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6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十六)
    “姐你怎么了?”

    沈轻轻被沈拂晓脸上的怒气吓一跳,知道她刚从顾祁森办公室出来,肯定跟顾祁森脱不了干系,因此,小心脏不自觉扑通跳得厉害。

    一个是她最亲的姐姐,一个是她老公,他们可不要真吵起来才好啊

    不过,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想到这,沈轻轻眼神热切看着她,盼望沈拂晓可以给自己答案。

    沈拂晓深吸一口气,却不打算告诉她,而是骤然冷着一张脸,没好气说:“问你老公去。”

    “我”

    “我先走了!”

    沈拂晓气势汹汹打断沈轻轻的话。

    这时刚好有一辆电梯门开启,她果断绕开沈轻轻,头也不回走进去。

    “姐——”

    沈轻轻缓过神来正想叫住她,然而已晚了一步,因为,电梯门早已关闭了。

    看着电梯指示屏的数字一层一层往下降,沈轻轻站在原地叹了叹气,只好鼓着腮帮子转过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堂姐和顾祁森到底闹什么矛盾了?

    真是奇怪!

    他们俩哪有什么交集?

    除非

    难道堂姐跟小四又吵架了,然后顾祁森帮着小四威胁堂姐?

    额,不可能吧?

    她家老公理应与自己一样,站在同样的立场,无条件维护堂姐才是,怎么可能会跟宫小四一个鼻孔出气呢?

    再者,以小四对堂姐那么深刻的感情,也不太可能会欺负她

    一路上,沈轻轻始终沉浸在沈拂晓刚刚留下的一堆疑问当中,一直到差点把头撞在总裁办公室门板上,她才总算回神。

    哎,等等问顾祁森吧。

    沈轻轻摇摇头,接着抬手礼貌性地敲了敲门。

    沈拂晓可能走得急,并没有将门关紧,于是,沈轻轻只是轻轻敲一下,门就自动往里边移了。

    她干脆将门推开,款款走进去。

    原以为顾祁森会坐在大班桌上办公,可出乎沈轻轻意外的是,他这会儿竟是单手插袋站在落地窗前,另一只手,还夹着一根细长的烟。

    自从她怀孕之后,顾祁森就已经戒烟了,偶尔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狠狠吸上几口,所以他现在心情不好?跟堂姐有关吧?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莫名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老公?吃午饭啦。”

    沈轻轻很快就敛起自己眼底的担忧,笑意吟吟喊了他一句。

    女孩清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如同一道和煦的春风,瞬间就将顾祁森心头的郁闷扫荡得一干二净。

    他回过头,见她提了提手中的食盒,眉眼弯弯的模样格外动人,撩得他的心都酥了。

    “好!”

    顾祁森将夹在指缝中的香烟熄灭,丢进一旁的烟灰缸,接着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手接过沈轻轻手中的食盒,另一只手则紧紧扣住她的腰,将她搂进自己怀里。

    “外边那么冷,怎么穿那么少?”

    手搭在她腰间,男人蹙蹙眉,眼底晕染几丝关心。

    现在已是冬天,虽说s市天气暖和,但再怎么暖,温度也才十几度,她只穿一件薄薄的毛呢大衣,怎能保暖?

    “瞧,手都冻冰了。”

    未等沈轻轻回答,顾祁森已率先执起她的小手,在掌心中搓了搓。

    他宽厚的大掌包裹着她纤细的五指,一丝丝摩擦激起的暖流,透过皮肤慢慢渗进沈轻轻的心里,将她的胸腔全部填满了浓浓的暖意。

    “老公,你真好!”

    沈轻轻娇声说,被男人这突如其来的体贴,感动得连眼角都差点湿润了。

    顾祁森但笑不语,大手牵着她的小手,慢慢往餐桌走去。

    终于,他们走到餐桌前。

    顾祁森将食盒放在桌上,旋即一把抱住沈轻轻,大手宠溺地揉了揉她头顶上的黑发,沉声说:“我也只对你好。”

    “那宝宝们呢?”

    沈轻轻撅着小嘴,声音特别甜。

    “你排第一位。”

    顾祁森不加思索道。

    “真哒?”

    沈轻轻仰起小脸,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顾祁森噙着笑,抬手刮了刮她的俏鼻,说:“当然!能陪伴我一生的人,是你。你不排第一,谁排第一,嗯?”

    “嘿,可在我心中,你排第三啊,怎么办?”

    沈轻轻歪着脑袋瓜,故意逗他。

    男人闻言,迷人的凤眸倏然眯起,一本正经道:“看样子得给嚎嚎啕啕找间托儿所了。”

    “噗——”

    这男人,简直了!

    “先吃饭吧。”

    不忍心见她挨饿,顾祁森很快就松开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则是坐在她身边。

    夫妻俩一边用餐,一边聊天。

    本来沈轻轻是打算跟他提嚎嚎啕啕周岁宴一事的,但在这个节骨眼,她更加关心的还是沈拂晓,所以,开门见山问顾祁森:“老公,你跟我堂姐怎么了?”

    “你看到她了?”

    顾祁森拿筷子的动作一顿。

    沈轻轻“嗯”一声点头,黑葡萄似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那灼热的目光,像是要在他脸上烫出两个洞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

    顾祁森:“”

    放下筷子,他幽幽瞥她一眼,接着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一口,才不紧不慢说:“你想太多了。那是你堂姐,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可她气呼呼的,还让我来问你”设

    沈轻轻蹙蹙眉,随后,气鼓鼓对她说:“老实交代,到底咋了?”

    顾祁森抿着唇,沉吟片刻才道:“她今天无意间发现,小四就是那个男人。”

    “哈?啥?”

    沈轻轻懵住,有些反应不过来,“那个男人?哪个男人?”

    顾祁森就知道她会犯晕,眉眼间禁不住蕴满宠溺,“闪闪亮亮的爸爸。”

    “什什么?闪闪宫小祺就是当年那个强x我姐姐的男人??”

    许是太过震惊,沈轻轻霍地从椅子上窜起来,谁知,却不小心用力过度撞到大腿,疼得她泪水控制不住直接在眼眶中打转。

    “怎么那么不小心?我看看撞伤了没?”

    顾祁森看着心疼极了,正准备伸手过去帮她查看伤势,就见她猛地挥开他的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轻轻——”

    ps:今晚码字速度算是爆发,居然更了80字,原来我还有这种潜力啊,哈哈。我继续去写多两千字再睡觉。希望宝宝们多多投月票喔,月票涨得多,更新也继续多多,好不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