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4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四)
    许天容总算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毕,泪眼汪汪瞅着顾祁森,希望能够换来他一丝心软,毕竟,不知道沈轻轻出什么事的她,在这一刻,是天真地以为,她与蓝馨没犯多大的错误

    可惜,顾祁森却是一点情面都不留,更甚至,还故意问她:“你可知,你这所谓的母亲,是用什么借口让轻轻跟她一起去会客室的?”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吓得蓝馨一口鲜血吐出来。

    “妈——”

    许天容赶忙去扶她,蓝馨却用力挣扎着爬起来,对顾祁森摇摇头,“不,不要说,求你了”

    “妈,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许天容是何等精明之人,若这样都看不出自家母亲心里有鬼,那也太弱智了。

    而且,她本身就非常好奇,蓝馨是到底是用了什么借口,毕竟,沈轻轻那丫头,对她们戒备那么深,可没那么好哄

    “没没有!”

    蓝馨最不愿以前的事情被丈夫、女儿知道,打死都不肯说。

    许天容自当不信,不免有些生气,“妈,都这个节骨眼了,你还想骗我?”

    “我”

    蓝馨语噎,只好向顾祁森求饶,“阿森,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会去跟轻轻道歉的,求你,把过去的事情翻篇吧”

    顾祁森没有看她,而是抽出一包烟,拿出一支当场点燃,用力吸了一口。

    他的动作十分优雅,却自带慑人气场。

    周遭的空气瞬间仿佛凝固,谁都不敢动一下。

    就在蓝馨紧张得快要窒息之际,男人突然开口了,“翻篇?那就要看许叔叔愿不愿意了!”

    什什么?

    蓝馨猛地抬头,眼底尽是惊惧。

    她很想辨清顾祁森是不是在开玩笑,只可惜,白色烟雾缭绕下,男人那张阴冷的俊脸,是那么地高深莫测。

    不过,老天也没把这事拖太久,很快,仓库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大阔步走进来。

    蓝馨一见到对方,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一样,定定地呆在原地。

    倒是许天容,“哇”一下就哭出来了,“爸爸,呜呜呜爸爸,救我”

    太好了,她爸爸来了,这下子总算有救了,呜呜

    这一刻,她再也顾不上追着蓝馨问那件事,赶忙站起身,跌跌撞撞往门口走去。

    换做以往,蓝馨铁定冲得比许天容都快,可此时此刻,她却压根不敢,因为,她并不敢确定许向国来这儿的目的,也不知顾祁森是不是将她过往的一切都告诉他

    “呜呜,爸爸”

    许天容正想扑到许向国怀里,谁知,还没投进父亲温暖的怀抱,迎接她的,却是结结实实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仓库的上空,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无比脆亮。

    许天容捂着火辣辣泛着疼的脸颊,眼睛眨了眨,不敢置信看着他,“爸爸爸,你打我?”

    “我还真要打死你!”

    许向国痛心疾首地说,扬起的右手剧烈颤抖,看得出,他心里十分难受。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许天容咬着唇,没好气顶撞他。

    许向国被她气得额头青筋迸发,盛怒之下,又一巴掌挥过去。

    “呜呜呜

    他的动作又快又猛,许天容完全没机会躲,嘴角鲜血都溢了出来。

    “天容”

    蓝馨对许天容向来宠爱,见许天容被许向国打了,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也顾不上去担心许向国的目的,直接就冲到许天容身边,把她揽到怀里。

    这时,顾祁森走过来,“许叔叔,您的家务事就交给您,不过若我太太真出什么事,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说完,不等许向国应声,头也不回走了。

    现场的其他人见状,齐刷刷跟上去。

    很快,空荡荡的仓库里,只剩许家一家三口。

    看着抱在一起痛哭的母女俩,许向国的脸色越发铁青。

    蓝馨和许天容在家里被抓,他是不知情的,因为从顾家离开后,他并没有跟她们一起回家,而是去公司处理公事。

    好不容易忙完,准备关电脑回家休息,一封陌生的邮件却突然闯进来。

    邮件附带了至少数十张的照片,还有一份关于蓝馨的调查报告。

    当时,他忍着怒气将邮件看完,还没来得及消化那一个个足以毁灭他信仰的事实,顾祁森的电话就打进来,问他看到邮件了吗?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那些资料是顾祁森的杰作,如果蓝馨不是彻底得罪他,他也不可能会将这份资料交给自己

    许向国不知该如何形容他那时候的心情,有愤怒,也有失望,可最大的感觉,应该是自我怀疑吧?

    怀疑他的眼神怎么那么不好使,足足被枕边人欺骗了20多年,也怀疑他教养子女的能力,要不,怎么就教出许天容这种大逆不道的女儿

    “爸爸,呜呜”

    许天容见许向国一直绷着脸不说话,捂着脸可怜兮兮喊他一句。

    尽管被他打两巴掌,她非常生气,可另一方面,她却不得不依赖他。

    “向国”

    蓝馨也终于鼓起勇气叫他,一脸讨好开口,“谢谢你来救我们。”

    许向国冷冷看她一眼,眸底全然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厚爱。

    蓝馨被他冷漠的眼神吓一跳,心里顿时掠过一缕不好的预感,果真,下一秒,她就听到许向国语带坚定说:“蓝馨,我们离婚吧!”

    什什么?

    离婚?

    怎么可以

    不——

    蓝馨大受刺激,一口气提不上来,顿觉眼前一黑,竟就这么直挺挺地晕过去。

    “妈——”

    仓库里,许天容的尖叫声刺耳回荡。

    顾祁森心情沉重走出仓库,正打算回车里,迎面刚好开来一辆跑车。

    借着光,他第一眼就认出,那是宫天祺的座驾法拉利。

    “三哥——”

    看到顾祁森,宫天祺立马刹车,打开车门走下来。

    “事情怎样了?需要我做些什么?”

    他忧心忡忡问。

    以前,沈轻轻只是他三嫂,现在,又加多了小姨子这层身份,所以,他不敢不重视。

    ps:今晚八千字更新完毕。月票碗里来哇,月票涨得快,森森就快点找到轻轻喔。还有,郑重说一句,我求月票,有些亲竟然说我整天要钱,这是天大的冤枉啊好吗?月票是亲们订阅消费满一定的币系统就会自动赠送的,有就投,没有就不投,我从来没逼过你们的哇。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