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5 你是我的幸福(十)
    顾祁森并没有回答她,而是转移话题:“饿了吗?咱们先去吃饭,再去接宝宝们回家。”

    话音落下,他拍拍她的臀,让她在地上站稳。

    沈轻轻却不死心,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哎呀,你不回答,是不是代表着我猜中了?他该不会是幼稚地想气气我堂姐吧?”

    “这个我不清楚。”

    顾祁森沉声开口,倏地站起身。

    掰开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纤纤十指,他大步流星走到衣架旁,拿了一件深灰色的西装穿上。

    沈轻轻见状,立马走过去帮他整理衣服,小嘴嘟嘟,仍是继续往下讲,“咱们约小四一起吃晚餐好不好?你不告诉我,我自己问他!”

    她心想,这事若不打听清楚,她今晚一定睡不着觉。

    顾祁森无奈,“你以为他会告诉你?”

    “那咱们就逼他讲,灌醉他!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吗?就不怕他不从实招来,哼哼。”

    沈轻轻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靠谱。

    顾祁森轻笑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语带宠溺道:“傻瓜。小四这人精得很,你能算计得了他?别反过来被他算计了。”

    “嘻,不是还有你嘛。”

    沈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襟,眉眼弯弯的模样特别地可人。

    顾祁森睨着她,喉结上下滚了滚,情不自禁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在她粉嘟嘟的樱唇上狠狠咬了一口,随后哑着声说:“行,依你!”

    “耶!那赶快打电话给他。”

    沈轻轻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兴奋地催促他。

    见他拿出手机,她突然灵光一闪,赶忙嘱咐:“你就说只有你自己跟他吃饭,不要扯上我。我怕他心虚。”

    顾祁森:“”

    “好啦,你打电话,我去下洗手间。”

    沈轻轻撂下这句话,蹦跶着走了。

    顾祁森望着她娇小的背影走进洗手间,这才勾勾唇,依照沈轻轻的吩咐,打电话约宫天祺。

    换做是以前,无论多忙,只要他一通电话,那家伙一定屁颠屁颠就赶过来,结果今天,他居然拒绝了。

    挂掉电话,顾祁森眉头微微蹙起,暗暗叹一口气:看来,他这次被沈拂晓伤得不轻,连他这个三哥,都不太想见了。

    不过,他跟宋盼凝那么亲密,可真不是好事,除非,他真打算彻底放弃沈拂晓

    沈轻轻从洗手间出来,见顾祁森站着发呆,不由得凑过去:“老公,怎样?约好了吗?”

    顾祁森转过头,幽幽看她一眼,“他要加班。”

    “啊”

    沈轻轻眼底迅速晕染几丝失望。

    顾祁森不忍她心情受影响,大手伸过来揽住她的腰,安慰道:“事情也不急于一时,等明天我再找他问问。至于你表姐那,你也不要太担心,艾威尔国王最近的心思应该在找丽莎这事上,闪闪亮亮反而不是最急迫的,我们还有时间想其他办法。”

    “哎,你又勾起我的伤心事了。”

    沈轻轻低着头,神色黯淡。

    知道她在为丽莎担心,顾祁森薄唇掀动想说些什么,但却突然发现,在这个节骨眼,似乎说什么都不太顶用,于是他索性把她搂紧,给予她无声的支持。

    与沈拂晓分手这事,宫天祺并没有告诉他的父母,明天又是他们原定登记的日子,因此,宫天祺晚上回到家,人还没上楼,便被宫夫人拉住。

    “儿子啊,你和拂晓明天几点去民政局呢?我和你爸爸想过去看看。”

    宫夫人一脸期待问道。

    宫天祺却恹恹地说:“不用了。我们两个直接去就好。”

    “哎呀,这是你一辈子唯一一次结婚呢,我们肯定是要去现场的。是吧,孩子他爸?”

    宫夫人用手肘拐了拐站在她身旁的宫父。

    宫父立即附和:“是的,那么有意义的事,我和你妈不想缺席,这也是表示我们对你和拂晓诚挚的嘱咐。”

    “对呀对呀。”

    宫夫人笑眯眯点头,很快又道,“还有闪闪亮亮,你们一拿到结婚证,我们也可以让人立刻把他们的户口迁过来了。”

    说到底,这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当然,此时的宫天祺并不知道。

    见父母对自己的终身大事那么积极,宫天祺深知瞒不下去,只好选择坦白,语气不耐烦地说:“不结婚了,我跟她分手了。”

    “啊?”

    宫夫人瞪大眼,反应过来明显不信,抬手就在他胳膊上狠狠拍一记,“混小子,这种事也能乱开玩笑?你爸妈可没一颗强心脏啊。”

    “我又不是傻瓜,开什么玩笑?”

    宫天祺没好气吼一句,原本就郁闷至极的情绪,总算在这一刻找到了宣泄口,一下子就爆发了,“不结了不结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小爷很累,睡觉去了。”

    他说完,冷着一张俊脸像风一般冲上楼,只留下宫父宫母站在原地,风中凌乱。

    好半晌,宫夫人终于从震惊中回神,“老老公,小四跟拂晓真吹了?”

    “应该是吧。”

    宫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眸底有着掩饰不住的吃惊。

    “不行,我要去问他!”

    宫夫人沉不住气,作势要上楼。

    宫父赶紧把她拽住,“他这副样子,你去问也问不出结果。”

    “那怎么办?”

    宫夫人不禁有些六神无主。

    相比之下,宫父淡定许多,“问题很可能出在沈拂晓身上,明天你约她出来聊一聊,看看是怎么回事。”

    “嗯,我立刻给她打电话。”

    宫夫人拍拍脑袋,忙不迭想去拿手机。

    宫父摇摇头,“现在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而且电话里也讲不清楚。”

    “哎,那好吧。”

    宫夫人点点头,按捺住心中的冲动。

    翌日,她一大早就出门了。

    刚坐上车,她便给沈拂晓打电话,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电波中传来沈拂晓沙哑的声音:“您好,伯母。找我什么事呢?咳咳”

    喉咙难受得要死,沈拂晓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宫夫人一听就知道她生病了,马上关心问她:“你是不是感冒了?有去看医生吗?在哪?伯母去看你。”

    ps:哇,忍不住想大虐了,怎么办?快来拉住我嘤嘤嘤,心塞塞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