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4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四)
    亮亮挫败不已,双手捂着胸口,只觉得好受伤,“呜呜,为什么你们都嫌弃小爷?”

    沈轻轻哈哈大笑:“没关系的,亮小爷,等以后你妈咪生了个妹妹,就没人跟你抢了。”

    讲到这,她扭过头朝沈拂晓调皮地眨眨眼,“是伐?沈检察官?”

    沈拂晓勾勾唇,下意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道:“都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

    她的话音刚落,亮亮就斩钉截铁说:“妹妹,一定是妹妹!弟弟一点都不可爱,哼!”

    他一边说,一边幽怨地看了嚎嚎一眼。

    “嗯嗯嗯”

    嚎嚎总算有所反应,不过,却是反驳他,“妹妹妹不可爱”

    对的,他家的啕啕哪里可爱了?

    嘤嘤嘤,都叫别人哥哥,哇呜呜呜

    “噗——”

    沈轻轻被儿子逗笑,就见他与亮亮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往闪闪和啕啕那边望去。

    闪闪面无表情地抱着啕啕,啕啕却乐在其中,拼命地“咯咯咯”直笑。

    亮亮不由得撇撇嘴:哼哼哼,他明明跟闪闪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待遇差那么多啊?小爷表示不服哇!

    顺利接沈拂晓一家回去,沈轻轻吃完午饭之后,便带着嚎嚎啕啕去顾氏集团找顾祁森。

    顾祁森在开会,没空搭理他们母子三人,而宝宝们吵着要下楼去秘书室玩,沈轻轻只好依他们了。

    这段时间,两个萌宝没少来秘书室,早已成为秘书室各美女心中的萌神,因此,他们一到,那些女孩子们,完全没心情上班了。

    幸运的是,秘书长梁姐跟着**oss一起开会,没时间管束她们,至于沈轻轻这个老板娘,那简直不要太好说话,所以,大家伙都超级喜欢她,更甚至,直呼其名,喊她“轻轻”。

    “轻轻,你喝下午茶吗?最近咱们公司附近开了一家网红的蛋糕店,提拉米苏做得可好吃了,老板刚好是我熟人,要不要尝尝?”

    跟沈轻轻最熟稔的颖颖,笑嘻嘻问她。

    “行啊,我请大家喝下午茶。”

    沈轻轻豪爽地点头。

    其他人一听到有人请下午茶,不禁雀跃欢呼,倒是颖颖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不是要你请啊,其实那家店是我男朋友开的,我是打算请大家吃。”

    “哈哈,原来如此。那我们先谢谢你啦。”

    沈轻轻并不属于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既然对方都这么有诚意请大家,她也不再坚持了。

    颖颖开开心心打电话给男朋友订蛋糕,沈轻轻看着她满脸红光的样子,不自觉地绽开一抹笑:陷入热恋中的女孩儿,可真是漂亮啊

    哎,她跟顾祁森没恋爱就结婚了,怎么好像从未尝过热恋的感觉呢?

    不公平!

    沈轻轻咬咬唇,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

    正想着该如何才能像别的情侣一样处于热恋状态,姚沐溪突然对她说:“少夫人,您的电话。”

    在外边,她的包包和手机一般都交由姚沐溪保管。

    “噢,谢谢!”

    沈轻轻缓过神,从姚沐溪手里接过手机,见屏幕上闪烁着“赫连律”三个字,她不加思索立马接起。

    “喂,美国那边不是半夜吗?你怎么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呀?”

    “谁说本少在美国?我在s市,刚下飞机,快点过来接我,要不然迷路了。”

    赫连律步履从容走下飞机,语气轻扬,看得出心情极好。

    “你怎么来了?”

    沈轻轻有些讶异地提高了音调。

    赫连律不高兴地眯起眼,“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珏哥呢?”

    沈轻轻又问。

    在她眼底,这两人就跟连体婴一样,没道理就赫连律一个人跑来的。

    赫连律一听她找东方珏,“呵呵”地笑了两声,“你这么热切地找别的男人,就不怕你老公吃醋?”

    特么地,同样都是她哥哥,怎么待遇差那么大?

    他到底哪点比东方珏差了?

    思及此,赫连律忍不住怨念地瞥向走在他前边的东方珏,接着暗暗腹诽:好吧,其实也就只比他酷一丢丢,不对,比他年纪大一丢丢

    是的是的,沈轻轻喜欢老男人,比如顾祁森

    哈哈,这么想,赫连律顿时心里安慰了。

    顾祁森和东方珏若知道他这么幼稚,绝对会不约而同翻白眼。

    “我老公才不会吃这种干醋呢。”

    沈轻轻无语反驳。

    她的声音将赫连律的思绪拉回,“要不,试试?”

    “啊?试什么?”

    他突如其来的话,让沈轻轻有些懵。

    她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他所表达的意思,就听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响起:“就是试试看你老公会不会吃醋啊?我跟你说宝贝,你要时时刻刻让你的男人对你保持高度紧张感才行,一个男人只有在乎你了,才会吃醋,你家顾祁森不吃醋,你就不怕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嗯?”

    “这个”

    沈轻轻被他的话噎住。

    她骨碌碌的眸子转了转,莫名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

    结婚这么久以来,顾祁森对她确实太放心了点啊,难道她长得有那么安全吗?他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她会被别的男人抢走呢?

    沈轻轻心里正犹豫着,赫连律立马趁热打铁说:“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来机场接我和珏哥?最好带着你家萌娃一起来。”

    沈轻轻眼前一亮,“咦,珏哥真来了啊?你有没骗我?”

    瞧,她这是什么态度?

    提起东方珏,明显就不一样了,哼!

    赫连律忿忿不平地说:“骗你是小狗!”

    “那好吧,我马上过去,你们找家咖啡厅坐着等我。”

    客人远道而来,她这个东道主肯定得去接的,哪怕只有赫连律一人,沈轻轻也不会推脱,毕竟,这人还是她干爸的外甥,算起来,也是她表哥了。

    结束与赫连律的通话,沈轻轻便对姚沐溪说:“出发,去机场接人。”

    “好!”

    姚沐溪没有问她接谁,因为她刚刚在旁边都听到了。

    未等那家网红的蛋糕店把下午茶送来,她就带着姚沐溪和两个孩子匆匆离开,前往机场了。

    上车后,沈轻轻这才记得要给顾祁森报备行踪,于是拿起手机给他发短信。

    ps:吃杯泡面继续码字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