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8 你是我的幸福(五十三)
    “我说的全是事实,不信的话,可以去验dna。”

    宫天祺挺直背脊,表情十分淡定。

    艾威尔却不相信:“因为你一个恶作剧的玩笑,寡人就跟你去验dna,你以为皇室的dna是那么好做的?”

    “那你想怎样?”

    宫天祺反问。

    “你说你是卢卡斯,除了验dna,可有其它支撑的证据?”

    艾威尔放下烟斗,眸光沉沉盯着他。

    这本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可不知为何,他心底竟有那么一丝丝,希望他说的一切属实

    想到这儿,艾威尔的神色,也不自觉变得柔和许多。

    “当然有!”

    宫天祺不加思索开口。

    “在哪?”

    “在包里,我可以打开包包吗?”

    宫天祺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刚刚被艾威尔的贴身护卫放在角落里的随身包。

    “去吧!”

    由于进皇宫是经过安检的,所以这会儿,艾威尔并不担心他会拿武器对付自己,于是点头答应了。

    “谢谢!”

    宫天祺礼貌地朝他鞠了鞠躬,这才大阔步往角落走去。

    难得见他这般彬彬有礼,艾威尔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脑海中努力回想起卢卡斯小时候的模样,试图找出与眼前的男人重叠的地方,只可惜,除了眉眼间貌似有那么点点相像之外,两人的外表实在相差太远了。

    虽说男大十八变,但这也变得太离谱了

    恍惚之际,宫天祺已拿着一个文件袋走过来。

    “这是我和闪闪亮亮的dna报告,权威机构出的。这是我八岁之前的照片,你看看是否与卢卡斯长得一样。”

    宫天祺说完,直接将文件袋放到大班桌上。

    他的话让艾威尔有了一瞬间的闪神,他微微怔了几秒,然后伸手拿起文件袋,从里边抽出几张a4纸。

    那是一份dna报告,果真如他所讲的,结果表示,他与闪闪亮亮是父子关系。

    艾威尔把报告拽得紧紧的,表面虽然平静,然而心头却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向来多疑的他,自当不可能因为一份报告就相信宫天祺是卢卡斯本人,他眯起精锐的眸子,继续从文件袋里掏出一叠照片。

    当视线触及那几张俨然有些许年份的老照片时,眼眶竟不受控制泛上了几丝湿意。

    卢卡斯

    照片上的孩子,的的确确是他失踪多年的儿子卢卡斯

    难道,宫天祺真没有骗自己?

    可为什么两人的相貌差距如此之大

    艾威尔不解,抬眸望向宫天祺,强装镇定出声:“dna报告不一定是真的,而且这些照片上的人,也不一定是你本人,毕竟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宫天祺有备而来,指了指刚刚的文件袋,说:“我八岁的时候出了意外,做过整容手术。文件袋里还有当年的病历本,请过目。”

    艾威尔闻声,赶紧拿起文件袋一看,发现里边真有一本残旧的病历本。

    他仔细翻阅一遍,又再次审视宫天祺,眸底的怀疑渐渐打消,被激动所取代。

    “你真是卢卡斯?”

    “不都说可以验dna吗?”

    宫天祺没好气应声。

    下一秒,就听艾威尔道:“行!你先与顾祁森在宫里住下,明天一早,我会让医生过来取样。”

    “没问题!”

    宫天祺爽快答应。

    见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他一放松,不禁打了个呵欠。

    从离开s市到现在,他几乎没合过眼,这会儿又是三更半夜的,他宫小爷早困死了,哎!

    转身正想离去,身后突然传来艾威尔询问的声音:“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宫天祺回头:“发了场高烧,全忘光了。但听我现在的爸妈说,他们是在非洲捡到我的。”

    “非洲?”

    艾威尔厉眸倏然一眯,划过一缕暗色。

    宫天祺哪会不知道他在试探自己?但他并不介意,“是!当年我身上还带着个坠子。咦,坠子呢?”

    他摸摸脖子,发现自己戴着的坠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轰——

    据说那可是他当时戴着的,兴许还能证明一下身份,怎么就搞丢了呢?

    艾威尔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对他的话更是相信了几分:“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一切等明天的dna报告出来再说。”

    “好!”

    宫天祺颔首,很快便告辞。

    从国王的书房出来,就有护卫走上前,对他说:“顾总在前边等你,请跟我来。”

    “嗯!”

    他心不在焉应了声,跟着护卫一起离开。

    顾祁森正与沈轻轻在视频通话。

    s市此时是白天,沈轻轻正在婴儿房,带着嚎嚎啕啕,笑嘻嘻地跟顾祁森打招呼。

    “baba,baba——”

    “想baba——”

    两个娃儿坐在一起,对着电脑屏幕里顾祁森那张俊脸,欢腾地挥了挥手。

    沈轻轻则支起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线,唇角飞扬看着宝宝们。

    “baba也想你们。”

    顾祁森柔声说,见沈轻轻的视线一直落在嚎嚎啕啕身上,也不看自己,他不禁轻咳一声,有些吃味地喊她:“沈轻轻——”

    “啊?怎么啦?”

    听到男人在喊自己,沈轻轻立马扭过头,望向屏幕。

    看着她一脸茫然,顾祁森无语,“你是不是应该多看你老公几眼?”

    “噗——”

    沈轻轻被他如此幼稚的一面逗笑,马上眨了眨灵活的大眼睛,:“看,看,看,老公,我看了你好多眼了喔!”

    “你这丫头”

    顾祁森摇头轻笑,又听她夸张地说:“嗯哼,你那俊美的容貌已经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中,哪怕我忘记呼吸,都不会忘记你那被上帝亲吻过的脸”

    顾祁森:“”

    “怎样?还满意吗?你老婆是不是很有写情诗的天分?”

    “呵”

    “好啦,怎么跟你聊这么久,小四还没出来?他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沈轻轻敛起脸上的笑容,眸光里溢满担忧。

    小四此番前去i国是为了堂姐,如果他真的出意外,堂姐肯定会崩溃的,哎,菩萨保佑!

    顾祁森很轻易就读懂她的心思,他下意识往书房的方向望一眼,接着柔声安慰:“放心,他只要问心无愧,一定没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