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9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十九)
    “砰——”

    伴随着布鲁克的话音落下,锋利的子弹,已正中对方眉心。

    女子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只是已来不及说出一句话,便往后倒在了地上。

    顾冉冉望着那具毫无生命体征的身体怔了怔,原本就煞白的脸蛋,此时已经难看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眨了眨卷翘的长睫,盯着那张死不瞑目的脸看了一小会儿,才缓缓抬头,语气平静问他:“你是想让她当我的替死鬼?”

    “宾果,答对了!”

    布鲁克拿出手帕擦擦手中的枪口,神色惬意得一点都不像是刚杀了人的模样。

    这不是顾冉冉第一次见他杀人,只不过,看着他毫不犹豫杀掉前一刻还在与他温存的女人,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毕竟那人,顶着她的脸

    思及此,她不由得再次瞥了那女子一眼,杏眸眯起,突然说道:“既然这样,腿上也补一枪吧。我哥那么聪明,可不要被他看出蛛丝马迹才好。”

    “呵”

    布鲁克闻言,勾唇轻笑一声,“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够谨慎!”

    “过奖!”

    顾冉冉淡淡回答,想着眼前的困境约莫解决了一大半,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先逃出境再说吧,至于布鲁克,等她身上的伤复原,有的是机会对付他。

    布鲁克当然知道顾冉冉打什么主意,然而,狂妄如他,却不当一回事。

    他很快就叫来护卫,将那名女子抬出去处理。

    现场清理干净之后,布鲁克走到顾冉冉身旁,用手枪漫不经心戳了戳她的下巴,语气温柔说道:“索菲亚,你也不要怕,只要你乖乖听话,本殿下的枪口,不会舍得对准你。”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索性垂眸不语。

    ——————

    另一边。

    顾祁森与沈轻轻一起回到环山别墅,已经是华灯初上。

    两人都有洁癖,风尘仆仆归来,第一时间,当然是回房间拿衣服洗澡。

    “老公,你去拿衣服,我帮你放洗澡水。”

    一进房,沈轻轻便挽着顾祁森的胳膊,体贴地对他说。

    “好!”

    顾祁森点点头,伸手在她臀上拍了一下,“去吧。”

    “嗯啊。”

    沈轻轻笑嘻嘻将手从他胳膊上拿开,转身蹦跶着往洗手间走去。

    顾祁森眯着眸,一瞬不瞬盯着她窈窕的背影看,直到她娇小的身子走进洗手间,他在收回视线,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衣帽间。

    给自己挑选了一套浅灰色的家居服,他当然不忘记帮她也拿一套,特地拿了情侣款。

    拿着两套衣服走到洗手间,这时,沈轻轻刚好在浴缸放满洗澡水。

    见他进来,她立马笑得眉眼弯弯:“洗澡水放好啦,我还给你弄了点精油,试了一下温度,刚刚好呢,你快洗吧,今天那么累。”

    一想到稍早之前那惊险的一幕,沈轻轻此时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对他好,狠狠地对他好,她的男人,活得太不容易了

    她乖巧的模样尽数纳入眼底,顾祁森心下微微一动。

    他情不自禁走到她面前,伸手把她拥入怀中,下巴抵在她肩膀处,深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

    沈轻轻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柔声问道。

    “没事,就是想抱抱你。”

    顾祁森沉声说,低哑的嗓音,却透出一股令人迷醉的深情。

    “嗯,那给你抱吧。想抱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沈轻轻小脸贴在他胸口,感受着他沉稳的心跳,小小声开口。

    顾祁森抬手揉揉她的脑袋瓜,眼角眉梢间潋滟一抹宠溺的笑:“我是挺想抱你抱到天荒地老的,可眼下,似乎更想抱着你洗澡。”

    沈轻轻因他的话,俏脸不争气泛红,“讨厌啦,画风怎么一下子就不对了呢。”

    明明是该深情缱绻的场面,怎么就突然变得有些引人遐想了

    她,可没想要跟他一起洗澡哇,毕竟,折腾了一下午,她现在累得腰酸背痛,哪还能有力气做接下来的事

    顾祁森打量着她,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禁不住坏心戳穿她:“我只是说跟你一起洗澡,你想到哪里去了?嗯?”

    “咳”

    沈轻轻尴尬地咳了一下,红着脸挣开他,“我才没想别的呢。哼!这里太窄了,我去隔壁的洗手间洗。”

    她说完,赶紧迈开长腿往门口走,岂料刚踏出两步路,就被他给卷回来,“老公连衣服都帮你拿来了,你怎么舍得辜负我一番盛情呢?快点,别扭扭捏捏的,早点洗完早点下去吃晚饭。”

    他饿肚子没关系,但却舍不得饿坏她。

    “哦对!”

    沈轻轻这才想起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大餐,这会儿也没空害羞了。

    嗯嗯,今天可是她老公真正的生日呢,而他已经得知自己的身世,她也不需要再找借口替他提前庆祝了,想一想,还觉得挺好的。

    顾祁森并不知道沈轻轻的心思,见她难得如此配合自己,他抿了抿唇,嘴角漾起一抹轻柔的笑。

    夫妻俩非常单纯地泡了个鸳鸯浴,大约40分钟后,梳洗完毕,穿着同款情侣装,手挽手走下楼。

    佣人们已照着沈轻轻先前的吩咐,在饭厅摆上了各种佳肴。

    见boss与少夫人出现,大家伙心照不宣不当电灯泡,笑眯眯朝他们问了声好,便匆匆退下了。

    这一刻,偌大的一楼,只剩下顾祁森与沈轻轻两口子。

    “嚎嚎和啕啕呢?”

    看不到儿子女儿的人影,顾祁森语带关心问。

    沈轻轻笑着说:“跟小溪去楼上玩了。”

    顾祁森牵着她的手往饭厅走,“所以,现在只剩我俩?”

    沈轻轻依旧笑意吟吟:“对呀,不喜欢吗?”

    “呵,明知故问。”

    “嘿嘿”

    两人边走边聊,终于走到饭厅。

    入眼的,是满室浪漫的灯光,光线摇曳,看起来无比温馨。

    做什么?

    顾祁森蹙着眉,还没来得及细想,身后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他转过头,就见小宝贝们坐在学步车里,两人像赛跑一样,兴奋朝他奔来。

    “baba、baba”

    “baba、bab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