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2 你是我的幸福(七)
    从机场离开,沈轻轻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前往检察院。

    今天嚎嚎和啕啕被姚沐溪带到苏晗那边去,换言之,她放假了,所以,决定去探望堂姐。

    这几天忙着招待客人,她只给堂姐打过一次电话,堂姐告诉自己还未与宫天祺谈,也不知这会儿两人怎样了?

    若她没有记错,明天就是他们要去登记的大日子,她再怎么拖,今天势必得跟小四讲清楚了吧?

    哎!

    沈轻轻叹叹气,哪怕她现在婚姻生活非常幸福,但却怎么都无法真正开心。

    怀着满腹的心事,沈轻轻终于将车子开到了检察院。

    抬腕看了一下手表,11点50分。

    这会儿沈拂晓还没下班,沈轻轻一直等到12点才给她打电话。

    手机响了好久迟迟没有人接,沈轻轻蹙蹙眉,心里莫名泛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试着拨打了几次,结果仍是一样,有些不放心,她索性下班,直接往办公大楼走去。

    不知道沈拂晓具体在哪间办公室,但由于清楚她的科室,于是绕了一圈,沈轻轻终于顺利找到了地方。

    此时是午休时间,科室的门已经关上,见不到沈拂晓人影,沈轻轻咬了咬唇,心底的不安在这一瞬,更是排山倒海袭来。

    兴许堂姐是出去吃饭了,忘带手机了吧?

    她攥了攥手心,暗暗安慰自己。

    转身,垂头丧气往电梯间走,此时,迎面走来一位大姐。

    “哟,你不是拂晓的妹妹吗?”

    大姐认出她,亲切地打招呼。

    沈轻轻猛地抬眸,见到一张不算陌生的脸,脑海中快速搜索一下,很快就与某个称呼对上号,礼貌地朝她点点头,笑着说:“您好,秦姐。”

    这是跟堂姐同个科室的秦姐,她之前只见过一次,没想到对方竟还记得她

    “拂晓休假了,你来这做什么呢?”

    秦姐走到她面前,讶异问道。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啊?休假?我不知道呀。我姐什么时候开始休的?”

    “有好几天了吧,她不是准备结婚了吗?”

    秦姐笑笑,赞赏般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沈轻轻,突然一脸八卦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啊?”

    沈轻轻被她突转的画风吓一跳,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秦姐热情地说,“我们单位刚来一位小伙子,年纪跟你差不多,长得可俊了,你要是没男朋友,我可以安排一下让你们见见。”

    “噗——”

    沈轻轻禁不住笑出声,没想到她只是上楼来找堂姐,却是惹来了桃花,若顾祁森知道了,约莫得限制她出门了吧?嘿

    不想让人误会,沈轻轻很快就解释了,“不好意思啊秦姐,我早就结婚了喔,而且,我还有两个小孩了呢。”

    “真的假的?”

    秦姐不敢置信看着她,探究般的视线在她身上绕一圈,那玲珑的身段,怎么看都不像是已经生过孩子。

    “真的!喏,婚戒都在这呢。”

    沈轻轻大方地把戒指摆出来给她看。

    这枚戒指其实并不是顾祁森送给她的婚戒,而是她有一次逛街随便买的,简单的式样戴在手上,既低调又大方,还能随时宣告她已婚的身份。

    果真,秦姐见到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才相信。

    两人寒暄了几句,沈轻轻才坐电梯下楼。

    到沈拂晓宿舍同样找不到人,沈轻轻索性驱车去了大伯母家。

    一路上,沈轻轻心头七上八下的,生怕又见不到堂姐人,幸运的是,帮她开门的,正是堂姐本尊。

    见到沈拂晓的那一刹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悄悄放下。

    “姐,你怎么不接电话?可吓死我了。”

    “喔,手机被调了静音,没注意到。”

    沈拂晓恹恹回了一句,声音沙沙的,嗓子有点哑。

    “你感冒了吗?有没有发烧,我看看。”

    见她脸色苍白,沈轻轻语带关心地问,一边抬手去摸她的额头,见她温度正常,终于松一口气。

    “大伯母呢?”

    进屋后发现家里只有堂姐一个人,沈轻轻随口问。

    “她这几天去外地出差了。”

    沈拂晓坐在沙发上,双手揽着抱枕,下巴抵在抱枕上,有气无力说。

    沈轻轻幽幽看了一眼,注意到她这几天至少瘦了好几斤,不由得心疼不已。

    知道她变得如此颓废跟宫天祺脱不了干系,她拧了拧眉,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你坐吧,不要一直站着。”

    沈拂晓还是关心妹妹的,看她进来好久了都不找位置坐,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她休息。

    沈轻轻抿了抿唇,干脆转身走到厨房倒了两杯热水,回来,一杯递给她:“姐,喝点水吧。”

    “谢谢!”

    沈拂晓接过杯子,捧在手心并没有喝。

    这段时间,她吃不下睡不着,一闭上眼,脑海中就浮现宫天祺的影子。

    他的阳光他的坏笑,甚至最后一次见面时,他逼自己吃避孕药时那决绝的表情,更是挥之不去

    “姐,你这样是不行的啊,状态这么差,再不吃不喝,怎么能撑得下去?”

    沈轻轻在她旁边坐下,捧着水杯喝一口,好心劝道。

    沈拂晓缓缓抬眸,“我哪有不吃不喝”

    话到最后,自己都心虚,越讲越小声。

    “你跟我一起长大,我还能不了解你吗?”

    沈轻轻叹息,“看样子,你已经跟小四说了吧?”

    “嗯,分手了。”

    沈拂晓知道瞒不过她,轻轻点了点头。

    沈轻轻眸光闪烁一下,有点不太相信,“他答应了?”

    “嗯!”

    沈拂晓再次点头,接着苦笑一声,“我是不是很无情?说抛弃他就抛弃他?”

    “也不是这么说,哪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小孩?你不是无情,你是无私!”

    为了孩子不要自己心爱的男人,换做是她,估计也会这么选吧?

    哎!

    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硬生生将相爱的人分开呢?

    如果如果艾威尔国王可以网开一面,答应让闪闪亮亮留下来,那该多好

    沈轻轻捏了捏手心,犹豫片刻后,突然灵光一闪,咬咬牙对沈拂晓说:“姐,要不咱们再去找国王谈一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