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7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十七)
    “轻轻——”

    顾祁森不放心,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沈轻轻却紧紧攥拳,咬牙切齿大喊:“好一个宫天祺,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宰了他!”

    话落,她饭都顾不上吃,转过身气呼呼就往门口走。

    顾祁森见状,立马迈开长腿追上去。

    “乖,先吃饭!”

    他在门口截住她,大手扣住她纤细的皓腕,将她往里带。

    沈轻轻挣扎着想甩开他,男人突然眼睛一眯,气势有些骇人。

    沈轻轻被他的煞气震到,只好扁扁嘴,心不甘情不愿走回来。

    这时,理智也渐渐回笼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冲动了点,毕竟就算她找到宫天祺,打起架来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

    哼!

    让顾祁森去打他!

    恍惚间,沈轻轻已重新坐在原先的位置上。

    生怕她吃不饱,顾祁森索性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牛肉就往她嘴里塞。

    沈轻轻本想拒绝,终究还是拗不过男人的坚持,被迫吃下了好几口肉、菜。

    顾祁森喂完她,自己才随意吃了点。

    因为这件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早就没有刚刚的甜蜜,顿时变得死气沉沉的,甚至,还有些紧绷,似乎在等着某根弦断裂一样。

    顾祁森当然不可能让宫拂的战火蔓延到他与沈轻轻这边,所以,他用餐巾纸优雅地擦了擦嘴之后,有些无奈地叹一口气。

    “做错事的是你弟弟,你叹什么气?”

    沈轻轻白他一眼,算是迁怒。

    顾祁森抬手在她脸蛋掐了一下,可怜兮兮说:“我不也是受害者吗?我老婆都快不理我了。”

    “噗——”

    沈轻轻无语,倏地拍掉他作乱的大掌,“你给我去打他,跟我统一战线。”

    “这个”

    “嗯?”

    “这个当然是没问题。”

    某惧内的男人立马表忠心。

    沈轻轻闻言,才总算没那么生气,但转念一想,宫天祺竟隐藏得那么深,居然把堂姐骗得团团转,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尼玛!

    怪不得说不介意堂姐的过去,怪不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会对闪闪亮亮视如己出,搞了半天,原来,他宫天祺特么就是那个男人

    哇!

    气死人了!!!

    还有还有,宫伯父宫伯母

    呵呵!!

    她之前就觉得奇怪了,宫伯母之前明明还嫌弃堂姐的过去,更是嫌弃闪闪亮亮,可一转眼的功夫,却变得特别开明,甚至还不遗余力地撮合堂姐与宫天祺

    呵呵!!

    原来如此

    沈轻轻静下心来,仔细回忆起那些日子发生的一切,不由得笑了。

    亏她还以为这世界上当真有人那么无私呢,结果

    哎!

    她的心思全部呈现在脸上,顾祁森不费吹灰之力就捕捉到了。

    他眯着眼,眸光微微一闪,忍不住为宫天祺说话:“你可能误会了小四。小四事先对此毫不知情,他是在去i国之前,才无意间得知自己的身世,也知道当年自己伤害了沈拂晓”

    “真的?”

    沈轻轻半信半疑。

    “嗯。”

    顾祁森颔首,表情笃定。

    “喔。”

    沈轻轻应一声。

    她并不是不讲理之人,经顾祁森这么一解释,神色瞬间缓和许多。

    顾祁森见状,总算松一口气。

    只是,下一秒,沈轻轻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立马又问:“你呢?什么时候知道的?”

    顾祁森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正准备撒个小谎,可当对上自家老婆那双比繁星还灿亮的眸子时,他只好乖乖招了,“在i国的时候才知道。”

    将这话说完,他硬着头皮等着被她骂几句,岂料,沈轻轻却不按常理出牌,“好吧,反正这事跟你没关系。”

    顾祁森霍地抬眸,眼底尽是不敢置信。

    记得当时,他还有点担心哪天东窗事发,自己得跟着受罪,谁知他家老婆竟如此深明大义

    想到这儿,顾祁森看着沈轻轻的眼神,愈发地柔和,仿佛藏着一汪深水,想将她溺在里面。

    “你你不用这么含情脉脉看着我,我还在生气呢”

    沈轻轻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俏脸多了几分娇羞,说是生气,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似笑非笑开口:“你继续生气,我继续看!”

    沈轻轻:“”

    这男人

    撩妹技能能不能不要在这时爆发哇?

    “那我堂姐过来找你做什么?她跟宫天祺到底怎样了?”

    沈轻轻终于回归正题。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堂姐离开时的模样,她的心始终揪着,无法放下。

    顾祁森蹙着眉,俊脸陡然变得严肃:“她来问我,宫天祺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就是那个男人的,然后,还请我帮忙使力,让上头把她调走。”

    “什么?我堂姐准备调去哪?”

    沈轻轻惊愕瞪大眼,她完全没料到,事情竟会那般严重。

    “她说随便哪都行,只要不在s市附近。”

    “这”

    沈轻轻沉吟了好半晌,才吞吞口水问他,“你应该没答应吧?”

    “当然不可能答应!”

    顾祁森如实回答。

    在他看来,沈拂晓分明就是被愤怒冲昏了头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等过几天她脑子清醒了,铁定会后悔,于是,他才不想去趟那趟浑水。

    再者,若是他真帮忙把她调走,宫小四不得记恨自己?

    一家五口的美好日子就这么被他硬生生拆散,顾祁森认为自己才没这么狠心。

    沈轻轻考虑的跟他差不多,因此,没反对他的做法。

    她咬着唇,苦着一张小脸问他:“那老公,咱们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顾祁森双手捧住她的脸蛋,沉声安慰她:“感情的事,外人最好不要插手。小四那么机灵的性子,肯定有办法搞定你堂姐,放心。”

    “切!我担心的才不是小四能不能搞定她,我是担心我堂姐会不会很伤心,好伐?”

    “他能搞定她,就代表不会让她伤心了,这么浅显的道理,你怎么不懂?”

    “哼,我就是不懂!”

    沈轻轻娇嗔着瞪他一眼,旋即站起身,“不行,我还是得出去找我堂姐。”

    “去吧。”

    顾祁森也不好阻止,便由着她匆匆离开了。

    ps:好啦,晚安了喔。求月票求月票,月票多了指不定我又打鸡血能多多更新啦,然后,月票多了,我也不虐宫拂,怎样?白天要上班,晚上才回来更新,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