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3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十三)
    他是出了名的军火专家,怎能被这小小的炸弹唬住?刚刚之所以会一直拖时间,只不过是想降低他们的戒心,好将他们一举攻破罢了。

    顾冉冉一听顾祁森的解释,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那般,顿时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看到手下们全被顾祁森的人带走了,而自己也难逃此劫,她索性豁出去了,颤抖着羽睫闭上眼,视死如归开口:“大哥,我不想去坐牢,你干脆给我一枪,解决我吧!”

    顾祁森未料到她竟会这么说,胸腔一阵闷痛,深眸微眯盯着她,眼底,迅速掠过一缕复杂的情绪。

    她是他自小疼到大的妹妹,即使她做过那么多错事,可直到这一刻,他依然无法完全抹去对她的感情

    但,尽管如此,她如今犯了罪,必定逃不过法律的惩罚,而他,不是法官,更不可能帮她决定去路,所以——

    “等一下蒋胜涛就到了,你主动自首吧,自首判刑轻点。”

    终究,他还是无法对她做到真正狠心,哎!

    顾冉冉低着头,面如死灰出声:“好。”

    真的好吗?

    不,她怎能呆在那个鬼地方?

    与其这样,她倒不如死了算了

    不过,临死之前,她必须抓个垫背的。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迅速泛起一缕狠光,趁顾祁森一时不注意,她娇小的身子倏然一闪,竟躲过他的钳制,拔腿往沈轻轻所在的方向跑去。

    她一边跑一边拔枪,将枪口对准了沈轻轻。

    沈轻轻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顾冉冉居然还贼心不死想害她,当即被吓得愣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扣动了扳机。

    “砰——”

    一记刺耳的枪声响起,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沈轻轻眨眨眼,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原来开枪的是顾祁森,而顾冉冉被他打中了小腿,摔倒在地上。

    见她手中的枪已经被甩出几米远,沈轻轻这才总算松一口气。

    天啊!

    真是要命的一天!

    呼——

    “大哥,在你心里,果真老婆是最重要的,为了她,你连对我开枪都毫不心软了,呵呵”

    顾冉冉蜷成一团,捂住鲜血汩汩直流的小腿,脸上的笑容凄婉而绝望。

    都怪她太过笃定了,以为他不会舍得对自己开枪,结果呵呵,一切都是她的痴心妄想,毕竟事实无数次证明,在他的心目中,沈轻轻要比自己重要太多太多

    她好恨好恨,恨这个世界上,为何还要有一个沈轻轻的存在,如果不是她,她的大哥心里永远永远都只有自己

    顾祁森冷冷看着她,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开口:“你错了!就算这一刻,你的枪口对准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也会毫不犹豫开枪。你是罪犯,我是警察,我们的立场本身就敌对!”

    “”

    他的话,让顾冉冉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其实,自从当年她被f组织强行带走时,她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快

    怎么办?

    她的仇都还没报,如何能甘心接受法律的制裁?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让他们都不好过

    想到这儿,顾冉冉胸腔那抹滔天的恨意,又再一次滚滚袭来。

    她霍地抬头,望向了搀扶着苏晗的顾正弘,突然扯唇,勾起一抹微笑。

    她笑起来,虽然非常虚弱,可却如罂粟般邪恶。

    顾正弘可能还没注意到她的诡异,可苏晗却敏感察觉到了。

    她心里不禁一阵咯噔,暗叫不妙,还没来得及开口,顾冉冉已先一步说:“爸爸啊爸爸,你可知,爷爷为什么明知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还依然将我当成掌上明珠?”

    顾祁森闻言,眼底划过一缕惊愕,终于记起稍早之前,沈轻轻跟自己说的那句话

    他是苏晗儿子?

    冉冉不是顾正弘的女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恍惚间,他听到苏晗扯开嗓子大喊:“冉冉,你够了!求你别再说了,求你——”

    生怕她会不顾一切把顾家的丑事全部抖出来,苏晗的话语间蕴满了诚挚的恳求。

    可苏晗到底还是太天真,因为,以顾冉冉目前的变态心理,他们活得越痛苦,她就越开心,又怎么可能会搭理他们的哀求呢?

    如果她非得下地狱的话,她一定会拉人作陪,不管那人是顾正弘、苏晗,还是沈轻轻

    更甚至,是顾长谦!

    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对了,顾长谦呢?

    缺了他,这场精彩的戏,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

    按照时间,他应该是差不多要到了。

    是的,顾冉冉在顾祁森到达这儿的前几分钟,又给顾长谦打了电话,威胁他必须单独前往

    没有见到顾长谦,顾冉冉当然不会轻易说出那件事,于是,她直接转移话题,对苏晗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不成是做了亏心事吗?呵呵呵”

    顾祁森站在她旁边,没耐心继续看着她作孽,索性冷脸扬起手,“把她带走!”

    “是!”

    两个穿着黑衣黑裤的护卫立马冲上来,把躺在地上的顾冉冉钳制住。

    他们正想将她拖走,这时,仓库的大门处,却传来一抹苍老的喝斥:“住手!”

    来人,正是顾长谦。

    接到顾冉冉的电话后,他便匆匆从老宅赶来了,由于他这个年纪开车十分危险,所以身旁还带着心腹杨管家。

    护卫们看到老爷子进门,手中的动作不由得僵住,下意识望向顾祁森。

    见顾祁森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两人赶忙松开顾冉冉,站一旁去了。

    顾长谦拄着拐杖风风火火闯进来,厉眸扫视周围一圈之后,突然看向顾祁森,语带责怪问道:“是你打伤了她?”

    他手中握着枪,而且没有他的命令,肯定没人敢对冉冉动手

    “是又如何?”

    顾祁森没好气反问。

    “你——”

    顾长谦被他这么一怼,一张老脸彻底黑了,气得说不出话来。

    而顾冉冉便在此刻看准时机,笑呵呵说:“爷爷,您来得可真巧啊,我正想告诉我爸爸,为何您对我这么宠溺的事儿了。我明明是一个父不详的野种,可您怎么就能那么容忍我呢,嗯?”

    ps:因为精神还可以,我就更多了一章,非常感谢宝宝们的支持。我去睡啦,白天见。再次吆喝一下,有群啦,我在群里等大家哇,正确回答问题就可以进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