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7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十七)
    顾正弘见她那么高兴,不自觉也绽开一抹浅浅的笑。

    原本,这个秘密,他想保守一辈子的,然而,谁能想到,乔娉婷竟是顾家的孩子呢?

    他不想让苏晗担心难过,于是,才下定决心,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她。

    顾正弘其实也是前几年才知道自己不是顾家孩子的。

    那时候,他在美国做实验,有一次劳累过度晕倒了,被送去医院检查,医生顺便给他测了血型,他这才发现,自己与顾长谦的血型并不匹配,当时,整个人都吓懵了。

    毕竟,任谁活到四五十岁,突然得知自己一向以为的身世,竟然不是真正的身世,而他的父亲亦不是亲生父亲,那种冲击感,实在很难用言语形容。

    回国后,顾正弘便试着找私家侦探去查,可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生怕刺激到顾长谦,他只好将这件事暂时压下,没有立刻告诉他。

    不过,由于心底藏着疑问,他还是会时不时试探顾长谦,希望能从他的言行举止中,窥出一丝丝的端倪。

    而事实证明,顾长谦并不知道自己不是他亲生儿子,后来,慢慢地,顾正弘也就没打算再提起了。

    他倒不是对顾家的财富有什么企图,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一个贪慕虚荣之人,苏晗和浩云亦不是,至于顾祁森

    他这个儿子能力超群,就算没有顾家当基础,凭着他超凡的才能,也一样能够拥有自己一番天地。

    所以,顾正弘顾及的,还是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如果被他知道唯一的儿子不是亲生的,恐怕这份打击,比他与亲妹妹乱lun这事,要来得沉重吧

    苏晗听完顾正弘的解释后,久久不发一语。

    大约过了好几分钟,她才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问他:“那你至今,都找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顾正弘无奈回答:“我连我为何会出现在顾家都查不出来,怎么可能找得到?哎!”

    讲到这,他叹了叹气,接着,情绪低落问道:“晗晗,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无能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当然不是了。”

    苏晗马上抓住他的手,眉眼间溢满温柔,“术业有专攻。你的专长是在学术研究上,你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是让我最最最崇拜的男人。”

    “我如果有能力,你们母子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

    每当想起这事,顾正弘就愧疚得心都在一波一波地绞痛着。

    苏晗下意识握紧他的手,软软的语调如春风般,沁人心扉:“正弘啊,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人,人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走正确的路,而不会做错任何事。所以,对于过去,你不要自责了,这么多年来,你对我、对浩云的好,我们母子俩都能感受得到,你是一名合格的丈夫和父亲!真的!”

    “是吗?”

    听她这么说,顾正弘心里才好受一些。

    但与乔娉婷的那段过去,之于他而言,始终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苏晗知道他在纠结些什么,索性直截了当开口:“跟乔娉婷那事已经过去了,咱们以后都不要提起了,好吗?”

    “”

    “正弘?”

    “好,谢谢你!”

    顾正弘将她的小手反握住,不由得感叹一句,“这辈子,有你真好!”

    “呵呵,我也是!”

    苏晗朝他微微一笑,彼此对视的眸子里,全是对方看得懂的缱绻深情。

    两人聊完了过去,终于回到了现在。

    尽管顾祁森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世,但他肯不肯认自己,还是一个未知数,思及此,苏晗心里七上八下的,非常地忐忑不安。

    这下子,轮到顾正弘反过来安慰她:“你放心吧,阿森一向是个懂事的孩子,再加上他身边有轻轻在,很快,他一定会认回你的。”

    “真的吗?”

    苏晗有些不敢置信。

    盼望这一天,盼望了许久,可当真相揭晓,她反而有些不知如何面对了。

    “嗯。这么多年过去,仔细想想,母子连心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你可记得,前两年你出车祸那会儿,是他亲自找专家来给你做手术?”

    “嗯嗯,当然!”

    苏晗点头如捣蒜。

    当时她还因为这事,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了许久,是欣慰地哭了。

    “所以,他那么恨你都还能为你请医生,现在知道你是他母亲了,更加不会对你不好的,放心。”

    “你这么说,我心里踏实多了。”

    苏晗摸摸心口,总算松一口气,接着像是想起什么,又道,“今天阿森30岁生日,却没想到发生这么多事,也不知轻轻会不会忘记给他庆祝了。”

    “安啦,你儿媳妇可宠你儿子了,别瞎操心。”

    “是是是!”

    ——————

    海边。

    海浪疯狂地敲打着礁石。

    一辆停靠在岸边的奢华游轮里,顾冉冉坐在贵妃椅上,咬紧牙根,强忍着剧痛,让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帮她将腿上的子弹取出。

    由于失血过多,此时,她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就连船舱的门被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大步流星走进来,她都提不起力气抬眸望对方一眼。

    医生听到脚步声,立马抬头,见来人是自家主子,j国亲王奥德里奇的儿子布鲁克,他马上躬身打招呼:“殿下!”

    “她的伤怎么样了?”

    布鲁克凉凉开口问医生,邪肆的目光却是在顾冉冉身上流连,带着一抹掠夺的暗光。

    “回殿下,索菲亚小姐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也做了消毒处理,应该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复原了。”

    医生恭敬汇报。

    布鲁克“嗯”一声,“退下!”

    “是!”

    见主子赶人,医生不敢多呆,动作利索将医药箱收拾好,很快就闪了。

    “你们也全部到外边候着。”

    “是!”

    全部人被布鲁克赶走,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顾冉冉与他两个人。

    布鲁克与顾冉冉交集不浅,也一直纠缠她,顾冉冉非常讨厌这个人,可没想到他竟会来救自己,心头顿时百感交集。

    知道他是个变态惹不得,不敢与他硬碰硬,所以,顾冉冉只好缓缓抬眸,态度不冷不热对他说:“谢谢王子殿下救命之恩。”

    ps:今天一共是一万字更新。明天见喔。布鲁克的出现,你们嗅到什么气息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