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7 你是我的幸福(五十二)
    顾祁森给艾威尔打电话的时候,艾威尔刚好回到寝宫。

    知道顾祁森应该是为了宫天祺而来,他冷着脸说:“如果你是为了你那位弟弟说情,那就免了。刺杀一国之君兹事体大,寡人不可能因为你的面子而不追究。”

    顾祁森勾唇轻轻一笑:“刺杀一国之君,若罪名成立的话,当然罪不可赦,但据顾某掌握的消息,我家小四可是为您挡了一枪,怎么反倒成嫌疑犯了?”

    “这正是蹊跷之处。一个人无缘无故穿防弹衣出现在会场,又好巧不巧发现狙击手,这般巧合,任谁看了都会怀疑,寡人不可能放任不管!”

    “陛下您有所不知,小四只要一离开s市,都会习惯性地穿防弹衣,至于他为何会发现狙击手,他曾经是国际刑警中最精锐的探员,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怎么可能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任务?这人是我弟弟,我敢打包票,他绝对不可能对陛下您有恶意!”

    顾祁森信誓旦旦地说。

    艾威尔闻声,神色渐渐缓和下来,“你放心,寡人不会放过一个罪犯,也不可能冤枉一个好人。如果你能联系上他,请他乖乖上门自首,以免事态扩大。”

    “行!顾某这就出发去i国,到时自会带小四去见陛下您,还请您听他好好解释一番!”

    “有你的保证,自当是没问题的。”

    “那顾某就先谢谢陛下了。”

    “不客气!”

    结束与国王的谈话,顾祁森将手机搁在一旁,迈开大长腿走进洗手间洗刷。

    等他收拾完毕出来后,沈轻轻已贴心地帮他收拾好行李。

    直升飞机在环山别墅的院子里等,夫妻俩依依惜别一小会,顾祁森便匆匆离开。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抵达i国,那边正是半夜。

    顾祁森并没有直接去找艾威尔,而是秘密与宫天祺取得联系,在市区某个非常破旧的小宾馆里找到他。

    “艾玛,三哥,你总算来了,可想死小爷了。”

    宫天祺一看到顾祁森,就跟见到救星一样,兴奋地扑过来,结结实实把顾祁森给抱住。

    顾祁森皱皱眉,嫌弃地推开他:“闪开,臭死了!”

    “呀,小爷我有洗澡的,怎么会臭呢?”

    宫天祺扁扁嘴,委屈地反驳。

    若不是被逼无奈,他也不至于找了这么个破地方呆,他的身份信息到处被封锁,之所以能藏在这,还是因为前台小妹妹见他长得太帅,破例给他住进来的呢。

    顾祁森抿唇失笑:“行了,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跟我去见艾威尔。”

    宫天祺倏然瞪大眼:“现在?”

    “对,就现在!”

    顾祁森斩钉截铁回答。

    “半夜三更呢。”

    “那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

    有三哥护航,量艾威尔也不可能会再叫人打他,所以,宫天祺不加思索答应了。

    他很快就跟在顾祁森后边,与他一起出发前往皇宫。

    出于对顾祁森的信任,一个小时后,艾威尔在寝宫的书房里接见了他们。

    宫天祺承认,在见到艾威尔的那一刹那,他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尤其是,自家三哥那么轻而易举见到国王本人,而他呢,却还要那么大费周章。

    不过,他并不后悔自己之前瞒着顾祁森做这一些事,包括现在,他依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思及此,宫天祺不由得对艾威尔说:“我有点私事想跟您聊一聊,方便请我三哥回避一下吗?”

    艾威尔看向顾祁森。

    顾祁森语气笃定道:“顾某以性命保证,他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您的事!”

    “那行吧!”

    艾威尔这才答应。

    宫天祺见状,忙不迭跟顾祁森说了声“谢谢”,随后道,“三哥,有些事我不想麻烦你,你不要介意。”

    顾祁森拍拍他的肩膀,“说什么傻话?你们好好聊,我先出去了。”

    话音落下,他朝艾威尔颔首,接着大步流星离开。

    顷刻间,偌大的书房,只剩下艾威尔和宫天祺两个人。

    艾威尔率先开口:“坐!”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

    宫天祺双手插袋,好看的眉眼间,划过一抹认真:“我不是刺客!”

    “证据呢?”

    艾威尔走到大班椅坐下,拿起烟斗点燃一根烟,淡淡地问。

    其实,他早就相信宫天祺没有杀他的心,只不过,会不会有其他目的,那可就难讲了。

    一听到艾威尔说证据,宫天祺立马回答:“我混进会场,确实是为了见您,至于刺客,跟小爷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了,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过了,如果您不信,那也没办法!”

    艾威尔吸烟的动作停下来,沉默了片刻,接着又继续吸一口烟,吞吐着白雾的烟雾,一边用探究般的眼神仔仔细细打量着他。

    见他一副坦然的模样,他眸光闪了闪,轻咳一声,道:“好,这个问题姑且不谈。你找寡人所谓何事!”

    “认亲!”

    宫天祺简单吐出两个字,未等艾威尔开口,他便快速往下讲,“或许说了您不会相信,但我是如假包换的卢卡斯本人,也就是闪闪亮亮的亲生父亲!”

    对“认亲”两个字,艾威尔原本并没有联想到卢卡斯身上,谁知,宫天祺却给了他这么一个荒谬的答案。

    是的,十分荒谬!

    他愤怒地拍桌而起,深沉的眸子恶狠狠瞪着宫天祺,厉声喝斥:“莫非你当寡人是傻子,连自己儿子都认不出来?”

    先别说宫天祺长得与小时候的卢卡斯一点都不像,就算是有两分相似,那般巧合又狗血的事情,可信度也是极低的。

    艾威尔的反应在宫天祺的预料当中,他轻轻叹一口气,耸耸肩解释:“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小爷我也不信,你以为谁稀罕做你儿子啊?”

    “你——”

    未料到他竟敢这般以下犯上,艾威尔国王气得七窍生烟,若不是答应顾祁森好好跟这小子聊,他非得让人把他关进大牢不可。

    他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卢卡斯?

    呵!

    他家的宝贝儿子小时候可乖着呢,哪有这混账那么多花花肠子?

    ps:继续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