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0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十)
    沈轻轻并没有见过范国铭,但之前偶尔听范迎萱提过,也知道他们父女感情很好。

    于是,如今一听到范迎萱邀请自己,她不加思索就答应了:“以前听你说过伯父的手艺很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一定赴约的。”

    “呵呵,好。那我跟我爸爸讲一下。”

    听到她答应,范迎萱嘴角的笑容不由得越扩越大。

    “嗯,我带宝宝们和小溪一起去。”

    “行啊,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喔。”

    “好!”

    挂掉电话后,沈轻轻歪着脑袋瓜看向姚沐溪,朝她眨眨眼,“咱们明天中午一起去迎萱家吃饭。”

    “明天中午?”

    姚沐溪蹙眉,“你不是已经答应浩云的妈妈,明天去看她的吗?”

    沈轻轻闻言懵住,紧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一脸懊恼问:“那怎么办?”

    “中午去范家吃饭,下午再去顾家,反正你也没答应具体几点过去,对不?”

    “呀,小溪,你真聪明,看来我真是一孕傻三年。”

    “呵”

    ————

    晚上,远在国外的顾祁森,给沈轻轻打了电话。

    夫妻俩透过电波腻歪了好一会儿,沈轻轻才想起白天许妘笙跟自己提起的事,“老公,你该不会真的是因为吃干醋才去收购lt吧?”

    尽管觉得这不太可能,她还是问了出来。

    顾祁森浓眉微拧,“谁告诉你这事的?”

    “许妘笙下午来找我了”

    沈轻轻将事情一五一十给他讲了一遍。

    顾祁森不由得笑了,“你认为你老公至于这么没分寸么?”

    沈轻轻撅着小嘴,故意说:“不是有句古话叫,冲冠一怒为红颜吗?所以,你如果真这么做了,我也是能理解的。”

    “前提,你是红颜才行。”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差吗?”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其实我早就有收购lt的打算,他们品牌发展的那块业务,刚好与我们集团接下来要推动的相吻合,只不过这段时间太忙搁置了,最近刚好想起罢了。”

    “真的吗?”

    “嗯。”

    “可老公,lt是许妘笙的公司,你这样做,会不会不太道德啊?”

    沈轻轻还是觉得不妥。

    顾祁森沉声解释:”在商言商,而且lt在陈天的管理之下,早就成一个空壳子了,若顾氏不收购,他们迟早破产。与其浪费这么好的一间公司,倒不如把它整合,对吧?”

    “说的也是。”

    沈轻轻认同地点点头,接着好心提醒他,“那老公,你要不要跟许妘笙好好沟通沟通,免得她误会你?”

    “等收购程序完成,她自当会懂了。”

    顾祁森如实回答,禁不住揶揄她,“还有,你不觉得你的心太大了吗?就那么希望我去跟许妘笙接触?”

    沈轻轻明媚一笑:“嘻,你不是说过你们没任何男女感情吗?我那么相信你,当然放心啦。”

    “哎!”

    顾祁森叹叹气。

    沈轻轻立马紧张兮兮问:“你怎么了?”

    “想你了。”

    沈轻轻:“”

    心头因他的话微微动了一下,她很快就问:“j国的事处理得怎样了?什么时候回来?”

    前几天,顾氏在j国的分公司出了不小的状况,以至于顾祁森要亲自去处理。

    虽说顾祁森经常在世界各地飞,但不知为何,对j国这个国家,沈轻轻始终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明明,她没有去过。

    顾祁森沉吟了片刻才开口告诉她,“我等下会去皇室一趟。”

    “啊?去那做什么?探望安德烈亲王吗?”

    “不,是他侄子布鲁克殿下给我发的请帖。见完布鲁克,我就回国。”

    “那你小心点。”

    “放心,不会有事的。好了,车来了,我先挂电话,你乖乖的,不许闯祸,早点睡。”

    “嗯啊,老公,再见。”

    “拜拜!”

    顾祁森依依不舍挂掉电话,见秦浩已经帮他打开车门,他旋即弯身坐进去。

    黑色的轿车启动,驶进拥堵的车流中。

    顾祁森坐在后座,认真听坐他旁边的秦浩汇报:“boss,属下打探过了,布鲁克殿下这次主动要见您,应该是打算跟您谈入股顾氏制药的事情。”

    顾祁森轻轻颔首,表情倏然变得凝重:“嗯,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遵命!”

    秦浩恭敬点头。

    这位j国年轻的王子,是亲王唯一的儿子,也是j国当今女王最宠信的孙子,将来很可能继承大统,而布鲁克最大的敌人,便是女王卡伊娜最小的儿子,即另一个亲王安德烈。

    好巧不巧,年仅三十岁的安德烈亲王,是顾祁森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因此,这次秦浩不免担心,布鲁克会为了对付安德烈,对他们不利。

    顾祁森看出秦浩的心事,不禁勾唇轻笑:“放心,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无论如何,还请boss小心为上。”

    即便如此,秦浩还是不放心提醒。

    “嗯!”

    顾祁森认真应了一句,深幽的眸光闪了闪,此刻,也有些好奇,布鲁克突然见自己的目的了。

    大约半小时后,车子终于抵达布鲁克的府邸。

    经过重重安检,他们总算来到会客室。

    “两位请坐,我们殿下马上就到。”

    带他们进门的侍卫指了指会客室里的沙发让他们落座便退下了。

    顾祁森与秦浩相互对视一眼,却是没有入座。

    等了好几分钟,大门才被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在数十位侍卫的簇拥下,步履矫健走了进来。

    “顾祁森,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布鲁克眯着一双阴婺的眸子,皮笑肉不笑与他打招呼。

    “不知殿下找顾某何事?”

    顾祁森无暇与他“叙旧”,单刀直入问。

    “别那么紧张坐,坐下好好聊!”

    布鲁克一边说,一边迈开长腿走到主位上坐下。

    顾祁森见状,干脆不再坚持,不动声色找了个位子坐下。

    秦浩则站在他旁边,俨然一副守护者的姿态。

    布鲁克邪肆的眸光打量了秦浩一眼,忍不住嗤笑一声:“你这位保镖可真碍眼,能退开点吗?”

    他的语气虽是询问,却带着不容置噱的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