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8 你是我的幸福(三)
    “上车!”

    正当沈拂晓内心挣扎不已之际,身后传来一抹冷漠的声音,她猛地转过头,就见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自己旁边。

    车顶盖子打开,敞篷的跑车里,坐着一脸愠怒的宫天祺。

    “我”

    沈拂晓舔了舔唇,潜意识里想拒绝,可转念又想到自己的那些随身用品,不由得硬着头皮问,“我的东西还在你家里,能回去拿吗?”

    她的话音落下,就看到男人扬起了右手,定睛一看,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包包。

    “还不上车?”

    宫天祺挑挑眉,眸底泛出一丝不耐。

    “”

    沈拂晓微微怔住,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他的转变。

    在她面前,这个男人一向是如沐春风的暖男形象,今天因她提了分手,他立马摇身一变,变得连自己都快不认识了

    哎,也对!

    是她甩了人家,难不成还妄想他好声好气地求着自己回头么?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想必都无法接受,在心爱的女人心中,自己远远不及她的孩子重要吧?尤其是,那还是别的男人的孩子

    呵,沈拂晓,你果然是个渣!

    沈拂晓心底苦笑一声,并没有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上车,而是抬眸与他对视。

    烈日照耀之下,彼此相爱的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那一瞬,竟是谁都无法移开眼。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过了许久许久之后,才终于找回各自的神智。

    “麻烦将包给我吧,谢谢了。”

    沈拂晓说完,右手伸过去,想去拿回自己的包包。

    岂料,宫天祺却当着她的面,直接把包扔到车后座。

    “你”

    沈拂晓气结,原本煞白的小脸,此时憋得通红。

    宫天祺就在这时冷冷出声:“想拿包,就给我上车!”

    沈拂晓:“”

    她攥了攥手心,仍在犹豫不决。

    显然,宫天祺的耐心亦是有限,“数到三,不上车,我会直接把包扔到河里”

    什么?

    沈拂晓瞪大眼,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做。

    而宫天祺已开始数数:“三e——”

    生怕他真会一踩油门离开,然后把她的包扔掉,这一刻,沈拂晓顾不上多想,赶忙拉开车门坐上车。

    她刚坐稳,安全带只系到一半,这男人却不知发什么疯,突然间就发动了引擎。

    下一秒,车子如同迅猛的豹子,疾驰在无人的公路上。

    沈拂晓自知理亏,面对着他如此幼稚的报复,只敢怒不敢言,暗暗将委屈吞到肚子里。

    一路上,宫天祺始终板着脸,一句话都不跟沈拂晓说。

    沈拂晓握紧拳头,索性扭过头,假装看窗外的风景,思绪,在不知不觉中飘远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终于停下。

    沈拂晓晃过神,入眼的,是一家知名的连锁药店。

    他来药店做什么?

    沈拂晓蹙着眉,神色有些恍惚。

    “你在车里等我一下!”

    宫天祺冷声说完,旋即推开车门下车。

    可能是怕她跑了,他离开前,还特地把她的包包给带走了。

    “喂”

    沈拂晓原本想叫住他,可见他疾步如风,她眸光闪了闪,只好将卡在嗓子眼里的话硬生生咽回去。

    终究,还是不舍啊

    哪怕知道他们即将形同陌路,她依然想贪婪地与他呆久一点,再久一点

    泪,禁不住悄悄爬满了眼眶,沈拂晓吸了吸鼻子,在旁边抽了几张纸巾,低头捂住了眼。

    她傻乎乎地以为,只要将眼睛捂住了,自己就不会哭,谁知道,在纸巾刚贴住眼睛的那一刹那,泪水如汹涌的波涛那般,汩汩地往下掉。

    他们的车子就停在大马路边,骚包的奢华跑车,又是敞篷的,早已惹来了无数路人的注视,沈拂晓深知这一点,不想被别人看笑话,于是她只哭了一小会儿就强忍住,然后把车子的车顶盖上。

    在车里等了十多分钟,才等到宫天祺回来。

    “我可以走了吗?”

    沈拂晓淡淡地问。

    她的情绪已经恢复正常,若不仔细观察,绝对不会看出她刚刚哭过。

    因此,宫天祺自当不知在他离开的短短时间里,她有多么地想他

    见她恨不得尽快与自己划清界限,宫天祺气不打一处来,俊脸倏然变得无比阴沉。

    密闭的车厢里,空气偷偷凝固,气氛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知道他怒意未减,沈拂晓心中一阵扯痛,却仍是逼自己再次开口:“下午三点半,我有个会要开——”

    “啪!”

    宫天祺一巴掌狠狠拍在方向盘上,将她还未说完的话打断。

    沈拂晓指尖颤了颤,明显被他吓到了。

    而他,则是粗鲁地将她的包包塞到她怀里,语气毫无温度:“拿好你的东西给我滚,以后不要再来招惹小爷!”

    “”

    沈拂晓小脸一阵惨白,愣了好半晌,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好”

    我滚,我滚,我滚得远远地,不要再去招惹你

    呜呜呜,可我们之间,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

    难受、不甘,最后化成无限的委屈,一波一波在心头萦绕,疼得她只想放声大哭,然而,更令她伤心的,还是他接下来所做的事——

    “等等,把这个吃了!”

    当她的手搭在车门把上,准备拧开车门时,他突然对她说。

    沈拂晓拧车门的动作一顿,稍稍把头转向他,视线所及之处,却是一盒封面写着24小时紧急避孕的药片。

    轰——

    她只顾着伤心,倒是把这事彻底忘了!

    “怎么?不吃?”

    宫天祺勾唇,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几天都是你的危险期,莫非你还想带着我的种,嫁到i国去?我可不想再与你这个王子妃有任何牵扯!”

    他的话,如同一把利刃,狠狠戳进沈拂晓的心窝。

    她脸上仅存的一片血色瞬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抽掉灵魂的玻璃娃娃一样,没有了生命力。

    宫天祺心里同样疼如刀割,可一想到这个无情的女人竟为了闪闪亮亮,毫不犹豫选择放弃自己,他就嫉妒得发狂。

    于是,见她迟迟不说话,他忍不住又口不择言喝斥她:“还不快吃?别逼着我灌你!”

    ps:艾玛,宫小爷要是知道闪亮是自己孩子,会不会很打脸呢?嘤嘤嘤,想要让他尽快知道很简单,月票砸来就是咯,哈哈,我继续码字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