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6 你是我的幸福(五十一)
    斯科特被宫天祺嚣张的态度气得一张老脸瞬间绿了,当下也顾不上艾威尔国王的态度,直接就命令护卫打人。

    他之所以这么生气,那是因为这一次的安保工作是他负责的,而宫天祺这句“笨蛋”,骂的不正是他么?他不气坏了才怪!

    宫天祺没想到国王都还没说话呢,他旁边这老家伙就擅自主张,一副恨不得自己去死的架势,深邃的长眸倏地一眯,迅速划过一缕暗芒。

    看来,艾威尔很宠信这个斯科特,所以,他没有阻止护卫们的行动。

    思及此,宫天祺心头莫名一凉,干脆不吵不闹,悄悄扯了扯被反绑的手腕,而这时,为首的那名护卫在接到斯科特的指令后,刚好走到他面前。

    对方伸出手,正想用力扇宫天祺一巴掌,谁知,宫天祺却迅速偏过头,灵敏地躲了过去。

    护卫不死心,又想继续打他,可在下一秒,原本还被绑在椅子上的宫天祺竟挣开身上的绳子站起来,一记旋风腿,直接把人给踢飞了。

    “砰”的一声,那名高大的男人重重摔在地上,疼得他差点哎哟呜呼叫出来。

    斯科特彻底傻眼,可他也只是闪了闪神,很快就反应过来,颤抖着手指大声呵斥:“还不把他给抓住!”

    “是!”

    其他人这才总算缓过神,匆匆拿起电棍往宫天祺打去。

    在外边看守的护卫们听到声音,也跟着闯进来,有的加入战斗,有的把国王围住,就怕现场的打斗会误伤到他。

    现场乱成一团,斯科特见状,不由得对艾威尔说:“陛下,为安全起见,您还是先离开吧?这等叛逆之徒,交给老臣处理就好。”

    “不用!”

    艾威尔淡淡开口,打量的视线一直落在以一敌十却一点都不吃亏的宫天祺身上。

    这年轻人外表看起来虽十分散漫,但那矫健的身手,终究还是令人不得不承认,简直棒极了。

    其实,他以前挺欣赏宫天祺的,甚至动过把他跟丽莎配对的念头,只不过后来出于政局考虑,才改变了主意。

    不远处的打斗已趋向白热化,渐渐的,宫天祺落了下风,肩膀挨了几棍,肌肉都麻了。毕竟,他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一个赤手空拳的人,怎能敌得过国王身边一群手执武器的顶级护卫?

    打不过那些人,宫天祺心想,在这个节骨眼,唯有逃走才是上策。

    没办法,谁让艾威尔对自己有着深深的敌意,哪怕他说出自己就是卢卡斯,恐怕他也不可能相信,而且,那个叫斯科特的,似乎不是什么好人,指不定他亮出身份还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先等等吧,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说。

    打定这个主意,宫天祺在与护卫们的缠斗中便有意无意往门口边移,最后趁他们不注意,找准空隙跑了。

    “追!”

    不知谁喊了一句,十来个高手蜂拥那般冲出门外,顷刻间,偌大的密室里,只剩面色铁青的艾威尔国王以及贴身侍卫,还有一脸惶恐的斯科特。

    生怕国王不高兴,斯科特急忙欠了欠身:“请陛下恕罪,臣一定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艾威尔冷冷看他一眼,“此人只能活捉,不许伤他分毫!”

    “是!”

    未料到国王竟这么维护宫天祺,斯科特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没表现出来。

    艾威尔哼一声,“宫天祺说的果真没错,寡人确实养了一群笨蛋!”

    他完全不给面子抛下这句话,头也不回拂袖而去。

    望着他挺拔昂藏的背影,斯科特抹抹汗,幽暗的眸光中,毫不掩饰晕染几分讥讽。

    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迈开步子走向门口,可没走两步路,余光突然瞥见地上躺着一块闪着银光的吊坠,弯腰拿起一看,琥珀色的瞳仁倏然缩紧,神色变得格外阴沉。

    偷偷将吊坠在裤袋里藏好,就有护卫慌慌忙忙来报。

    “启禀大人,我们半路追丢了嫌疑犯!监控显示,他已经逃离国会大厦,请您指示,是否发布通缉令?”

    “传令下去,全国通缉宫天祺,举报者重赏!”

    “是!”

    宫天祺逃出国会大厦,知道自己没过多久一定会被全国通缉,更甚至出入境都会被封锁,想回s市都回不了,于是,他拍拍脑袋瓜考虑了许久,最终决定搬救兵,因此,他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好之后,旋即拨打顾祁森的号码。

    由于时差关系,s市现在是夜晚,顾祁森与沈轻轻正做着不可描述之事,结果,肉吃了一半,手机却不合时宜响起。

    兴头上的男人,哪里愿意去接电话,充耳不闻继续做自己的爱,任由吵人的铃声响个不停。

    电话打了几遍都没有人接,宫天祺当然不死心,卯足劲又再按了一遍。

    “老公,兴许是有重要的事,你还是快接吧。”

    沈轻轻推推男人的肩膀,娇喘着气说。

    顾祁森也被铃声吵得心烦,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然后才心不甘情不愿从她身上抽离,随手扯了一件浴袍披上,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好事被打断,顾祁森并没有给宫天祺好脸色,电话一接通,他便不耐烦道:“你最好有紧急重要的事!”

    听着电波中传来自家三哥愤怒的声音,宫天祺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他在做些什么,肩膀不禁抖了抖,用可怜兮兮的声音说:“三哥,我在i国,救命啊——”

    顾祁森:“”

    挂掉电话,顾祁森眉宇间尽是一片凝重。

    沈轻轻披好浴袍坐起身,伸手扯了扯他的胳膊,语带关心问:“老公,是谁打来的电话,怎么了?”

    顾祁森回过头看向她,眼底潋滟几分温柔:“小四打来的,说在i国遇到了点麻烦,好心救了艾威尔国王却被当成嫌疑犯。”

    沈轻轻闻言,禁不住瞪大眼:“啊,怎么会这样?那你是不是准备去救他?”

    “嗯!”

    顾祁森颔首,“我先给艾威尔打个电话,随后出发去i国。你自己和孩子们好好保重。”

    “哦,好的。”

    尽管万分不舍,但沈轻轻亦不是那种不识大体之人,当下就点头答应了。

    “乖!”

    顾祁森摸摸她的脸,这才从通讯录里找到艾威尔的号码拨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