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6 你是我的幸福(二十一)
    宫天祺说的果真没错,他这次带来的菜式虽清淡,但每一样皆是她心中所爱,尤其是那鸡汤,更是美味得令她忍不住一口气喝完了。

    见她食欲如此之好,宫天祺不禁勾唇微微一笑,眼角眉梢间潋滟着化不开的宠溺。

    两人各自吃着饭,谁都没有开口先说一句话,可那气氛,却出乎意料的融洽。

    吃完饭,宫天祺将保温盒收拾好,看到不远处的柜子上放着一大篮新鲜的水果,不由得问沈拂晓:“要吃水果吗?”

    未料到一直安静的他竟会突然说话,沈拂晓微微一怔,接着摇摇头:“不用了,谢谢。”

    “喔,好。那你什么时候想吃水果跟我说。”

    宫天祺一边说,一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见他一副打算要留下来的架势,沈拂晓眸光闪了闪,索性下起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尽管她并不想一个人呆在医院里,但总不能让他留下不是?

    她将话说完,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可不知为何,心里竟七上八下的,有些害怕他真会爽快离开了。

    沈拂晓,你这是怎么了?

    她心里暗暗自嘲,眸底亦是有着掩饰不住的落寞。

    幸好她低着头,若不然,宫天祺该看出她舍不得他了

    一秒钟、两秒钟好几秒钟过去,宫天祺都没有出声,沈拂晓一脸疑惑抬头,却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看,那眼神深幽得如同不见底的黑洞,让她只消一眼,便无可遏制地陷了进去。

    两人彼此对望,视线在空中交缠,房间内的气氛,骤然间变得诡异,却莫名,又多了几分眷恋的味道。

    好久好久,宫天祺才掀了掀薄唇,幽声说:“我今晚住这。”

    “什什么?你住这?”

    沈拂晓惊讶得连语调都不自觉拔高几度。

    可转念一想,这倒是比较符合他的性格,在没有人陪房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放任自己一个人在这呢?

    哎!

    她暗叹一口气,声音软下来拒绝,“我一个人可以的,这里没地方给你睡,你还是回家吧。明天再来也一样。”

    “没事,沙发也可以睡的。”

    宫天祺毫不介意。

    见她表情松动,似乎并不是真想赶自己走,他故意揶揄她,“如果你心疼我,要不让我睡床上?反正床那么大。”

    “你我才不要。”

    沈拂晓俏脸微微泛红,压根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

    顾及着她现在是孕妇,情绪最好不要太激动,宫天祺也见好就收,干脆转移话题,跟她聊起了闪闪亮亮。

    一聊到自家两个宝贝蛋,沈拂晓果真轻松了许多,眉眼间透出浓浓的温柔,宫天祺见了,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

    说是不介意,但,他偶尔还是会受伤

    ————

    第二天上午,宫天祺前脚刚离开去公司上班,后脚,宫夫人就来了。

    “伯母——”

    沈拂晓见到她,作势要从床上下来,就被宫夫人急急忙忙阻止了。

    “你坐好,不需要下床。”

    话音落下,宫夫人顺带走过去,将带来的一大袋营养品放进柜子里。

    “那好吧。”

    沈拂晓点头笑笑,等宫夫人坐在床沿边的椅子上,她才说,“谢谢您帮忙照看闪闪亮亮,还有,特地过来看我。”

    “瞧你说的是什么话呢?咱们都是一家人,哪用这么客气的?”

    宫夫人看着她,嘴角含笑。

    沈拂晓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一家人”这三个字,更是令她心虚。

    她舔了舔唇,正打算跟她说些什么,这时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她之前说过宫天祺无法生育的话,她咽咽口水,犹豫着该不该问出声,却未曾想,宫夫人倒是先提及了:“拂晓啊,伯母其实挺感谢你的。原本医生都断定小四这辈子都很难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我们也做好抱不了孙子的准备,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你竟然怀孕了,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大事。你放心,我和小四的爸爸一定会将你当亲闺女一样,好好照顾你的。”

    “伯母”

    沈拂晓听着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心尖暖暖的,杏眸在这一刻,亦是禁不住氤氲着一层水雾。

    她眨了眨被浸湿的羽睫,却是将疑问问出来,“您怎么不怀疑,孩子不是宫天祺的呢?”

    既然都说他无法生育了,而她居然怀孕,正常来说,不该是质疑的吗?

    “咳”

    宫夫人被她的问题噎到,不自在的咳嗽一声,才找了个借口道:“你这孩子的品性如何,我们怎么会不清楚呢?而且,我们也深信儿子的魅力,如果你连他都看不上了,绝对不可能看上别的男人!”

    “额”

    沈拂晓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这个话题惊险过关,宫夫人偷偷松一口气,很快就进入下一个话题。

    只见她从包里掏出手机,葱白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旋即将手机拿到她面前,笑着说:“拂晓啊,伯母昨晚特地选了个适合登记的黄道吉日,就在下周五,刚好那时你也出院了,要不就选那天,与小四去登记吧,怎样?”

    “这个”

    沈拂晓攥着手心,语带为难开口:“不好意思啊,伯母。我我还没想好。”

    “你都怀孕了,还没想好嫁给他?”

    许是太过震惊,宫夫人这话,几乎是扯开嗓子喊出来的。

    “我”

    沈拂晓吓一跳,还没来得及解释,她就继续苦口婆心说服她,“拂晓啊,小四有多喜欢这个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对肚子里的宝宝做些什么啊。”

    生怕她会动了拿掉孩子的心思,宫夫人的表情顷刻间变得十分凝重。

    “”

    沈拂晓此时心头亦是乱糟糟,毕竟这孩子来得并不是时候,如果如果不能跟宫天祺在一起的话,难不成她忍心再让自己当多一次单亲妈妈吗?就算她肯,宫天祺也未必肯吧?

    哎

    沈拂晓眉头纠成一团,只觉得全身上下,充满了无力感,喉咙更是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一样,话都说不出来。

    ps:还是厚着脸皮求一波月票吧,月票月票快到碗里来,月票快快涨,我就不下重手虐宫拂了,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