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9 你是我的幸福(五十四)
    顾祁森讲到这,余光突然瞥到宫天祺与两名护卫正往他这边走来,忙不迭对沈轻轻道,“他出来了,等我回家再聊。”

    “嗯啊,那老公你保重,我和宝宝们在家等你。”

    “好!”

    “宝宝们,跟爸爸说再见!”

    沈轻轻的话音刚落,嚎嚎啕啕已争先恐后朝顾祁森摆摆手,更甚至,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

    两个宝贝萌翻天的模样,让顾祁森眼角眉梢间,尽是浓浓的暖意。

    顾祁森喉咙有些哽住,费了好些力气挤出一句话:“拜拜,宝宝。”

    “拜拜哟!”

    沈轻轻也学着宝宝们那样挥挥手,最后依依不舍地关掉了通话。

    屏幕中不见他们母子三人的身影,顾祁森这才将手机放回口袋中。

    不多会儿,宫天祺就来到他跟前。

    “三哥,辛苦你了。”

    他由衷道。

    顾祁森淡淡一笑:“这么客气,可真不像你。先去休息吧。”

    “好!”

    宫天祺摸摸头,像个小孩那般,温顺地跟在顾祁森后边。

    回艾威尔给他们安顿的客房的这一路上,他心头涌过一抹冲动,想要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可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其实越幸福,而且,无论他是卢卡斯亦或宫天祺,他永远都是三哥的弟弟,这一点,绝对绝对不会改变

    翌日。

    天刚蒙蒙亮,斯科特就收到探子传来的消息。

    “什么?陛下连夜接见了顾祁森和宫天祺?”

    他站在卧室的窗边,握手机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

    “是的。据说,还联系了蔡医生上午进宫,也不知想做些什么。”

    对方如实汇报。

    “行!我知道了。”

    斯科特蹙着眉,当即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挂掉电话后,他在房间里不安地来回踱步,大约过了几分钟,心一横,做下某个决定。

    上午十点钟,宫天祺被单独请去见艾威尔,至于顾祁森,则在客房等他。

    顾祁森并未将宫天祺与卢卡斯联想在一起,不过,对小四的反常,他心头隐隐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就仿佛,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一样。

    小四到底是怎么了呢?

    顾祁森双手插袋站在阳台边,深邃的眸子微眯,陷入沉思之中。

    他的第六感果真很准,一个小时后,就有人来敲他的门。

    顾祁森认出,那是艾威尔的贴身护卫jacky,当时跟艾威尔一起去过s市。

    jacky朝他恭敬地鞠鞠躬,“顾总,陛下有请!”

    “好,麻烦带路。”

    顾祁森颔首,很快就跟着他来到书房外边。

    jacky进去通报一声,然后才出来将顾祁森请进去。

    书房里,除艾威尔和宫天祺外,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约五六十岁的医生。

    顾祁森刚好与这位医生有过几面之缘,不由得礼貌地打了声招呼:“蔡博士,好久不见。”

    “是你!”

    未料到顾祁森会出现在这儿,蔡博士眼底掠过几丝惊讶。

    “嗯,我在皇宫做客。”

    顾祁森轻描淡写地说,眸光落在宫天祺身上一小会儿,接着看向面色难看的艾威尔,沉声问:“不知陛下找顾某来,有什么事?”

    “你问他!”

    艾威尔指了指在一旁明显呆愣的宫天祺,盛怒难掩道。

    顾祁森心里一阵咯噔,只好喊了宫天祺一句:“小四——”

    “三哥——”

    宫天祺回过神,整个人垂头丧气地,宛若一只斗败的公鸡:“他说我冒充卢卡斯王子!”

    话落,他指了指一旁的蔡博士,语气无比幽怨。

    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说谎,明明那么多的证据证明,他确确实实是卢卡斯本人,可为什么,医学界的泰斗蔡博士,却当场用仪器测出,他不是艾威尔的血脉?

    他要不要那么倒霉啊?

    一想起这两天来,自己所遭遇的那些破事,宫天祺抓狂的心都有了。

    顾祁森闻言,眉头皱得更紧:“究竟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这”

    宫天祺舔了舔唇,不自觉握紧拳头。

    正挣扎着该不该说,艾威尔国王却先他一步出声,“他昨天来找寡人,说自己是寡人失踪多年的儿子卢卡斯。寡人基于对你的信任,以及你的保证,同意今天做dna测试,结果呵,顾祁森,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所谓的弟弟,就是如此坑哥?交友小心点,免得分分钟被连累!”

    许是他的话太过犀利,挑起宫天祺那颗叛逆的心,他索性不管不顾上前一步,气呼呼地反驳:“喂,老头,小爷都说我没骗你啦,你这么挑破离间,安的又是什么心?你以为谁稀罕当你儿子啊?要不是我老婆孩子都在你手上,小爷我才不稀罕来这破小国!”

    “你——放肆!”

    艾威尔被他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气得额头上青筋迸发,“砰”的一声把桌上的古董烟灰缸砸了。

    陶瓷的碎片溅得满地都是,看起来格外地狼藉。

    顾祁森眸光闪烁一下,正想开口,又听宫天祺继续说:“小爷原本老婆儿子都在身边,一家几口日子过得乐呵呵,就你这糟老头突然出现,把我老婆孩子抢走,你才是强盗,棒打鸳鸯、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强盗。你有本事杀了我啊?杀了我,我家的闪闪亮亮一定恨死你——”

    “少说一句,小四!”

    生怕在宫天祺不知轻重的刺激下,艾威尔国王当真会对他动杀心,顾祁森赶忙阻止,谦卑地替他求情:“陛下,我这个弟弟表面看起来虽然不怎么靠谱,但像冒充皇储这种杀头的大罪,他断不可能会去做,这其中,必定有误会,还请陛下能够给顾某一点时间查明真相。”

    “这”

    “三哥,你别管,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还是走吧!”

    不想连累自家三哥,在艾威尔尚未表态之前,宫天祺迫不及待道。

    顾祁森却不领情:“你闭嘴!”

    “三哥——”

    “这就是你擅自行动的后果!”

    顾祁森板着脸,冷声训斥。

    他绝对相信宫天祺,但蔡博士可是当今世界上极具公信力的医学专家,所以

    事情变得棘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