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8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十八)
    由于牵挂着沈拂晓,沈轻轻刚踏出顾祁森的办公室,便迫不及待给她打电话。

    电话一直响,却是没有人接。

    糟糕!

    堂姐该不会真的想不开吧?

    沈轻轻咬咬唇,赶忙加快了脚步。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沈轻轻走回车里,刚坐在驾驶座上,手机恰好响起。

    她立马将手机拿到面前一看,见是沈拂晓打来的,赶紧接起:“姐,你在哪?”

    许是因为太过紧张,此时她的声音禁不住有些发颤。

    沈拂晓报了一个地名,沈轻轻立刻说:“等我,我马上到!”

    话落,生怕沈拂晓反悔似的,她倏地就把电话挂掉。

    手机随意扔一旁,沈轻轻很快就启动引擎,驱车离开顾氏集团的停车场。

    沈拂晓所在的位置是在海边,从这边开车过去,大约需要一个小时,但沈轻轻仅有四十分钟就赶到了。

    “姐——”

    下车后,沈轻轻总算在某片沙滩上,找到正坐着发呆的沈拂晓。

    “你来了。”

    沈拂晓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恹恹地说,接着又重新把头扭回去,望向无边无际的大海继续发呆。

    “姐,你还怀着孕呢,这个时候来海边,有点危险啊。”

    沈轻轻在她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由衷开口。

    沈拂晓没有回答,静坐的样子像极了美丽的女神雕像。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索性不再出声,默默地陪着她一起看大海。

    这个时候,海边并没什么人,周围只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沙滩上,莫名带着些许的暖意。

    沈轻轻侧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沈拂晓,最终还是忍不住打破了静默:“姐,有点冷,咱们还是回去吧?”

    不知不觉,她都来这儿大半个小时了,被冷冷的海风吹得难受,而堂姐应该更不舒服。

    “我不想回去。”

    沈拂晓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神色淡淡说。

    沈轻轻犹豫一小会儿,才道:“顾祁森都告诉我了。姐,其实小四对以前那事毫不知情,他也是无辜的。”

    “无辜,就能抹掉他曾经做过的一切吗?”

    沈拂晓不由得反问。

    “这”

    沈轻轻噎住,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是啊,不管当时小四有多么身不由己,他给堂姐造成那么大的伤害却是不争的事实,换做是她,恐怕一时半会也没办法接受。

    所以,她实在说不出那种请堂姐原谅小四的话

    思及此,沈轻轻咽咽口水,心里暗暗叹了叹气。

    空气中,又是一阵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轻轻终于问:“那你有什么打算?真的不原谅他吗?”

    沈拂晓咬着唇,沉吟了好半晌才回答:“我也不知道。走吧,我回检察院了。下午出来得有些久,不太好交代。”

    话落,她蓦地站起来。

    沈轻轻见状,赶紧跟着起身:“我送你。”

    “谢谢你。”

    沈拂晓没有推脱,轻轻点头。

    沈轻轻充当司机,顺利将她送到检察院门口。

    趁沈拂晓准备下车之际,她还是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姐——”

    知道她在担心自己,沈拂晓不禁微微一笑,给她一记温柔的眸光,“放心吧,我没事的。”

    “那宫天祺”

    沈轻轻不死心,还想帮宫天祺说话,沈拂晓脸上的笑意倏然僵住,“我现在不想提到他!”

    “额好吧,等你气消了再提。”

    生怕刺激她,沈轻轻只好将话压下。

    “我走了。”

    “嗯,姐姐再见!”

    “拜拜——”

    “bye!”

    挥挥手,目送沈拂晓高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沈轻轻靠着驾驶座车垫,郁闷地鼓起了腮帮子。

    但愿,堂姐能够早点释怀,早点原谅宫天祺吧。

    不过,这宫小四也太

    怎么就那么巧呢!

    另一边。

    沈轻轻的车子刚开出顾氏集团,宫天祺就火急燎原赶到顾祁森办公室。

    顾祁森在批件,见他匆匆进来,连门都不敲,他浓眉微蹙,薄唇掀动正想说些什么,宫天祺已先一步道:“三哥,拂晓上午来找你了?你应该没答应她吧?”

    “答应她什么?”

    顾祁森故意反问。

    “帮她找关系调走啊。三哥,你不可能这么对我的,是不是?”

    宫天祺一脸期待看着他,就像看救世主一样。

    顾祁森放下手中的钢笔,沉了沉声,说:“你们的事,我不掺和。不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哎!”

    讲起这个,宫天祺就愁得生无可恋。

    他拉开大班桌前边的椅子,高大的身子随意往上面一坐,俊美的脸蛋尽显颓废。

    顾祁森幽幽看着他,见他迟迟不发一语,以为他不会讲,谁知,不多会儿就听到他说:“天底下果真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任何秘密。她前几天无意间看到我小时候的照片,发现我跟亮亮长得很像,你也知道拂晓是什么职业,所以最后被她顺藤摸瓜查了一下,就知道了”

    说到最后,宫天祺不自觉苦笑了一下,有个这么聪明的老婆,真不知是好是坏,呵

    顾祁森心里为他默哀两分钟,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买了十个榴莲,准备跪到她原谅我为止!”

    宫天祺信誓旦旦握紧了拳头。

    顾祁森:“”

    几秒之后,他才说:“这不失为一个办法。”

    宫天祺一听顾祁森认可自己,旋即挤出一抹期盼的笑:“你也觉得这个办法好,对吧?”

    “嗯!”

    顾祁森随口应一句。

    其实,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她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不过,这种方式明显不适合他们那两人,毕竟,谁让沈拂晓怀孕了呢。

    他的心思宫天祺并不知道,这一刻,宫天祺所有的思绪全在如何讨沈拂晓开心,取得她原谅这件事上。

    幸好从i国一回来,他就有先见之明直接带她去民政局登记,两人真正成为夫妻若不然,没有那张红本本的保护,她指不定真把自己踹得远远的了

    想到这儿,宫天祺肩膀不禁抖了抖,突然一阵后怕:幸好幸好、幸好幸好啊!

    ps:继续码字。求月票求月票,今天月票不怎么涨啊好打击,我发现不求月票的话,宝宝们就忘记投了,哭。你们不想早点解决顾冉冉吗?你们投月票,我有动力更新,自然就早点收拾她了哇,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