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6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六)
    将对蒋京修的不满转移到无辜的顾祁森身上,沈轻轻噼里啪啦讲完一大段话,然后,未等顾祁森有所回应,她便不由分说把电话挂了。

    哼!

    老婆居然还没兄弟重要?

    那你就陪你兄弟去吧!

    顾祁森,今晚我一定不给你上床睡觉!

    哼哼哼!!!

    沈轻轻气呼呼发誓。

    而另一边,顾祁森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一时间竟哭笑不得。

    真是好久好久,没看过他老婆发脾气了。

    不得不说,她这一通脾气发得莫名其妙,却又是无比可爱

    哦对,也许跟她今天刚来大姨妈有关吧?

    他好像听过,女人来大姨妈的那几天,性格会变得比以往暴躁,看来,他今晚想钻进她被窝里,得想办法哄哄才行了。

    脑补着哄心爱女人的种种画面,顾祁森摸摸精致的下巴,眉眼间不自觉泛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咬着奶嘴的嚎嚎,黑亮的眼珠子眨也不眨,好奇地盯着一直在傻笑的爸爸瞧,见一两分钟过去了,他家baba还依旧是那副模样,小家伙不由得松开被他紧紧咬住的奶嘴,一脸稚气喊顾祁森:“baba,baba”

    “嗯?怎么了?”

    顾祁森缓过神,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下一秒,就听儿子嫌弃地说:“你好花痴!”

    顾祁森:“”

    这小家伙快成人精了吧?

    懂花痴是什么意思?

    不对,他哪里花痴了?

    ————

    难得任性放自己一天假,沈轻轻开着车在街上游荡了一圈,最后,将车子开往养老院。

    当初,外婆做完手术,她有提过让她陪到环山别墅跟他们一起住,可外婆却始终不肯,仍是坚持在养老院住下,她与顾祁森都拗不过她,只好答应。

    为了能让外婆得到妥善的照顾,顾祁森直接收购了养老院,所以,让外婆住在那,她倒也放心。

    恍惚间,车子已抵达养老院的停车场。

    沈轻轻停好车子下车,这时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竟忘记买礼物。

    算了,下次再买吧。

    沈轻轻一边想,一边加快脚步。

    一路上,遇到好几个熟人,大家伙都热情地与她打招呼,沈轻轻一一笑着回应,顺便侧面打听外婆在养老院的情况。

    熟门熟路走到外婆的房间门口,她正准备敲门,就听见外婆激动的声音传来——

    “我不签字!”

    签字?

    签什么字?

    沈轻轻拧眉,倏地将抬到半空中打算敲门的手收回。

    她并不是有心偷听,而是,潜意识里就这么做了。

    “妈——”

    是蓝馨?

    这女人怎么来了?

    一来就惹外婆那么生气?

    尼玛!

    沈轻轻原本今天心情就不好,如今见蓝馨竟欺负到外婆头上,她火气蹭蹭蹭一下子就冒上来,顿时顾不上思考,直接推门走进去。

    屋里,正站着对峙的两人,见沈轻轻突然出现,纷纷怔住。

    “轻——”

    蓝馨唇瓣掀了掀刚想叫她,沈轻轻却已先一步赶人,“许夫人来这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你也不用妄想让外婆签什么字,请你走吧!”

    “我”

    蓝馨被她吼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难看。

    她下意识望向何思月,意图寻求她的帮助,谁知,何思月干脆扭过头,不去看她。

    “那妈,我下次再来看你。”

    知道有沈轻轻在,何思月肯定更加不会签字,蓝馨只好悻悻然离开。

    她走之后,沈轻轻立刻上前挽住何思月的手臂,关心问她:“外婆,你没事吧?”

    何思月慈爱地拍拍她的手,微笑着说:“没事,外婆都已经习惯了,哪有什么事呢?”

    “外婆——”

    听着外婆这一句话,沈轻轻心里更加难受了,“下次我一定让保安把她直接拦在外边,不让她来破坏您的好心情。”

    何思月禁不住安慰她:“傻丫头,她若想见我,有的是办法,拦都拦不住的。而且你放心,我始终是她妈,她不可能真做伤害外婆的事”

    沈轻轻恨恨咬牙:“如果她真做伤害您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哎,可她毕竟是你妈啊,轻轻——”

    “我没有那样的妈!”

    沈轻轻无比坚决否认。

    任世人怪她心狠,怪她不孝都好,对那样一个只顾自己利益,抛母弃女的妈妈,她真的没办法产生一丁点的感情。

    有时候她都宁愿自己是个父母不祥的孩子,因为那样,也好让她心存幻想

    思及此,沈轻轻不禁暗暗叹气,这才总算想起正事:“对了外婆,她刚刚让您签什么字了?”

    何思月闻言,苍老的容颜倏地泛过一抹浓浓的失望:“房子的过户手续。她想用五十万,换走我们之前住的那套房子。”

    “什么?五十万换我们的房子?开什么国际玩笑?”

    沈轻轻快气死了。

    还真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女人。

    s市的房价近几年来涨得飞快,特别是市中心比较好的地段,至少要十万元一平方米,而她们那老房子虽说旧了点,但好歹也是在市中心,卖五六百万毫无压力,这蓝馨,谁给她那么大的脸?

    啊,越想越生气!

    幸亏她跑得快,若不然,她很难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说,在法律上,她有第一顺位继承权,等我死了之后,房子也都是她的,倒不如现在就给她,也能发挥房子最大的价值。”

    何思月继续补充。

    刚开始,她听到蓝馨讲这番话,气得差点断气,现在说出来,反而心平气和多了。

    “”

    沈轻轻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无力坐在床沿边,整个人瞬间像只泄气的气球,连话都不想说了。

    当你对一个人彻底心死的时候,约莫也就是现在这样吧?

    哎

    ————

    一天之内,发生一连串不好的事,沈轻轻心里超级郁闷,故意在外边溜达了许久,直到天黑之后,吃过晚饭了才回家。

    以为顾祁森会责怪自己撂桃子不干的过分行径,沈轻轻想好了各种应对方案,殊不知,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屋时,却发现一个意外的惊喜。

    ps:今晚6千字更新结束,其实从凌晨算起,今天一共是一万字了,是不是棒棒哒呢?连续熬了几天夜,撑不住了,晚安喔。最后,还是不要脸地再求月票,周末快要到了,宝宝们想加更的话,就把还没投的月票砸来哇,千万别捂住了,拜托拜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