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8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八)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顾少夫人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呢。”

    蓝馨刚从何思月那儿受了气离开,这会儿正愁着没地方发泄,再加上她只要一想起何思月对沈轻轻疼爱心坎里的维护态度,心里就非常不平衡,于是,一见沈轻轻打电话过来,她立马酸溜溜地怼她,话语间,夹杂着几丝恼恨。

    沈轻轻压根不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又去找我外婆麻烦了?”

    蓝馨冷笑:“是又怎样?”

    “不怎样!我觉得我们应该聊一聊。”

    沈轻轻语带严肃说。

    蓝馨不答应,“有什么好聊的?咱们连陌生人都不如,还是少碰面为好。免得你一不小心磕磕碰碰了,你那群男人又要为你报仇了,那我们许家多遭殃啊。”

    她所指的那群男人,除了顾祁森之外,还有一个差点把许家整破产的东方珏。

    不得不说,沈轻轻还挺好命的,长得比她年轻时候漂亮得多,而且喜欢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有权有钱,只可惜,这个女儿,她这辈子终究是没法认回了。

    哎!

    算了,不想

    沈轻轻因她奚落的话而紧紧蹙眉,不甘示弱呛回去,“什么叫我那群男人?抱歉,我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儿子,不像许夫人那样,也不知在许先生之前,到底还有过多少个男人,也不知,除了许天容之外,到底还有多少个藏着掖着的私生女。”

    “你——”

    蓝馨气结,保养得宜的脸上此时青一阵白一阵,格外难看。

    她作了个深呼吸,正想开骂,沈轻轻却先一步强势说道:“三点钟,沿江路29号心愿咖啡馆,你若不来,我会直接去找许向国先生。”

    说完,不等蓝馨应声,她便直接按掉电话。

    “你——”

    蓝馨气吐血,只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该死的!

    蓝馨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恨不得掐死沈轻轻。

    抬腕看看表,发现现在已经两点半,无奈之下,经过十字路口时,她只好调转车头,往江边开去。

    沈轻轻抵达心愿咖啡馆的时候,蓝馨还没到。

    出于**考虑,她直接要了二楼一间包厢。

    这间房刚好可以望江,沈轻轻一进屋,便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发一条短信给蓝馨,然后点一杯咖啡欣赏窗外的江景。

    大约等了十分钟,蓝馨总算姗姗来迟了。

    她气势汹汹冲进来,倏地就在沈轻轻对面落座,两只眼睛死死瞪着她,像是跟她有深仇大恨似的,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轻轻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心中不禁十分无奈,可奇怪的是,以往见她这般无情,还会有心痛的感觉,今天竟一点都没有了。

    她闲适地搅拌着手中的咖啡,优雅啜一小口,才不紧不慢道,“那套房子有着我和外婆几十年的回忆,是不可能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呵,该死心的是你!”

    蓝馨翘起二郎腿,嚣张地说,“你以为现在霸着那套房子,等你外婆死了,就可以占为己有吗?我告诉你,没门!”

    “你——”

    “沈轻轻,我还是那句话,我才是你外婆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你外婆百年之后,财产肯定归我的。现在我能给她五十万赡养费,已经算仁至义尽了,毕竟,一般人指不定几十年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蓝馨脸不红气不喘说。

    沈轻轻觉得特别好笑,“你认为以我现在的财富,我会稀罕那五十万?或者说,我外婆会稀罕那五十万?”

    “五十万嫌少是吧?那行,到底要多少,你开个价。”

    蓝馨状作大方地说。

    沈轻轻冷下脸,声音无比笃定,“那套房子,外婆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蓝馨直接无视她的话,继续讲,“五百万,够吗?”

    “呵——”

    沈轻轻冷笑,“那套房子市值确实差不多五百万,不过,既然你都说反正以后都会是你的,这么急着过户干啥?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当当然没有!”

    蓝馨眼神闪烁,旋即气急败坏质问,“沈轻轻,我就算再不济,好歹也生过你,如果没有我,你连来这个世界上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有你这么报答母亲的生育之恩的吗?”

    “那我还真谢谢你了!”

    “你——”

    蓝馨下意识攥拳,深吸一口气,“总之,这个房子我要定你。你叫我出来,无非就是想抬价,可惜,我能出的额度就这么多,如果你再这么不识抬举,信不信我天天去吵你外婆?人老了,万一再被我气出个好歹,你说,你这个不孝的外孙女是不是罪过了?”

    “哈哈”

    沈轻轻被她如此无耻的话气笑,但很快就将嘴角的笑容敛起,眸光冷冷射向她,带着浓浓的警告,“我知道,你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欺负我和外婆,不外乎是笃定了我们不可能会拿你怎么样,但你错了蓝女士,我外婆就是我的底线,如果你再敢去烦她,我一定会将你抛母弃女的丑事一五一十告诉许向国先生,不信,走着瞧!”

    她说完,直接拎包站起身。

    蓝馨急了,立马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恶狠狠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女儿了?”

    “我做梦都希望不是!”

    沈轻轻甩开她的手,毫不留情说。

    “我也觉得我没你这么反骨的女儿!”

    “既然这样,何不干脆去做个dna?指不定我还真是医院抱错的。”

    沈轻轻赌气出声。

    未曾想,她只是随口这么一提,蓝馨却当真了,“做就做啊,头发给我!”

    沈轻轻:“”

    神色复杂盯着她看几眼,突然间,沈轻轻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竟答应了,顺手扯下两根头发,“给!希望结果如你所愿!”

    话落,她直接将头发塞到蓝馨手里,头也不回走了。

    蓝馨望了望她窈窕的背影,又低头看看被自己死死攥在手心的黑色长发,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ps:想不想让轻轻知道自己不是蓝馨的亲女儿哇?想的话,月票砸来,砸来,砸来哇。最后两天翻倍了,拉拉打滚卖萌求你们投票,拜托拜托了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