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9 你是我的幸福(十四)
    与宫天祺分手之后,沈拂晓伤心失意了好些天,直到上头突然派给她一个出差的任务,她才逼自己从失恋中走出来,去了外地工作。

    她所负责的案子比较棘手,在连续熬了几个通宵之后,强撑着不舒服的身子完成任务归来,可却在回单位上班的第二天,突然晕倒了。

    沈轻轻接到沈拂晓单位秦姐打来的电话时,正带着嚎嚎啕啕与顾祁森,还有宫天祺一起在明月楼吃午饭。

    当听到沈拂晓晕倒入院时,她连饭都顾不上吃,顺手把啕啕扔给顾祁森照顾,抱起嚎嚎,和姚沐溪一块匆匆走了。

    宫天祺肯定也是坐不住,立马站起身,尾随她们而去。

    顾祁森本来也想陪沈轻轻,但一点多有会议要开,所以只好打消念头。

    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顾祁森父女俩大眼瞪小眼。

    “麻麻麻麻”

    由于妈妈突然间不见了,啕啕扁扁嘴,小脸别提有多委屈了。

    顾祁森勾唇笑了笑,轻声细语哄他:“妈妈去看拂晓阿姨,你乖乖地跟爸爸一起去公司上班,嗯?”

    小家伙并不懂什么叫上班,但应该是听得懂了爸爸会一直陪自己,所以委屈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就咯咯笑了起来,指了指餐桌上一大盘一大盘的肉,一边兴奋地喊着“吃吃吃!”

    “你还小,不能吃那些东西。来,爸爸给你弄点豆腐。”

    顾祁森抱紧她,腾出一只手给她咬了一勺子特地为她准备的蒸豆腐。

    啕啕小朋友表示很无语,为虾米就素不给她肉吃,呜呜呜

    可她是个听话的宝宝,她也很爱爸爸,所以,当顾祁森将一小口松软的豆腐送进她嘴里时,尽管很不情愿,我们家啕啕还是张嘴把豆腐吃下去了。

    嘤嘤嘤!

    她吃完,眼巴巴又望向了桌上,那烤肉好像很香哇,流口水了

    顾祁森自当不会错过他家闺女馋得不得了的模样,他抿着唇,眼底晕染着浓得化不开的宠溺:“想吃?”

    “嗯嗯嗯”

    小啕啕赶紧点头如捣蒜,就怕晚一步,爸爸就改变主意了,虽说,她爸爸现在也不见得答应给她吃

    “噗——”

    顾祁森失笑,伸手拿起一只烤鸡腿,撕下一小片塞到她嘴里。

    啕啕开心死了,咿咿呀呀地叫着,如果她现在会说很多话,一定会宣告爸爸万岁,爸爸万岁!

    看着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颇有几分沈轻轻的样子,顾祁森心头更是柔软许多,忍不住又塞了一块鸡腿肉到她嘴里,就像喂宠物一样,有趣极了。

    父女俩一个喂一个吃,喂的人爱意满满,吃的娃呢,窃喜无边,比捡到宝还开心,因为若妈妈在场,肯定不允许她吃这些

    不知不觉,顾祁森居然将整只鸡腿喂完了,未料到他竟让她吃那么多,一时间,他有些懊悔,又担心被沈轻轻知道后,老婆一生气指不定还得睡书房,于是,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低头亲了亲自家宝宝一记,随后嘱咐道:“今天中午的鸡腿,是宝宝与爸爸的秘密喔,不要告诉妈妈,知道吗?”

    这么小的宝宝哪懂这些,当即“啊啊啊”直叫,顾祁森亦觉得自己幼稚过头,在心底暗暗唾弃自己之后,还是煞有介事地拉起她的小尾指,“好了,拉钩钩。谁告诉妈妈,谁是小狗。”

    啕啕:“嘤嘤嘤”

    ——————

    医院。

    沈拂晓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这是哪?

    布局好像是医院?

    她怎么了?

    她蹙蹙眉,努力回想了一下。

    印象中,她似乎是在办公室里整理档案,然后眼前一黑

    恍惚之际,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边推开,一抹清甜的嗓音传入耳里:“姐,你总算醒了。”

    是轻轻。

    沈拂晓循声望去,入眼的,是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

    她怀里还抱着嚎嚎,后边跟着姚沐溪。

    嚎嚎朝她挥了挥胖乎乎的小手,“姨姨姨”地叫着。

    一见到嚎嚎,沈拂晓的心瞬时间化了,“来小帅哥,给姨姨抱。”

    她一边说,一边下床,作势要去抱嚎嚎,谁知却被沈轻轻阻止了,“别,姐,你还是躺回去吧,你现在的身体不宜多动。”

    “啊,为什么?”

    沈拂晓懵住,眼底闪过一缕不解。

    沈轻轻见状,并没有马上告诉她原因,而是将嚎嚎放她床尾,伸手扶她重新躺回去,然后才柔声细语道:“医生刚刚帮你做了检查,姐,你已经怀孕三周了。”

    “你你说什么?”

    许是因为太过震惊,沈拂晓不禁提高了音调,原本就苍白的小脸此时愈发难看,“这怎么可能?”

    虽说那天是危险期,但宫天祺明明给她吃了事后药,所以她怎么会怀孕?

    不,一定是医院搞错了

    “我不可能怀孕的,这绝对是检查有误。”

    沈拂晓捏紧手心,肯定地说。

    “应该不会吧?主任亲自帮你确诊的,然后”

    讲到这,沈轻轻瞄她一眼,吞吞吐吐的,不太敢说出后边的话。

    “然后什么?”

    沈拂晓没好气问出声。

    “然后”

    沈轻轻还是不敢说,沈拂晓不由得急了,“你倒是快说呀!”

    “额你们秦姐给我打电话时,刚好我和顾祁森还有小四一起吃午饭,所以小四知道了,他现在去给你办住院手续嘤嘤嘤,姐,这事他迟早得知道,你别打我!”

    她说完,赶忙把保命符嚎嚎抱回怀里。

    “”

    沈拂晓忍住想抓狂的冲动,作了个深呼吸,万分无奈道:“也就是说,我怀孕了,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连他都呵”

    她苦笑一声,这下事情可棘手了!

    沈轻轻看着她六神无主的样子,心微微扯痛,娇唇蠕动着想说什么,可在这个节骨眼,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哎,其实也不需要安慰吧,毕竟怀了心爱的男人的孩子,这是一件好事,指不定他们还能因为这个宝宝的到来不分开呢

    不过,虽是这么想,但这一刻,沈轻轻还是不敢把话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