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5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十五)
    蓝馨很快离开,沈轻轻拿起一本杂志,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蓝馨依然没有出现。

    也不知是不是坐久了,她竟觉得有些累,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然后,眼皮重重的,有一股沉沉的睡意袭来。

    怎么会突然那么困?

    难道是因为昨晚忙碌到三更半夜才睡的缘故?

    沈轻轻再次打呵欠,眼皮一直打架,她实在撑不住了,只好缓缓闭上眼睛。

    就在她睡着的那一刹那,房间里的地板突然动了动,紧接着,地面出现一道暗门。

    门轻声打开,下面爬起来两男两女。

    两个男人很高大魁梧,一看就属于保镖类的,至于两个女人,一个赫然是消失许久的顾冉冉,另一个,则有着一张与沈轻轻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连今天的穿着打扮,也与沈轻轻完全一致。

    顾冉冉踱步到沙发前,看着此时因迷药作用睡得跟猪一样的女人,杏眼微眯,迸出几丝憎恨。

    她附身下去,在沈轻轻耳畔得意洋洋地说“哈哈,沈轻轻,想不到吧?我们会与这样的方式见面呢?”

    沈轻轻依旧不省人事,毫无反应。

    顾冉冉也不想耽搁太多时间,很快就站直身子,抬脚用高筒靴用力踢了踢沈轻轻的腿,旋即给两个保镖使了眼色,“带走!”

    “是!”

    保镖恭敬应声,动作麻利扛起沈轻轻,匆匆走进那扇暗门。

    此时,偌大的会客室,只剩顾冉冉与那名想冒充沈轻轻的女子。

    “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顾冉冉看着她,锐利的眼底尽是厉色。

    女子咽咽口水,极力压住内心对她的那抹惧意,挺起胸膛自信地说:“放心,我一定不负你所望的。”

    顾冉冉不屑地瞪她一眼,“你当初既然决定跟着我,就必须做好随时送命的准备!”

    “我知道的。”

    女子掐住手掌心,非常怨恨自己,当初怎么就错将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天使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发誓一定会好好做人,踏踏实实地,不再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而她,只能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再也回不了头,因为——

    “白天天,你最好祈祷我大哥相信你就是沈轻轻,否则,事情败露的话,你该知道,你和你的家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演好沈轻轻,幸运的话,指不定你还真能借用她的身份,当一辈子的顾家少奶奶这可是你的福气啊,知道吗?”

    顾冉冉似笑非笑出声,尤其是“福气”二字,更是特意加重了语气。

    白天天紧紧咬住唇瓣,敛去眸底的那抹暗光,很快就笑意盎然道:“放心吧冉冉,我一定会的喔。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了。”

    不得不说,经过两年多的训练,她学起沈轻轻来,竟像了十足十,不光外表像,一举一动都带着沈轻轻特有的甜美气息,顾冉冉心想,若不是她知道内情,约莫都以为她是真的沈轻轻了

    大哥,他能认出来吗?

    呵呵,她倒是有些期待了

    ————

    蓝馨到处找不到许天容,生怕沈轻轻走掉,她只好重新回到会客室。

    远远地,见刚刚那位保镖还守在门口,她不禁松一口气:幸好沈轻轻没离开,她还是找个借口跟她解释一下吧。

    思及此,蓝馨赶紧加快了脚步。

    刚走到门口,蓝馨跟保镖打声招呼后正想抬手敲门,这时,门突然吱呀一声从里边打开,“沈轻轻”娉婷的身影翩翩走出来。

    “轻轻啊,真是不好意思。那个家伙一直不接我电话,等下次,我再联系你吧?”

    蓝心硬着头皮跟“沈轻轻”解释。

    白天天盯着蓝馨看了一眼,淡淡开口道:“那就下次再说了。”

    她说完,带着保镖头也不回走了。

    蓝馨灰头灰脸跟在后边,完全没发现,眼前这位沈轻轻,已非之前的那位沈轻轻

    好不容易捱到宴会结束,她才总算见到许天容。

    “死丫头,你去哪了?妈刚才到处找你。你那个朋友见不到沈轻轻,是不是不打算帮忙了?”

    她担忧地问许天容。

    许天容没好气白她一眼,“那是肯定的啊,人家现在都不理我了。”

    提起这个,她突然有种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一气之下,干脆将那个号码拉入黑名单。

    “哎,那就算了吧,以后再想其他办法。”

    蓝馨耸耸肩,十分无奈。

    许天容心不在焉应一声,想起今晚沈轻轻风光的一切,恼恨得要命。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比任何人更加成功,沈轻轻也好、许妘笙也好,她绝对要狠狠地将她们都踩在脚底下

    另一边。

    顾冉冉顺利将昏迷中的沈轻轻带出顾家老宅。

    自小生长在这个地方,她当然对这里的环境了如指掌,更甚至,在偶然的一次机会,偷偷跟踪顾长谦,从而发现这间毫不起眼的会客室,竟有一条古老的密道,可以穿越整片山林,直接抵达海边。

    放眼现今整个顾家,只有顾长谦一人知道这条密道,而顾正弘与顾祁森,却对此一无所知。

    顾冉冉很早之前就已经在谋划让人取代沈轻轻这事了,她训练过许多人,只有白天天最出色,也扮演得最像,于是最后选了她。

    经过万全的准备,今天终于成功绑架了沈轻轻,站在甲板上,顾冉冉双手撑着栏杆,禁不住仰天狂笑两声,“哈哈——”

    身后传来保镖匆匆的脚步声。

    顾冉冉转过头,倏地止住嘴角的笑意,冷眸一眯,“怎么了?”

    保镖恭敬鞠躬,“报告索菲亚小姐,那个女人醒了。”

    “这么快就醒了?”

    顾冉冉玩味地勾了勾唇,接着又心情愉悦大笑起来,“哈哈,醒了也好,醒了的话,更加可以让她尝一尝,一步一步远离幸福,踏进深渊的滋味”

    她说完,立刻转身往船舱走去。

    ps:那个啥,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的啊,所以我顶着锅盖先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