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4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十四)
    范迎萱抬眸看向沈轻轻,见她眼底盛满对自己浓浓的关怀,心尖不自觉漾起一层层的暖意。

    虽说她是大明星,有万千歌迷宠爱,可在现实生活中,长这么大,她感受到的温情并不多,更是没几个朋友,所以,这些年,她早就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将所有的委屈深深藏在心底,不被任何人看到。

    包括今天,她也是打算好好地在花园里呆一会儿,接着收拾好心情,然后才上楼的,谁知,好巧不巧,在这个节骨眼,遇上了沈轻轻。

    要跟她说吗?

    范迎萱眸光闪了闪,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想将心事说出来,然而,不知为何,却是觉得好难以启齿。

    她抿着唇,幽幽盯着沈轻轻,样子似乎十分为难。

    沈轻轻见状,便不再逼她,而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说,或者还没想好怎么说,那也没关系的,我只想告诉你,有时候一些烦心事说出来,可能你会发现,整个人骤然间轻松很多的。”

    范迎萱闻言,忍不住问:“轻轻,那你呢?”

    “嗯?什么?”

    沈轻轻蹙眉,眸光夹杂着些许疑惑。

    范迎萱问:“你如果有烦心事的时候,会怎么做?”

    “如果只是心情不好,需要倾诉的话,我一般选择写日记,但如果是需要朋友帮忙拿主意,我都会找我堂姐。”

    沈轻轻如实回答,脑海中不禁浮现沈拂晓那张明媚的俏脸,心里顿觉暖暖的。

    在她这20多年的岁月里,她的堂姐沈拂晓之于她,一直是女神那般的存在,原本她还担心女神会因为以前那段悲惨的往事而失去了追寻幸福的能力,如今见她与宫天祺有情人终成眷属,压在她心头的那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一听沈轻轻提起沈拂晓,范迎萱神色有些不自然。

    没办法,谁让沈拂晓是蒋京修藏在心底的那个人儿,而她自己,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不到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那个与蒋京修有感情纠葛的沈拂晓

    “迎萱?”

    见范迎萱又在发呆,沈轻轻只好轻声唤了她一句。

    她的声音将范迎萱的思绪拉回,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开小差,范迎萱暗暗叹气,随后朝沈轻轻故作轻松笑了笑:“放心,我没事的。”

    “可你”看起来真的不像是没事啊

    其实,自从上次在环江公寓遇到,沈轻轻就觉得她非常不对劲了,只是这段时间,忙着堂姐与宫天祺的事,她无暇顾及太多,但现在既然有了与她谈心的机会,沈轻轻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尽一尽好朋友的责任,主动去关心她。

    思及此,沈轻轻索性开门见山问:“你是不是失恋了?”

    “”

    范迎萱一怔,旋即苦笑一下,“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都是过来人,我哪会不明白啊?”

    未料到还真被自己猜中,沈轻轻悄悄压下心底的震惊。

    “嗯!你很聪明。”

    范迎萱颔首,视线投向远处,好像又没有焦距。

    沈轻轻咬了咬唇,看着她如此生无可恋的样子,潜意识就认为是对方抛弃了她,于是立马安慰道:“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长这么漂亮,性格又这么好,还怕没男人追吗?安啦安啦,那个眼瞎的男人,一定会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呵”

    范迎萱被她逗笑,如月牙般好看的眸子眯成一条线。

    金灿灿的阳光下,她美丽的容颜璀璨得令人移不开眼,沈轻轻有些看呆,还来不及称赞她的美,就见她已经敛起了笑容,神色变得无比苦恼,说:“我不爱他,他也不爱我,但我再一次怀了他的孩子”

    什么?

    轰——

    晚上。

    顾祁森回到家,孩子们已入睡,他找了一圈,才在主卧的阳台,找到了蜷缩在摇椅上的沈轻轻。

    顾祁森走过去,站在她后边,伸出双手揽住她的肩膀,下巴抵在她头顶,柔声问:“怎么一个人在这发呆,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轻轻霍地转过头,黯然的黑眸瞬时划过一抹晶亮,“老公,你回来了。”

    “嗯,刚刚回来。”

    顾祁森颔首,大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随后绕到她旁边坐下。

    两人一起坐在摇椅上,一边荡秋千,一边欣赏屋外的夜景,气氛无限美好。

    大约过了几分钟,顾祁森又问:“你是不是有心事?”

    “你真厉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沈轻轻噙着笑,没有否认。

    不过,她已经答应迎萱不能将她怀孕之事告诉任何人,所以,即便被顾祁森看穿自己有心事,她依旧把秘密死死守住,一丁点都没有透露。

    “不告诉我?”

    问了几次问不到答案,顾祁森拧着眉,有点不开心。

    沈轻轻笑嘻嘻投到他怀里,“别的女孩的私事,老公你肯定没兴趣听的,而且,我也会吃醋的喔。”

    她清甜的嗓音宛若蜜糖一样,不消片刻就打消了顾祁森的不满。

    顾祁森轻笑着把她抱到腿上,大手肆意在她腰间摩挲,低沉的嗓音在这个静寂的夜里,愈发地暗哑:“既然这样,那咱们先不要管别人,干点正事吧。”

    “啊?干什么正事?”

    “你说呢?”

    “啊——”

    沈轻轻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被他打横抱起,眨眼间,就来到房间那张kingsi的大床上。

    才分别几天,可对他们而言,却仿佛已分开了好几个世纪,他们疯狂地探索彼此,共同沉浸在这场缠绵甜蜜的欢、爱里,一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才相拥沉沉睡去。

    时光荏苒,一眨眼,嚎嚎啕啕就要满周岁了。

    对曾孙子、孙女满一周岁这种大事,顾长谦终于坐不住,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亲自过来环山别墅。

    顾祁森不在家,沈轻轻接待了他。

    当顾长谦表明来意,要为宝宝们操办一场大型的周岁宴时,沈轻轻不由得为难地看了他一眼,说:“不好意思啊爷爷,这事您还是跟顾祁森谈吧,我做不了主。”

    ps:你们继续投票,我继续码字哇。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