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1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一)
    宫天祺太过得意忘形,竟然口无遮拦说了沈轻轻坏话,结果话音刚落,背后突然感觉冷飕飕的,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宫天祺还未来得及细想,一抹阴森森的女音便幽幽传入耳中:“你说谁矫情了?嗯?”

    沈轻轻的这声“嗯”故意拉长了尾音,露在顾祁森耳里莫名甜糯可爱,然而,在宫天祺听来,却宛若魔音再现

    嘤嘤嘤,他心虚哇!

    未料到生平第一次在背后说他家三嫂坏话,而且还是这种完全没经脑子说出来的,居然好死不死被她听到,这要不要那么巧哇?

    哭唧唧。

    “嘿嘿,三嫂,你来啦!”

    宫天祺很快就反应过来,眉开眼笑跟她打了个招呼,接着岔开话题,“我刚刚正跟三哥说,这次多亏你和三哥在拂晓面前帮我说话,真的太谢谢你们啦。为了表示我对你们的谢意,今天晚上我在明月楼设宴,请你们吃饭好不好?”

    顾祁森闻言皱了皱眉,这家伙来他办公室这么久,要么就在吹牛逼,要么就是吹捧沈拂晓,哪里提到要请他们吃饭了?

    呵!

    思及此,他勾唇轻笑,正想开口说话,宫天祺似乎知道他的打算,立马又说:“哦,对了,这一次,小爷还特地邀请国际著名的大提琴家judy现场为我们表演呢,像我三嫂这么有品味的女人,肯定也喜欢这种高雅的娱乐,对不对?”

    嗯,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让沈轻轻从一个矫情的女人,倏地摇身一变,成为一名高雅又有品味的女人

    沈轻轻被他逗笑,“哈,你不要再皮了,我才没那么小气跟你计较呢。”

    “三嫂英明哇!你跟我家拂晓果然是亲姐妹,这气度啊,别人都比不上”

    宫天祺马屁都快拍到天上去,顾祁森实在忍受不了,只好沉声呵停他,“行了,高帽子再戴下去,头都要撑破天花板了。”

    “额三哥说得有理!三哥说的句句是真理!”

    “哈哈”

    沈轻轻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银铃般的笑声在办公室的上空回荡,让原本心情就愉悦的两个男人,此时更是愈发地轻松了。

    下班后,在宫天祺的盛情邀请之下,森轻夫妻俩一起出发前往明月楼。

    抵达专属的包厢,就见沈拂晓已坐在位子上等他们。

    “姐——”

    “轻轻——”

    姐妹俩笑着互相打了个招呼,趁着顾祁森点菜的空档,坐在一起说悄悄话。

    “三哥,您甭客气,今晚随便点。”

    宫小爷做东请客,为表示自己很壕,非常慷慨地说。

    “嗯。”

    顾祁森淡淡地应了一句,还真不跟他客气,一口气点了四五样贵得要死的镇店之菜。

    宫天祺没想到三哥会那么狠狠地宰自己,嘴角不禁抽了抽,有那么点点的小肉痛。

    哇咔咔,看来今天过后,他宫小爷得努力赚奶粉钱了。

    晚饭的气氛无比温馨,再加上有大提琴的陪伴,他们四人,眼底都有着掩饰不住的惬意。

    由于惦记着家里的嚎嚎啕啕,沈轻轻一吃完饭,就拉着顾祁森告辞了。

    挥别宫天祺与沈拂晓两口子,银色的帕加尼迅速驰骋在夜幕中。

    沈轻轻坐在副驾驶座上,扭过头,安静地看着窗外倒退的城市街景。

    外边霓虹闪烁,十分耀眼,而沈轻轻的心,也因今晚美好的一切,而雀跃不已。

    真好!

    堂姐总算彻底找到幸福了

    尽管过去吃那么多苦,可兜兜转转,她与宫天祺还是在一块,这种缘分,真的是缠缠绕绕,怎么解都解不开。

    就像她与顾祁森曾经生死与共、两情相悦,阴差阳错分离之后又重新结为夫妻,他们的缘分亦是同样,命中注定了

    嗯,命中注定的东西,怎么想都觉得好美好浪漫

    想到这儿,沈轻轻无意识咧开嘴笑出声。

    “你在笑什么?”

    顾祁森一边开车,一边斜睨了她一眼,语带温柔问。

    沈轻轻小脑袋转过来看他,调皮地眨眨晶亮亮的大眼睛,说:“你猜!”

    “呵”

    顾祁森抿唇轻笑,旋即摇摇头,“猜不出来。”

    “切,没默契。”

    沈轻轻撅着小嘴吐槽,不一会儿就喜滋滋对他说,“我是在想我们之间奇妙的缘分啊。老公,你说世界上是不是真有月老?他老人家拉着一根红线绑在一男一女身上,所以哪怕天各一方,哪怕两人不属于同个阶层,都会有相遇相知相爱的那一天?”

    “也许有吧。”

    顾祁森随口回答。

    天上有没有月老他不知道,但,他深深相信,他与沈轻轻的缘分,绝对是命中注定!

    “不过,不管有没有月老,其实我还是挺感激爷爷的,如果不是他,指不定我们就没办法再次见面了。”

    他们的世界差距太大,若非当初老爷子强行将他们绑在一块,兴许连相遇的机会都没有,又何来相知相爱呢?

    所以,基于这点,沈轻轻对顾长谦始终保留一股浓浓的感激之情。

    “嗯,这是他做过的那么多事当中,为数不多做得对的。”

    顾祁森一本正经出声。

    沈轻轻扑哧一笑,小手伸过来捶了捶他的肩膀,“哪有这么说自己爷爷的?”

    讲到这,她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某事,“对了老公,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爷爷前两天来过,提出要给嚎嚎啕啕办盛大的周岁宴,你怎么看?”

    顾祁森拧眉,“周岁宴?”

    “嗯啊,再过两个星期就到了。”

    沈轻轻如实道。

    顾祁森沉吟片刻才问她,“你想办吗?”

    “宝宝满一周岁好像是挺重要的日子,不是还有什么抓周礼吗?如果爷爷没提出来,其实我也有想过跟你商量的。但我本意是想办个小小型的party,请一些亲近的亲朋好友。”

    “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爷爷肯定会不高兴的,所以后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若你同意的话,要不咱们就依他老人家吧?他那么一大把年纪了,也很不容易。”

    沈轻轻由衷道。

    顾祁森被她如此善解人意的话感动,禁不住含情脉脉盯着她,不加思索点了头:“好,听夫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