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3 你是我的幸福(三十八)
    “天天祺?”

    一见到宫天祺,宫夫人吓得直接把手机掉到了地上。

    手机“砰”一声,刚好砸到她的脚背,疼痛的感觉迅速袭来,可这会儿,她压根顾不上,全副注意力只围绕着宫天祺转。

    他,这是听到了吗?

    不,不可能的!

    宫夫人急忙否认,保养得宜的脸在这一刻却是变得煞白。

    随着他的渐渐逼近,她微微发抖的唇瓣一张一合,可除了刚刚喊他的名字之外,她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宫天祺的脚步声异常地轻,轻到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压迫力,却是让她只觉得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喉咙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手紧紧勒住一样,难受得喘不过气。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宫天祺总算来到了她的面前。

    宫夫人仰着头,几乎是费尽了力气才挤出一句话:“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到底听到了多少

    当然,最后一句话,她无论如何是不敢问的。

    宫天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眯着一双锐利的凤眸,眼神犀利盯着她,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颤抖:“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闪闪亮亮真是我的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讲到最后,他再也无法遏制住心中的震惊,几乎是卯足力气喊了出来。

    宫夫人被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吓得差点哭出声:“天祺,我”

    天啊,怎么会是这样?

    他们是有设想过,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可却万万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怎么办?

    呜呜,她该怎么解释

    “天祺,你听妈说——”

    宫夫人下意识想去抓他的胳膊,谁知,手刚碰触到他的手臂,就被他狠狠甩开,下一秒,男人便用阴郁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好,您说!”

    半小时后,宫家书房。

    宫父和宫母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而宫天祺则是坐在他们对面,精致逼人的俊脸阴冷无比,像极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空气中一片静寂,流淌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屋里的欧式壁钟滴答滴答转着,提醒了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宫父宫母以为儿子再也不会搭理他们时,宫天祺却在这时候开口了:“所以,那个害了拂晓一生的人渣,就是我了,对不对?”

    呵,兜兜转转,那个他恨不得扒了皮、炖了肉、抽了筋、喝了血,然后丢到深海中去喂鲨鱼的人渣,就是他宫天祺本人?

    呵呵呵,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老天爷这是嫌他这辈子活得太过顺遂了吗?

    一下子就给他送了那么大的一份豪礼

    不,是两份

    呵呵呵,他不仅是那个活该千刀万剐的人渣,他还是艾威尔国王的儿子

    他不是宫家的少爷,从小把他捧在掌心中疼爱的父母,居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呵呵呵呵

    生怕他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宫夫人急得额头直冒汗,拼命地想尽一切办法开导他:“拂晓这件事,完全不是你的错。那时候,你神智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儿子啊,你你千万不要责怪自己”

    她一边说,一边用力拽了拽宫父的袖子,示意他说话。

    接收到夫人的暗示,宫父立马道,“这件事全是我和你妈的责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你也是受害者。”

    “呵呵,受害者?好一个受害者啊!”

    宫天祺忍不住惨笑出声,黑色的瞳仁倏地缩紧,泛出令人惊骇的愤怒,“就算当年,我惨遭敌人暗算,下了迷幻剂强了拂晓,可事后,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们”

    宫夫人张口想说些什么,可话却硬生生卡在喉咙口,愣是无法说出来。

    是啊,他们怎么做的?

    他们当初

    “你们怎么可以瞒着我,蛮横地将这一切抹杀?她是那么可怜那么无助的女孩,你们怎么就忍心如此伤害她?啊?你们怎么能伤害我的拂晓”

    “对不起天祺对不起!妈也不想的,呜呜”

    宫夫人再也抑制不住,捂脸痛哭出来。

    儿子遭人暗算下药,有心人派了一个未成年少女过去,打算拍下某些香艳的场景,从而给宫家致命的一击,幸运的是,宫天祺从现场逃走,没有去碰那个女孩,可却在途中被药力迷了心魂,刚好遇到了沈拂晓

    沈拂晓那年虽说已经19岁了,可她本身就长得偏小,模样看起来跟未成年人差不多,他们担心她是对方派来的另一枚棋子,为避免宫家声誉受到影响,干脆利用强硬手段,把这事彻底抹去,甚至,连沈拂晓的真实身份,都没有去查

    对方给宫天祺下的药份量极重,以至于他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也由于药效过大,他对发生过的一切一无所知,所以,身为他的父母,当然也不可能主动告知他关于沈拂晓的存在了。

    事情,就那么被掩盖了下来,若不是五年后他与沈拂晓相识相爱,若不是因为闪闪亮亮长得实在太像他小时候,他们也不可能将沈拂晓跟那个无辜的女孩联想在一块

    她承认,当年他们确实是狠心了,可若再重来一遍,她想,约莫他们还会做同样的决定,毕竟,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未卜先知

    一切,都是命呐

    宫夫人越想越伤心,眼眶的泪越掉越凶,整个人看起来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宫天祺虽然痛恨他们自作主张伤害了拂晓,可他并不是一个不讲理之人,也深深明白,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宫家好,只是在这个事情上,他怎么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呢?

    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啊

    一想到他害沈拂晓吃了那么多年苦,一想到前不久他甚至还口不择言骂闪闪亮亮是野种,他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巴掌,恨不得一枪崩了自己,永世不得超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