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6 那些年,那些真相(三十六)
    周末,沈拂晓去探望沈轻轻与孩子们。

    得知堂姐终于确定要跟宫天祺去登记了,沈轻轻当然真心真意祝福,笑呵呵地表示,等他们举行婚礼,她一定要当伴娘。

    沈拂晓忍不住扑哧一笑,打趣道:“你都为人妇了,还当什么伴娘?没资格啦。”

    沈轻轻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伴娘规定要未婚,不禁有些失望,“哎,太幽怨了。”

    讲到这,她顿一下,突然好奇问她,“姐,那你打算找谁当伴娘?”

    据她所知,堂姐读大学后,因为要忙着照顾闪闪亮亮,基本没时间交朋友,而以前那些要好的女同学,约莫也顾不上联系了,一时间,伴娘的人选还真难找。

    沈拂晓如实回答:“我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办不办婚礼,还不一定呢。”

    “拥有一场浪漫的婚礼,可是每个女孩的梦想呢,所以,能办当然要办啦。”

    沈轻轻忍不住道。

    她心想,以宫天祺那种骚包张扬的性子,不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把心爱女人娶回家,他一定会恨不得昭告天下,他宫小爷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不像顾祁森

    想到自己与顾祁森结婚这么久了都没办过婚礼,沈轻轻终究有些遗憾,不过,她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既然玄云大师再三嘱咐,近几年凡事要低调小心为上,她还是释怀吧。

    经沈轻轻这么说,沈拂晓有些心动,她抿了抿唇,认真思考了一下,脑海中很快就闪过一抹娇俏的身影,不过,一想起对方那高贵的身份,她立马放弃了。

    虽说丽莎与她和宫天祺关系都很好,邀请她当伴娘,小公主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可到底,人家是堂堂公主,哪能纡尊降贵做这些事?被国王知道了,那还得了?

    沈拂晓发呆的瞬间,沈轻轻也是想到了丽莎,她的顾虑亦与沈拂晓一样,最后,不得已打消了念头。

    晚上,顾祁森回来,沈轻轻跟他提了堂姐要与宫天祺结婚这事。

    顾祁森一边解衬衣,一边淡淡地说:“嗯,小四告诉我了,还跟我借了一辆直升飞机,打算登记那天开。”

    “哈?”

    沈轻轻吓一跳,反应过来笑喷了,“哈哈,敢情他还想开着直升飞机去检察院接我堂姐啊?”

    “宾果,答对了!”

    顾祁森这话讲完,刚好把衬衣脱掉,顺手把她捞到怀里,勾唇邪魅一笑,“我老婆这么聪明,给你一个吻以资鼓励。”

    话音落下,他迅速低头下去,寻到她的唇啄一下,然后才松开。

    沈轻轻“咯咯”笑着抱紧他,昂起小脸,眸光灼灼盯着他瞧,继续刚才的话题,“老公,你说小四要真把飞机开进检察院,会不会被人当成间谍,一炮炸了。”

    她脑补那个画面,怎么想都觉得太过震撼,万一真那么倒霉就惨了。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忍俊不禁开口:“放心,他肯定会事先跟那边打招呼的。”

    “喔,那还好一些。”

    沈轻轻将小脸贴在他胸膛处,喃喃地说。

    之前顾着跟他聊堂姐的事,压根没注意到他此时是果真上身,这会儿,视线触及之地,恰好是某颗红豆,沈轻轻俏脸悄悄泛红,突然有了想撩他的念头。

    于是,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伸出小手坏坏地扯了扯。

    顾祁森“嘶”一声,完全没料到这丫头居然这么调皮,当即就把她给抱离地面,转身压在墙壁上。

    “啊,老公,我不敢了!”

    沈轻轻赶紧求饶,然而,顾祁森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他说了一句“晚了”,薄唇就顺势吻下来,吻她的眉眼,吻她的鼻子、她的嘴

    手,不规矩地开始脱她的衣服。

    夏天,沈轻轻只穿一件后背带拉链的背心裙,顾祁森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裙子扯到她的腰际。

    伴随着淡紫色bra掉落在地,顾祁森的唇,也移到了嚎嚎啕啕最爱的地方,毫不客气占领阵地

    两人正在墙角处吻得难舍难分,压根没留意到,没关紧的房门竟被人从外边推开。

    直到叮叮当当的声音传进耳里,裤脚被一股蛮力拽了拽,顾祁森才猛然回神,停止了动作。

    佣人们是不可能不经同意就进门的,所以,来人肯定是他家的宝宝。

    他紧紧贴着沈轻轻的身子,以防她曝光,随后将裙子给她拉上来,这才放开她。

    浴求不满转过头,果真,就见自家儿子坐着学步车,正昂起头,粉扑扑的小脸尽是好奇地望着他们俩。

    “嚎嚎?”

    好事被儿子打扰,顾祁森有些哭笑不得,但仍是弯下腰,宠溺地将儿子抱到怀里。

    沈轻轻也趁这个空档整理好衣服,小脑袋往门口探。

    见那儿空无一人,她总算松口气,笑嘻嘻捏了捏儿子的脸,问:“宝贝儿,你怎么进来了?小溪阿姨呢?”

    嚎嚎虽然不会说很多话,但却基本理解大人们所表达的意思,一听妈妈找小溪阿姨,他旋即将手指往下戳,嘴里“啊啊啊”地叫着。

    沈轻轻知道他这是告诉自己,小溪在楼下,情不自禁捧着他的脸蛋猛亲猛亲。

    亲不过瘾,她索性把嚎嚎从顾祁森怀里夺回来,还不忘伸脚踢了踢顾祁森的小腿,“老公,快去洗澡,不穿上衣有伤风化啊!”

    “有伤风化?”

    顾祁森长眸微眯,眼底迸出一缕危险的光,朝她渐渐欺近,“我怎么记得,刚刚有人很喜欢?嗯?”

    “嘿”

    沈轻轻抱着嚎嚎往后退,心虚地笑了笑。

    嚎嚎并不知爸爸妈妈之间的浓情暗涌,他晶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呀转,突然瞧见爸爸心口处也有两颗好吃的,忍不住兴奋地张开手臂,嘴里不停地对爸爸说:“baba,baba,抱——”

    顾祁森没有抱他,而是挑起眉,一边唆使他:“骂妈咪是坏蛋,爸爸就抱你!”

    “麻麻坏坏”

    呜呜呜,请原谅他嚎爷年纪小,不懂说“蛋”字

    “哇塞,你这臭小子,竟敢胳膊往外拐,骂妈咪坏了?哼,过份!”

    沈轻轻笑着嚷嚷,干脆把儿子塞给顾祁森。

    ps:哈哈,我继续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