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1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十一)
    顾祁森被她灼灼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

    他眸光闪烁一下,接着抬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这一刻,心底有了一股想告诉她真正身世的冲动。

    只是,可以吗?

    他已经答应东方瑾,要暂时瞒她的,但若不告诉,在她已经得知自己不是沈家人的情况下,以后知道实情了,应该会怪他的吧?

    思及此,顾祁森心头愈发挣扎。

    沈轻轻并不知道他的纠结,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她不由得松开他,“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自己去找。”

    话落,她倏地将两条腿放地上,迅速穿好棉拖,然后,绕过他往楼上走。

    还没踏出两步,手腕就被顾祁森握住,“你自己怎么找?”

    沈轻轻赌气地说:“哼,你别小看我,我自然有我的门路,大不了,我找珏哥帮忙!”

    “东方珏?”

    顾祁森眼神微眯,掠过一缕异样。

    “对!”

    沈轻轻气鼓鼓应声。

    她承认,在这个节骨眼将东方珏拖下水,有故意刺激他的成分,然而,原以为这男人要生气的,结果,他居然大方地说:“可以啊,你想让他帮忙,就去找他吧。”

    顾祁森说完,直接揽住她的肩膀。

    沈轻轻懵了,反应过来没好气挥掉他的手,“喂,你好意思让我去麻烦别的男人?”

    “他不是你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顾祁森似笑非笑说,心想,他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只不过这小女人不信罢了。

    其实让她去找东方珏帮忙也好,他都有点想看东方珏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了。

    “你的心可真大啊,顾总。”

    沈轻轻忍不住调侃。

    顾祁森似笑非笑开口,“老公信任你还不好?嗯?”

    “哼!”

    沈轻轻索性转过头,拿起手机当着他的面,就给东方珏拨过去。

    m国这时是白天,她倒也不担心会打扰东方珏休息。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波中传来东方珏低沉而又充满关心的嗓音:“出什么事了?”

    “啊?没啊!”

    沈轻轻被他这话问懵,这才后知后觉明白,因为s市已是深夜,她三更半夜打电话给人家,人家肯定是担心她出事了。

    怪不得接这么快

    沈轻轻心里漫上一股暖流,第n次感叹,如果东方珏真是她哥,那该多好啊!

    哎,可惜没有如果!

    缓过神,她狗腿地表明来意:“珏哥,我其实是有点事想让你帮忙啦。你人脉那么广,一定可以帮我的。”

    “”

    东方珏蹙眉,不知为何,内心隐隐泛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毕竟,顾祁森的人脉可不比他差,而她,却自家老公不找,偏找他?

    难不成,顾祁森出轨了?

    这个认知,让东方珏一张俊脸倏地变黑了。

    东方瑾刚好坐在东方珏对面,见侄子脸臭臭的,他若有所思看向他。

    东方珏无暇顾及自家叔叔,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沈轻轻那儿,“什么忙?说吧!”

    见他答应,沈轻轻赶紧告诉他:“是这样的,我今天才知道哦啊原来我跟沈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外婆对这事完全不知情,所以我想拜托你,能不能帮忙找到我那个爸爸?”

    东方珏闻言,下意识望了自家叔叔一眼。

    东方瑾被他看得莫名其妙。

    果真,下一秒,他就听东方珏说:“既然那个姓沈的都不是你父亲了,你还找来做什么?”

    手中的钢笔啪的掉在地上,东方瑾顾不上去捡,一向沉稳的俊脸,竟有一丝丝紧张。

    沈轻轻也不知在电话里跟东方珏说了什么,东方珏连应了几声“好”,然后挂掉电话。

    “轻轻跟你说什么了?”

    东方瑾迫不及待问。

    东方珏眸光深深落在他脸上,却是没有立刻开口。

    东方瑾难得沉不住气,“还不快说!”

    “叔叔,咱们要不要认回轻轻?”

    他第n次提及这个话题。

    东方瑾语带无奈说:“你又不是不知现在的形势,认回她,只会对她不利!”

    “但她已经知道自己不是沈家的孩子!”

    东方珏如实回答,未等东方瑾出声,他便接着往下讲,“轻轻托我帮她找到当年那个将她扔给外婆的男人,她打算从对方口中探知自己的身世!”

    “那你就帮着找吧。”

    东方瑾不加思索道。

    东方珏见这一刻叔叔仍不松口认回女儿,黑曜石般的丹凤眼眯了眯,神色无比凝重。

    知道他不高兴,东方瑾暗暗叹气,只好退让一步,说:“要不干脆这样吧,等s市那边过年,咱们一起去看她,到时候再跟她讲?”

    “好!”

    得到叔叔的答案,东方珏当即点头。

    反正,现在距离过年,也不到一个月时间,到时候,轻轻就可以回家了,也不知那丫头会不会喜极而泣?

    脑海中浮现沈轻轻粉嘟嘟的模样,东方珏优雅翘着二郎腿,嘴角微勾,潋滟无边的宠溺。

    另一边。

    沈轻轻收起手机,得意洋洋瞥了顾祁森一眼:“哼,搞定了。姐姐不用你帮!”

    “姐姐?”

    这丫头,皮痒了?

    “哈,乖!”

    沈轻轻笑眯眯拍拍他的脸,然后,报复地用力掐一下。

    顾祁森抿唇,没有一丝不悦:“东方珏怎么说?”

    沈轻轻撇撇嘴,“他当然答应了啊,还能怎么说?坏人,走开,今晚给我去睡客房!”

    “行啊,一起睡!”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已手脚利索把她一把抱起。

    “呀,谁要跟你一起睡?不要脸!放我下来!”

    “乖,不要吵得家里所有人都出来围观!”

    “你——”

    生怕当真会吵醒佣人们,沈轻轻只好闭嘴。

    不过,她仍是在他怀里不断地挣扎,只可惜,依旧敌不过男人的蛮力,轻而易举就被制服了。

    不多久,二楼的客房,便漾起令人脸红心跳的旖旎气息。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嚎嚎与啕啕周岁宴的大日子。

    举办宴会的地方,是顾家最古老最庞大的建筑吉祥院宴客大厅,而凡是与顾家有交情的人,在这天基本上都被顾长谦发帖邀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