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0 你是我的幸福(二十五)
    “嗯!”

    闪闪跟在亮亮后边,淡淡地点了点头。

    儿子毕竟是自己生的,沈拂晓只消一眼,就看出闪闪心事重重了。

    他们兄弟俩虽是双胞胎,但闪闪一向要比同龄的孩子早熟许多。

    虽然,他从不介意自己是个父不详的孩子,在艾威尔国王找上门时,他也很平静地就接受自己是i国王子这一事实,但一般而言,越是成熟的孩子,内心越是敏感脆弱,所以,他约莫是在害怕,她与宫天祺有了小孩之后,就不爱他们了吧?

    哎!

    小傻瓜!

    他们都是她的宝贝,她怎么可能不爱他们呢?

    想到这儿,沈拂晓胸腔处尽是满满的心疼。

    情不自禁伸手把闪闪拉到身边,她轻声细语在他耳畔说:“妈咪就算以后生了弟弟妹妹,也还是一样会爱闪闪的,你和亮亮永远都是妈咪的宝宝,妈妈的心头肉。不要担心妈咪会不要你,知道么?”

    “嗯,知道了。”

    经沈拂晓这么一保证,闪闪眼底的担忧顷刻间退散不少。

    沈拂晓宠爱地摸摸他的脑袋瓜,心想,无论他表现得再怎么成熟懂事,终究只是个六岁的孩子,哎!

    宫天祺站在门口,没有去打扰他们母子三人美好的相聚时光。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才迈开长腿走进去。

    听到脚步声,沈拂晓抬眸望去,见到宫天祺,她朝他露出一抹浅浅的笑:“你刚刚怎么一直不进来?”

    “我知道你们有话说嘛。”

    宫天祺抿着唇,眉眼间夹杂着愉悦的笑意。

    他与沈拂晓算是和好了,她也已经答应等明天出院了,后天周五就去民政局领证,因此,这几天,他过得无比春风得意,走路时不时哼着歌,就怕别人不知道他宫小爷有喜事儿。

    沈拂晓当然知道他那藏不住的幸福,而看着心爱的人因自己过得好,她低落的情绪也一扫而尽,可以说,住院的这几天,是她近段时间以来,最快乐的

    这一刻,沈拂晓天真地以为,未来的日子,她也会一样甜蜜地过下去,只可惜,第二天一出院,就被一通电话彻底打断了所有的念想。

    电话,是艾威尔打来的,当时,宫天祺去接闪闪亮亮放学,家里仅剩沈拂晓一个人。

    沈拂晓按下了接听键,语气淡淡开口:“陛下,您找我有什么事?”

    对于艾威尔这个人,她说不上恨,也谈不上喜欢,之所以会接电话,完全是迫于他的势力。

    “听说你怀孕了?后天要结婚?”

    艾威尔并不拐弯抹角,当即便开门见山问。

    “是的。”

    沈拂晓如实回答,一点也不惊讶他为何会知道。

    她暗忖,想必他虽离开s市,但他的耳目一定是遍布在她周围。

    “沈检察官,你是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艾威尔的语气较之前,冷厉了几分。

    沈拂晓心里咯噔一阵,隐隐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的状态:“不知陛下您所指的选择,是什么?”

    “你都跟别人结婚生子了,还来问寡人?”

    艾威尔继续质问。

    沈拂晓下意识攥紧了手心,说:“就算我跟别人结婚生子,也改变不了我是闪闪亮亮母亲的事实。陛下,之前我也已经答应过您,会陪同孩子们去i国生活,这一点依然照旧。”

    “宫家那小子呢?也愿意陪你去i国?”

    “是的!”

    “你认为寡人会相信你?”

    “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沈拂晓眼底划过几分疑惑。

    聪明如她,此刻并不明白,艾威尔国王为何会拿这事做文章,记得当初,他并没有不允许她带别人一起去i国的。

    而且,难不成他真想要她为了闪闪亮亮,一辈子单身吗?

    不至于这么自私吧?

    沈拂晓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也同时限制了她的想象力,于是,无论她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往往有一颗冷酷的人,饶是爱民如子的艾威尔国王,也不例外。

    “如果你的丈夫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寡人不介意让他陪你一起到i国。但据寡人所知,宫天祺并不是一个简单之人,他的城府深不可测,那样危险的人放在你的身边不要紧,但寡人绝不允许他以继父的身份,与寡人的孙子一同生活,尤其是,你们俩即将孕育一个孩子。”

    “为为什么?”

    沈拂晓白着脸,语调禁不住上扬,情绪陡然变得激动。

    “在找不到卢卡斯的情况下,i国的下一任国王,一定会是闪闪。寡人势必为他铲除一切的不定因素。”

    艾威尔斩钉截铁说。

    沈拂晓越听,脸色却越惨白,“您的意思是,宫天祺会危害到闪闪的地位?这怎么可能?”

    “无限的权势地位绝对会蒙蔽一个人的心。如果他对i国的权势毫不贪恋,怎会甘愿放弃现有的一切,与你一起去一个陌生的国度?沈检察官,你始终还是太天真!”

    凭心而论,艾威尔对沈拂晓印象是极好的,然而,喜欢她是一回事,让宫天祺到i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从目前的情况看,宫天祺虽与闪闪亮亮的关系那么亲,但以后却很难保证他不会以继父的身份篡权夺位,再者,若沈拂晓肚子里怀的是女孩还好,万一怀的是个男孩,那更会威胁到闪闪的地位,所以,在危机未发生之前,他必须防范于未然,哪怕棒打鸳鸯!

    沈拂晓摇摇头,很快就反驳道:“难道不能因为爱吗?他爱我,陪我去国外生活,这再正常不过了吧?陛下您如此恶意揣测别人,应该是这辈子都没有爱过人吧?因为,只有爱过了,才会知道,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

    艾威尔对沈拂晓的话嗤之以鼻:“爱这东西,不管刚开始有多浓烈,最后都会被权利地位毫不留情抛弃!”

    “那是您的看法,不代表所有人都跟您一样!”

    沈拂晓极力隐忍着脾气,却依旧没办法压住语调中的冷。

    毕竟,任谁都无法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被人误解而不采取任何行动。

    而艾威尔国王见她压根听不进自己的好言相劝,威严的脸更是森冷了几分:“总之,寡人今天把话先说清楚,你如果想嫁给宫天祺,就必须放弃陪伴闪闪亮亮的机会!”

    ps:先更六千字,还剩四千字等我下班后回来更喔。求月票啊,宝宝们啊,你们这是抛弃我了吗?好伤心的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