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3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三)
    “放过你们?哈,想得美!”

    说话的,是站在最中间的男人,他长得十分魁伟,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看起来格外渗人。

    他故意欺近蓝馨,凶恶的模样吓得蓝馨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你想干什么?”

    蓝馨膝盖往后移,眼底尽是防备。

    对方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以为老子想上你?老子还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

    “你——”

    从未受过这种侮辱,蓝馨气得脸都扭曲了。

    而许天容呢,则是担心那些人看不上她妈妈,反倒看上自己,心里也害怕得要命。

    她立马噤声,这种情况下,越降低存在感越好。

    可惜,上天根本没有听到她的祈祷,下一秒,那个刀疤男就将目光转向她了。

    糟糕!

    许天容心里一阵咯噔,暗叫不妙。

    这群该死的下等人,该不会真想对她不轨吧?

    虽然她不是什么保守的人,也经常玩男女游戏,但跟她在一起的,哪个不是有颜值的小鲜肉?

    像她这么高贵的人,岂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人能够染指的?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许天容咬了咬唇,脑子迅速运转,想要逃过这一劫,岂料,人家根本没瞧上她——

    “看到你这一副整容脸,老子就倒胃口,靠!”

    什么?

    她是整容脸?

    她倒胃口?

    特么地!

    许天容气得差点背过气。

    换做以前,她铁定一巴掌直接呼过去了,可此时此刻,她哪敢那么嚣张?只敢在心里狠狠地诅咒,恨不得这些人下地狱

    刀疤男将他们母女俩嫌弃一番,把她们气吐血之后,终于收手。

    蓝馨和许天容面面相觑,只觉得这场绑架来得太诡异,毕竟,这些人看起来既不图财,也不图人,到底是图什么?

    她们心中装着疑惑,非常地不安,一直到顾祁森到来,才稍稍明了。

    一见到顾祁森,蓝馨的火气便pia、pia、pia上来了:“顾祁森,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敢绑架我们母女?你眼底还有没有王法了?你这么做,被你许叔叔知道,就不怕对他不好交代吗?”

    顾祁森冷眼看她,锐利的眼神让蓝馨嚣张的气焰瞬时灭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就缩回去,咽咽口水说,“绑架是犯法的,你还是赶紧放了我们吧我保证,不跟任何人提起这事”

    “是啊,森哥哥,你放过我们吧,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让人把我们绑来?好冤枉的啊!”

    许天容也赶紧表示委屈。

    顾祁森勾唇冷笑,语气令人不寒而栗,“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

    许天容被他问住,莫名地,有点心虚。

    不会吧?

    难道他知道下午她们骗沈轻轻去最东边那家会客室的真正目的?

    不对呀!

    那个人肯定没见过沈轻轻,所以,顾祁森怎么会知道是她设计的?

    思及此,许天容马上望向蓝馨。

    蓝馨更加心虚,而被许天容这么一看,整个人差点吓软了,“你你是说我跟轻轻一起去会客室,然后我只呆一小会儿就离开这事吗?冤枉哇阿森,对方临死放我鸽子,我也没办法啊”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说真话了!”

    顾祁森没耐心跟她们演戏,神色愈发地阴冷。

    蓝馨母女俩从未见过如此冷酷的他,脚底不约而同窜上一股寒意。

    许天容眸光闪了闪,仔细思索一下,发现自己对沈轻轻也没做得太过分,索性梗着脖子直言:“森哥哥,就算我和我妈骗轻轻去会客室等,她也只不过就等那么十几分钟,也没多大损失啊,你何必这么小题大做?”

    “呵呵”

    顾祁森闻言,不禁气笑了。

    他的轻轻人都不见了,这叫没多大损失?这叫小题大做?

    如果轻轻因此出了什么事,他发誓,一定会让所有参与害她的人陪葬,一定、一定!!!

    想到某个可能性,顾祁森厉眸倏地一眯,全身上下散发出让人胆颤心惊的肃杀之气。

    许天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唾沫,就听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无比清晰警告:“你们最好把知道的全说出来,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什么?

    他这是想要她们的命?

    许天容瞪大眼,不敢置信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旁边的蓝馨已惊叫出声,“你要杀我们?你你怎么可以???”

    “臭婆娘,吵什么吵?敢这么对我们主子说话?”

    刀疤男看不惯蓝馨吵吵闹闹的样子,没好气抬脚踢她,一下一下的,疼得蓝馨两眼直冒金星。

    “不不要”

    许天容见蓝馨被打,害怕得双手将身体抱成一团,却不敢去救蓝馨。

    顾祁森没有阻止刀疤男,在他看来,蓝馨对轻轻所做的坏事,踢一万下都不足以抵消。

    刀疤男的力道没收住,差点把蓝馨踢成内伤。

    蓝馨奄奄一息蜷缩在地上,可刀疤男还在继续对她拳打脚踢,怕再这样下去,蓝馨真会被打死,许天容总算良心发现,爬过去护住她,放声大哭:“呜呜,妈”

    顾祁森见好就收,示意刀疤男住手,眸光冷冷瞪向许天容:“是谁指使你们陷害我太太?说!”

    “呜呜,森哥哥我我也不知道”

    许天容泪流满面,语气无比委屈。

    顾祁森却不为所动,眼神冻结成冰:“不知道?继续!”

    “啊,不要我说我说呜呜呜是有个人,给我发短信”

    许天容抽抽噎噎将自己与那个陌生人的短信内容说出来,丝毫不敢有所隐瞒。

    顾祁森直接问刀疤男,“她的手机呢?”

    “在这!”

    刀疤男立马将稍早之前没收的手机双手奉上。

    顾祁森打开开机键,让许天容解锁后,直接点开收件箱。

    将短信内容浏览一通后,他将手机丢给旁边的秦浩,“去查!”

    “是!”

    秦浩接住手机,转头就消失不见了。

    许天容吸吸鼻子,壯着胆子问顾祁森:“森森哥哥,你看我把知道的全说了,所以能让我们回家吗?我妈的伤必必须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