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7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七)
    短信是赫连律发来的,全是东方珏抱着啕啕,与沈轻轻走一块的照片。

    照片拍得很唯美,可顾祁森却怎么看怎么碍眼,而最后一张,画面中多了一个男人。

    顾祁森眯起眼,莫名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

    他将屏幕往下划,就见到一条全是中文的信息。

    也难为赫连律了,一个自小在美国长大的混血儿,居然还能打出这么一大窜中文?

    呵!

    信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东方珏与沈轻轻两人走在一块有多么登对,啕啕还喊东方珏“baba”,除此之外,某品牌的负责人一路跟随,高薪挖他们去拍亲子广告等等等

    尽管知道东方珏是沈轻轻堂哥,但顾祁森却不得不承认,赫连律的这些短信,成功给他添了堵。

    哼,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他拧着眉,原本想打算对此置之不理,谁知视线不经意落在那个中年男人脸上,突然灵光一闪,总算记得那是许氏集团旗下一个叫lt的亲子品牌的负责人陈天。

    lt这个品牌,是许妘笙亲自创办的,而陈天,则是许妘笙的姑丈,顾祁森曾在许家见过他。

    好,很好,这陈天有眼无珠到这种程度,也是够令人佩服!

    “散会!”

    市场部的副总刚讲了一半,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突兀地响起一记冷冽的命令,他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自家boss大人已迅速起身,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大步流星离开。

    boss这是怎么了?

    在场的高管面面相觑,完全摸不着北。

    不过,可以提早结束会议,他们也是求之不得。

    秦瑄急匆匆跟在顾祁森后头出来,硬着头皮问:“boss,出什么事了?”

    “收购lt!”

    顾祁森冷冷抛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往电梯间走。

    “是!”

    秦瑄虽不知boss为何要收购人家,但他向来习惯执行顾祁森的任何命令,于是立马着手去做。

    顾祁森下电梯来到停车场,刚坐上车便迫不及待给沈轻轻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他不禁抿抿唇,直接打开定位软件,搜寻到沈轻轻的位置,很快就驱车前往了。

    沈轻轻还不知道赫连律添油加醋把她给卖了,从机场开往市区的一路上,她与嚎嚎啕啕玩得正欢,车厢内时不时传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赫连律坐在最后一排,双手环胸打量着她,深邃的绿眸微微眯起,潋滟几丝不怀好意。

    沈轻轻啊沈轻轻,爷还真不信,你待会回家不用跪搓衣板,哼哼!

    半小时后,顾祁森的帕加尼与沈轻轻所坐的黑色房车,在市区某条大马路相逢。

    出乎赫连律意料的是,顾祁森压根一点不悦的表现都没有,打了声招呼后,当场便把沈轻轻母子三人给接到他自己那辆车上,只留一个姚沐溪在房车里陪他与东方珏。

    赫连律摸摸鼻子,郁闷地叹一口气:“哎,没劲!”

    “呵”

    东方珏一记冷光瞥过来,随后对姚沐溪说,“麻烦你给他买几斤核桃。”

    “喔,好的。”

    没想到男神会主动跟自己说话,姚沐溪有些受宠若惊,赶忙答应。

    赫连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给我核桃做什么?”

    “补脑!”

    东方珏不加思索开口,精辟的点评让姚沐溪忍不住笑了,而赫连律则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尼玛,姓东方的,除了他妈妈之外,没一个好人!

    这一次,东方珏抵达s市是有要事在身,他和赫连律与森轻二人吃完晚餐,就告辞了。

    回到环山别墅,沈轻轻帮孩子们洗洗刷刷哄他们睡觉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主卧,却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长腿优雅地交叠着,低头盯着手机,全神贯注的,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沈轻轻眼底划过一缕流光,微微一笑走过去,亲昵地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处亲一口,柔声说:“老公,你在看什么?”

    顾祁森没有回答,直接把手机递给她。

    沈轻轻好奇接过,在看清里边的短信内容,无语:“这个赫连律,真应该去当狗仔。”

    “不解释一下?”

    顾祁森把她圈在怀里,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他当然相信东方珏不可能对沈轻轻有歪心思,毕竟两人的血缘关系摆在那儿,但沈轻轻对此毫不知情,因此,她对东方珏的态度会不会太亲近了点?

    只要一想到她对东方珏好感度爆棚,顾祁森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沈轻轻今天本来就在愁他不吃醋这事,如今见他难得有点反应了,不由得笑成一朵花,仰起小脸笑嘻嘻说:“老公,你总算正常了。”

    这话说得

    顾祁森蹙眉,大手在她腰间摩挲了一把,眼神愈发危险,“我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会不知道?”

    沈轻轻:“”

    怔了两秒,她马上拍掉他的魔爪,“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想歪?”

    顾祁森似笑非笑:“有吗?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切!”

    嘴皮子斗不过他,沈轻轻只好认输,旋即转移话题,“对了老公,你说小四到底跟艾威尔国王达成什么交易,为何能那么顺利把我堂姐和闪闪亮亮接回来?”

    顾祁森眸光悄悄闪了闪,沉吟片刻才说:“这个我不清楚。”

    这种时候装糊涂方为上策,等哪一天真相曝光,他也只是犯了隐瞒之错,而非撒谎,因为在他看来,撒谎的罪过可比隐瞒严重多了。

    “你不是去i国搭救他了吗?怎么还不清楚啊?”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言语间夹杂着些许失落。

    该怎么说呢,当初那么棘手的问题,宫小四一出马立刻就搞定了,这也太玄乎了

    顾祁森潜意识不愿多提及,索性勾住她的下颌,低头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

    沈轻轻嘤咛一声想推开他,谁知,整个人却被他顺势压倒在沙发上。

    衣衫尽褪,一室旖旎,男人热切的索取,让她霎时间将所有疑问抛诸脑后,眼里心里塞得满满的,全是他

    ps:啦啦啦,明天休假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码字喔,争取一万字吧,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