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4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四)
    沈轻轻一句带着疑问的“你真的想好了吗”,让范迎萱精致的俏脸微微僵了一下。

    她抿着唇,眸光闪了闪,好半晌才艰难地点了点头,“嗯,是的。我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不要不要这个孩子。”

    讲到最后,许是害怕被沈轻轻看穿她的心事,范迎萱立马将眼镜戴上,却不知,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让沈轻轻更加为她担心。

    其实,对于范迎萱怀孕这事,沈轻轻并不惊讶,毕竟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在药店里见她买过验孕棒,而且像范迎萱那么漂亮的女孩,有男朋友是再正常不过了,然而,她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令范迎萱怀孕的男人,竟是蒋京修

    这两人,不是堂兄妹吗?

    虽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范迎萱自小就跟着母亲嫁给了蒋京修的叔叔,名义上也算是他堂妹了。

    不过,如果两人相互喜欢,在一起也没啥大不了的,只可惜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哎,可怜的迎萱啊

    沈轻轻暗暗为范迎萱鸣不平,嘴上却还是忍不住劝她:“这个孩子毕竟是两个人的,你当真不跟二哥商量一下吗?指不定,他会要这个孩子呢。”

    因为顾祁森的关系,蒋京修在沈轻轻心中,也不失为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于是,此时此刻,她依然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希望蒋京修可以承担起当爸爸的责任,然后与范迎萱组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感情不都是相处来的么?

    迎萱那么漂亮,性格那么好,只要蒋京修心里没有那所谓的白月光,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她的美好从而爱上她

    听到沈轻轻劝自己,范迎萱不由得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落寞的笑:“不会的,他绝对不会要的,而且,我也不想因为孩子,跟他再有什么瓜葛。”

    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每次吃不好睡不好,有好几次甚至还被噩梦惊醒。

    梦里,全是她被那男人强行按在手术台上的场景,梦里,她撕心裂肺地呐喊着“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然而,不管她怎么哭,不管她怎么闹,他依旧面不改色杀了她的孩子

    尽管那只是虚幻的梦境,但那种感觉却无比真切,让她每一次想起,心都像被万千只蚂蚁狠狠啃噬那般,疼得不能呼吸。

    不,她范迎萱才不要将梦境变成现实,她也不要再那么傻乎乎地想要生下他的孩子,不要,不要

    “你没说怎么知道他不会要呢?”

    沈轻轻并不知道蒋京修曾经逼范迎萱堕、胎之事,始终无法相信他会那么狠心。

    范迎萱亦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重提那件痛彻心扉的往事,索性结束话题,“轻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儿,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放心吧,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么,也一定会为我今天的行为负责。时间不早了,咱能不能出发啦?”

    “嗯,遵命,女王!”

    见她主意已定,沈轻轻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抬手幽默地敬了个礼,接着发动了引擎。

    车子很快就离开停车场,开出小区大门。

    范迎萱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小手下意识捂在平坦的小腹上,想着即将要与她至亲的骨肉告别,心,又是一阵难以忍受的抽疼。

    宝宝,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不要你的,妈妈只是不想再与你爸爸有任何牵扯

    ————

    半小时后,车子抵在市中心某家私人妇科医院。

    这是范迎萱一个朋友开的,隐秘性极高,因此,她这次做手术并没有选择顾氏医院,而是首先选择了这里。

    沈轻轻将车停好,陪着她一起走向妇产科大楼,谁知,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前边突然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气势汹汹朝她们走来。

    蒋蒋京修?

    他怎么会在这儿?

    沈轻轻倏地瞪大眼,眸光中尽是震惊。

    范迎萱亦同时看到蒋京修,她第一反应便是看向沈轻轻,那眼神分明就是在问她“是不是你告诉他了”?

    接收到她质疑的眼神,沈轻轻立马摆摆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发誓!”

    沈轻轻觉得自己好冤,不过,更令她好奇的是,蒋京修为何会在这儿?是凑巧呢,还是事先知道范迎萱怀孕且今天要来做人流手术?

    “好吧,我信你。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见沈轻轻的样子不像是撒谎,范迎萱眼底迅速掠过一缕愧疚。

    “没关系!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亲昵地挽住她的胳膊,给她最强有力的支持。

    “谢谢你,轻轻。”

    范迎萱朝她微微一笑。

    攥了攥手心,她深吸一口气后,干脆骄傲地昂起小脸,与沈轻轻一起手挽手,无所畏惧迎上去。

    三人很快就面对面。

    “真巧啊,蒋大律师。”

    范迎萱假装若无其事跟他打招呼,这副精湛的演技,连她自己都忍不住遗憾为何当初不去演戏。

    “不巧,我在等你!”

    蒋京修冷着脸说,被镜片挡住的深眸里,隐隐燃起一簇簇的火苗。

    他身上可怕的气息没有敛起,让沈轻轻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而范迎萱呢?

    压根没受他影响,继续云淡风轻地说,“我还有要事做。如果你找我有事,下午再约!”

    沈轻轻悄悄给她点了个赞,因为她真没见过哪个女人偷偷来堕、胎遇到孩子他爸,还可以如此淡定地跟他聊天。

    她瞥了一眼一脸愠色的蒋京修,又看了看唇角飞扬的范迎萱,娇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下一秒,就见蒋京修用力将范迎萱扯了过去。

    沈轻轻怔住,还没来得及阻止,男人已拽着范迎萱,大步流星往妇产科大楼走去。

    “啊,你做什么?放开我——”

    “蒋京修,你混蛋,放开我——”

    “喂”

    沈轻轻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看着范迎萱被他拖进大楼,她想追上去,半路却杀出两个高大的男人,阻止她的去路。

    ps:嘤嘤嘤,继续码字,月票碗里来哇,有月票的宝宝们不要捂住了喔,拜托拜托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