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3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
    “行了行了,我也就说那么一句,你至于如此长篇大论?”

    顾长谦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索性直接转移话题,“我今天来找你,是跟你谈两个宝贝乖孙周岁宴的事。”

    “嗯?怎么说?”

    顾正弘一听便来了兴致。

    “你跟苏晗有时间就来帮忙吧。”

    操办曾孙儿的周岁宴这事,之于顾家而言是大大的喜事,顾长谦认真思考之后,最终决定交给苏晗,这也算是,他默认了苏晗是顾家儿媳的身份,若不然,换做以往,像这种重大庆典,苏晗都是不被允许参加的。

    顾正弘未料到老爷子竟会突然间就接受了苏晗,不禁懵住,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出一句话,“是什么让您改变了主意?”

    顾长谦幽幽睨他一眼,深邃的眸子里悄然掠过一抹流光,沉吟片刻后,说:“这些天,我一直在回忆过去,深刻反省了对你和苏晗所做的一切,越想越觉得自己当初确实错的离谱。我为了顾家的出发点是好,但苏晗却是无辜,你也更加无辜如果不是我那么一意孤行,你和娉婷也不至于造成那样的错误还有冉冉全是我造的孽”

    讲起往事,顾长谦的声音不由得有些颤抖,苍老又夹杂着伤悲,让顾正弘听着,也非常地不好受。

    “对不起了正弘”

    他低着头,第一次在儿子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

    顾正弘心情复杂看着他,无奈叹了叹气:“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您也不要为我操心,我没您想的那么脆弱。”

    “我当时最害怕的,就是你知道聘婷是你亲妹妹后会受严重影响,如今见你坚强挺过来了,我由衷为你感到高兴真的!”

    老爷子说完,苍老的脸上,已不自觉爬满泪水。

    顾正弘眸光闪了闪,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保持沉默。

    这件事之于他,怎么说都是一件无法抹去的伤痛。

    当初,他随口撒下一个善意的谎,欺骗苏晗自己并不是顾家的孩子。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知道苏晗不会介意自己的身世,她在乎的,只是他这个人;另一方面,他更加不希望苏晗替自己担心,也不希望看到苏晗为自己难过。

    这辈子,他欠她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于是,所有的痛苦,就由他一人承担吧

    抽出纸巾递给顾长谦,顾正弘总算开口:“以后咱们再也不提这事了,人要往前看。嚎嚎啕啕周岁宴的事,我回家就跟苏晗说,她一定会愿意的。”

    “嗯,好!”

    顾长谦用纸巾擦了擦湿润的眼角,重重点了点头。

    父子俩又聊了一小会天,顾长谦才起身离开。

    与顾正弘将话题说开后,他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彻底落地。

    漫步在绿意盎然的校园中,顾长谦只觉得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另一边。

    由于与范迎萱有约,沈轻轻不方便带嚎嚎啕啕一起去,因此,吃完早餐后,她便亲昵地摸摸他们两个的小脑袋,笑眯眯问:“亲爱的宝宝,妈咪有事要出去找迎萱阿姨,不能把你们俩都带去,只能带一个。你们谁留在家里啊?”

    她的话音刚落,两个小家伙立马指了指对方。

    “哥哥——”

    “妹妹——”

    “噗——”

    沈轻轻与姚沐溪相互对望,差点笑喷。

    这两个小娃娃,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任谁都不相信他们才一岁

    “少夫人,嚎嚎啕啕简直把boss聪明的基因全给继承了。”

    姚沐溪忍俊不禁说。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笨吗?”

    “嘿,不敢不敢!”

    姚沐溪掩嘴窃笑,在沈轻轻的目怒下,她不怕死地补充一句,“他比你更加聪明而已。”

    沈轻轻:“”

    还没想好怎么安顿这兄妹俩,小家伙余光一瞥,见到某个熟悉的身影翩翩走来,立刻撒开脚丫子蹦过去。

    “baba”

    “baba”

    沈轻轻哀怨地看向姚沐溪,“看来,如果顾祁森今天有时间在家带他们的话,那两个小混蛋都不会跟我走了。”

    姚沐溪憋着笑,“你真有先见之明。”

    “切!”

    沈轻轻表示抗议,见父子三人在前边相亲相爱,她也迈开长腿走过去。

    姚沐溪识相地退出客厅,不当发亮的电灯泡。

    顾祁森的力气比沈轻轻大很多,他轻而易举就能把两个宝宝同时抱起来。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每一次看到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宝宝们抱在怀里,沈轻轻都特别地羡慕。

    “你约了范迎萱?”

    沈轻轻刚走到他们面前,顾祁森就抬眸看向她,柔声问。

    “对啊。”

    她如实回答,伸手捏了捏啕啕的脸蛋,再捏嚎嚎的,这才接着往下讲,“我只能带一个走,但他们似乎都不愿留在家里。”

    “没事,我今天可以在家带他们。”

    “真哒?”

    沈轻轻意外极了,“你不是说安德烈亲王今天要来s市,你要去接机?”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敢动让他带孩子的心思。

    “他改期了。”

    顾祁森面不改色道,心里却远没表面想的那么轻松。

    沈轻轻心有灵犀似的问他:“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顾祁森勾唇轻笑,“别想那么多,好好跟范迎萱去逛街,嗯?”

    见他不说,沈轻轻也不逼他,索性将手心摊到他面前,娇嗔道:“拿来。”

    “什么?”

    顾祁森不明所以,下一秒,就见她调皮地眨眨眼,声音宛若黄莺出谷般悦耳动听,“黑卡呀。老婆逛街,不是要老公买单吗?”

    顾祁森:“”

    ————

    一个小时后,沈轻轻开车抵达范迎萱所住的小区。

    发了短信给范迎萱,她便耐心在车里等着。

    不多会儿,就见范迎萱穿着宽松的大衣,戴着鸭舌帽、口罩、墨镜,掩盖得严严实实地出现。

    她匆匆走到车旁,拉开副驾驶座上的车门,迅速坐进来。

    “今天麻烦你了,轻轻。”

    范迎萱将口罩和墨镜摘下,由衷说。

    沈轻轻盯着她精致绝美的五官,柔声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

    ps:今晚八千字更新完毕,答应你们月票数达标就加更,我没食言喔,撑到写够才睡。最后再吼一句,月票明晚达5张,继续八千字,相信宝宝们一定可以的哟,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