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9 你是我的幸福(二十四)
    “我不懂得爱你吗?”

    一边看报纸的男人,突然沉声来了这一句,话里,却藏着只有沈轻轻才懂的意思。

    沈轻轻气结,却依然笑得无比灿烂,走到他后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娇滴滴说:“老公,我给你煮杯咖啡,好吗?”

    “不用了。我喝了牛奶。”

    这个时候她给他煮咖啡?

    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不安好心。

    因此,男人直接拒绝了。

    沈轻轻见状,又道:“那你还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煮呀。”

    “吃你!”

    他气定神闲说。

    “你”

    沈轻轻被气得无语,索性坐回自己的位置,闷声吃自己的早餐。

    而啕啕却唯恐天下爱不乱开口:“吃麻麻、吃麻麻、麻麻好吃”

    沈轻轻:“”

    此时此刻,她已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听顾祁森似笑非笑说:“妈妈是很好吃,但只有爸爸能吃,知道吗?”

    啕啕骨碌碌的大眼睛眨也眨,显然不明白为啥好吃的妈妈只有爸爸能吃,可无奈她偏偏不会讲太多话,就算有疑问,也不能那么快就问十万个为什么,所以只好委屈地扁扁嘴,可怜兮兮地摇摇头:“不不不吃麻麻吃麻麻”

    沈轻轻:“”

    好吧,沦为食物的她,真不想跟他们在一块了,嘤嘤嘤!

    早餐结束,姚沐溪将嚎嚎啕啕带走。

    沈轻轻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似乎还没有想去公司的打算,她不由得坐到他旁边,问:“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去上班啊?”

    “十点钟有个跨国的电话会议,在家开也一样。”

    顾祁森如实说,然后抬腕看看表,见距离开会还有点时间,他问:“对了,你昨晚想跟我说什么?”

    沈轻轻闻言,无语笑了两声:“顾**oss终于想起要找小女子聊天了啦?哟,小女子好荣幸喔。”

    听出他话里的揶揄,顾祁森眉眼间的宠溺之意更浓:“基本上,我每次见到你都只想狠狠地要你,至于聊天什么的,还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喂,过分了喔。”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假装生气地戳一下他的胸膛。

    正准备把手收回来,纤细的手指却被他握住。

    顾祁森把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一记,沈轻轻被他这一举动撩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出声,男人那低哑迷人的嗓音就在耳畔响起,“夸你一下都不行了,嗯?”

    “切,这叫哪门子的夸呀?”

    沈轻轻娇嗔着说完,整个人已被他搂在怀里,“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赞美,不就是夸她有魅力么?”

    “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

    客厅里随时都会有佣人路过,不想再跟他扯这种羞死人的话题,沈轻轻很快就切入正题,“我昨晚是想告诉你,宝贝们都会走路啦,而且走得可溜了呢。”

    顾祁森挑挑眉,一点都不意外,“嗯,我早知道了。”

    “啊?你知道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沈轻轻立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杏眸里尽是诧异。

    “两天前。”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就见她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两天前?他们早就会走路了?我为什么不知道?”

    天啊!

    让她找块豆腐撞一幢吧?

    这嚎嚎啕啕怎么能如此坑娘呢?

    嘤嘤嘤,学会走路了,她居然是过了一两天才知道?

    啊

    淡定不了了,哼哼,这两个小坏蛋,别跑,她要去抓住他们,好好打一顿小pp才行

    不对!

    最该打pp的是这个坏男人才对,谁让他不告诉她?

    思及此,沈轻轻幽怨地捶了他一记,语带嗔怪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藏着掖着不告诉我呀?”

    “生气了?”

    他俊脸突然凑过来,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温柔。

    “嗯嗯。”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

    其实不是生气,而是有点失落,因为她竟错过了那么重要的一刻

    呜呜!

    好委屈呢。

    眼眶禁不住泛红了。

    顾祁森见状,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赶忙安慰她:“刚刚骗你的,我是早上才知道的。问了宝宝们,他们是昨天才学会走,你尽管放心,你绝对是见证他们成长的第一人。”

    “真的吗?”

    听他这么说,她心里才好受一些。

    “当然!骗你是小狗。”

    “好!”

    沈轻轻抿唇一笑,立马又笑意盎然了。

    “还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呢?”

    顾祁森又问。

    沈轻轻想起沈拂晓昨天告诉自己的事,一字不落跟顾祁森讲了,最后,她有些担忧地问他:“老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小四的爸妈开明得过分了啊。好像只要我堂姐跟小四能在一起,他们什么都能退让一样,有点反常呢。”

    “你是想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顾祁森一针见血道。

    沈轻轻迟疑片刻,才承认:“嗯!反正我觉得,通常情况下,父母都不会这么豁达,而且以前宫夫人还拼命反问我堂姐跟小四在一块,怎么这会儿改变那么大了呢?我我有点担心我堂姐会受伤害。”

    “我理解你!”

    顾祁森拍拍他的肩膀,沉吟一小会之后,说,“我找人去查一查,有消息告诉你。”

    “好哒。老公,你真好!”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沈轻轻顿时笑成一朵花。

    看着她明媚的笑容,顾祁森心下一动,也顾不上这里是客厅,勾起她的下颌又吻了下去

    ————

    沈拂晓在医院休养了几天,情况稳定后,在出院的前一天,才让宫天祺告诉闪闪亮亮自己住院之事。

    闪闪亮亮一听妈咪竟然怀孕了,兴奋得找不到北。

    这天放学后,宫天祺便带着兄弟俩,到医院看沈拂晓了。

    “妈咪,你是要给我们生个妹妹吗?”

    一见到沈拂晓,亮亮就笑着往床边奔过去,滴溜溜的眼里蕴满期待。

    许是被儿子脸上的笑容感染,沈拂晓的心情也轻松许多,摸摸他的头,温柔反问:“亮亮更喜欢妹妹吗?”

    “只要是妈咪生的,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亮亮都喜欢。”

    小正太奶声奶气道,还不忘问哥哥,“闪闪,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