

    f组织擅长伪装,他们所在的每一个窝,外表看起来都非常朴素,任谁看了都无法想象,那竟然是顶级罪犯的藏身之地。

    房间内机关密布,地下室更有一条几公里长的地道,以便发生意外可以安全逃离。

    走进熟悉的地方,顾冉冉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她给自己倒一杯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眉眼带笑看向范洛斯,说:“谢谢你了,我的哥哥!”

    这句“谢谢”,完全出自她的肺腑之言,因为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范洛斯也没那么讨厌了,至少,比一心想让她坐牢的顾祁森好太多

    思及此,顾冉冉眼底的笑意更深,眸光,却像是淬了毒。

    ps:继续码字,12点还有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