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4 你是我的幸福(九)
    “没跟你在一块?”

    顾祁森好看的眉头倏然纠成一团,眼底迅速划过一抹担忧。

    “是是啊。少夫人早上去了机场送总统先生,然后她会不会去找沈检察官了?”

    姚沐溪硬着头皮猜测,随后道,“boss,需要我去找吗?”

    “不用了!你看好嚎嚎啕啕。”

    一听沈轻轻有可能去找沈拂晓,顾祁森的脸色总算缓和许多。

    挂掉电话后,他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从通讯录找出沈拂晓的电话拨出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而当沈拂晓告诉他,沈轻轻这会儿应该在顾氏集团时,顾祁森禁不住加快了脚步,急得连“再见”都忘记说,便挂掉了电话。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见里面一片寂静,似乎没有人在的样子,顾祁森原本放下的一颗心,瞬间又悬在了半空中。

    “沈轻轻?”

    “轻轻——”

    他大步流星走进去,嘴里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惜,没有人应声。

    生怕她出事,他下意识想拨通秦瑄的号码,而这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有东西掉下来。

    顾祁森立马走上前,余光瞥见某个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美人儿,不由得勾勾唇,扑哧一声笑了。

    这丫头,吓死他了!

    幸好,你没事

    他的脚步不自觉放轻,缓缓地走向她。

    来到沙发边,见刚刚掉下的是她的手机,顾祁森弯腰捡起,用手一按,发现没电了。

    拿着充电器走到一旁帮她充电,他又走回来,在她身边坐下。

    侧过头,深邃的凤眸微眯,打量着她娇憨的睡容,男人眼底此时蕴满了流光溢彩。

    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秀发,这一刻,顾祁森不禁回想起,他第一次偷吻她,貌似就是在她躺沙发睡着的时候。

    当时他一直唾弃自己是个渣男,却不曾想,原来他早已爱她至深

    “沈轻轻,这辈子有你,真好!”

    顾祁森俯身过去,在她耳畔低声说。

    沈轻轻睡得很熟,压根不知道男人深情的告白。

    她的呼吸十分均匀,如蝶翼般好看的羽睫轻轻颤动着,让顾祁森忍不住用指腹悄悄摩挲,好半晌都不舍得松开手。

    “小睡猪,这样都叫不醒?嗯?”

    顾祁森自言自语,黑眸潋滟几分促狭,涌起一股捉弄她的冲动。

    于是,他恶作剧般捏了捏她挺俏的鼻子,结果,沈轻轻依然沉沉入睡,眉头都不皱一皱。

    顾祁森不死心,又继续捏多两下,还是没反应,他干脆将俊脸凑过去,吻上她嫣红的唇。

    “嗯”

    某个睡梦中的女孩总算嘤咛一声,而顾祁森则趁机闯进去,与她唇齿相依

    原本想吻一吻就行了,可他终究高估自己的自制力,吻着吻着,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探进了她的衣摆。

    她一向喜爱穿着休闲宽容的t恤,今天亦不例外,因此,顾祁森很轻而易举就找到了她bra的暗扣,熟练地帮她解开

    许久许久,他才松开她,帮她把t恤拉好。

    室内的温度有些低,担心她感冒,顾祁森特地走回休息室拿出一条薄毯给她盖上,倾身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这才走回自己的位置继续工作。

    一觉睡到天昏地暗,沈轻轻幽幽醒来,发现身上多了一条薄被,而静谧的空间里,亦是不时传来键盘噼里啪啦的敲击声。

    循声望去,恰好见到她家男人端坐在大班桌前,神色认真盯着电脑屏幕,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行云流水地飞舞着。

    他看起来好忙啊,而她居然睡得像只猪,连他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汗!

    沈轻轻暗暗腹诽,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正想从沙发上爬起来,却后知后觉发现,bra的扣子松了。

    吼!

    这死男人,肯定偷吃自己豆腐了。

    她嘟嘟唇,幽怨地瞄他一眼,谁知,他依然专注在工作上,眼皮都不抬一下。

    哼哼,假正经!

    看我不收拾你!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把bra的扣子弄好后,挺直背脊雄赳赳气昂昂走向他。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也不叫醒我呢?”

    沈轻轻的语调轻柔,落入男人耳里,似水如歌,好听极了。

    可他却明白,有时候她越是表现得娇甜,越是代表着要找他算账,毕竟他偷吃豆腐,还特地留了“证据”。

    思及此,顾祁森嘴角微勾,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迅速敲完最后一个字,按下发送键,抬眸,便见她已来到自己身边。

    大手一勾,心爱的女孩儿妥妥跌坐在他怀里。

    “没叫你?你确定?”

    他扣住她的腰,将下巴抵在她肩窝处,似笑非笑反问。

    听他的语气带着点揶揄,沈轻轻用手肘拐了拐他的胸膛,娇嗔道:“哼,你是指吃豆腐吗?你太坏了,趁人之危!”

    “你是我老婆,我随时都可以为所欲为,这哪叫趁人之危了,嗯?”

    顾祁森柔声说,趁她不注意,又在她脸上亲一记。

    “呀,又来!”

    沈轻轻俏脸泛红,撅着小嘴说,“你没帮我把衣服穿好。万一我没注意,怎么办?”

    “我这是为了它的发育着想啊,本来就小了,再不注意——”

    他调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轻轻气呼呼打断,“喂,谁小了?人家好歹也是嗯,里形容的,一掌难以掌握”

    艾玛,她怎么这么污?

    呜,捂脸!

    “呵”

    顾祁森被她这话逗笑,长眸眯起,大手倏地覆上去,蹙眉,“里所说的,估计是你的小手”

    沈轻轻:“”

    好吧,不想跟他继续讨论这个忧伤的话题,她果断将来意表明:“对了老公,我中午和堂姐一起去明月楼吃饭,见到小四和一个叫宋盼凝的女明星走得很近,看到我和堂姐,小四这混蛋居然连招呼都不打,揽着宋盼凝的肩膀坐车走了。他们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你是说宋盼凝?”

    顾祁色一听到这个名字,俊脸稍稍一变。

    沈轻轻敏感注意到了,心里不禁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那人,该不会真的是他的现女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