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6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六)
    当然,顾长谦在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昨天被人下了慢性迷药,也不知沈轻轻丢了,而当顾祁森告诉他一切时,他苍老的面容难掩震惊,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终于开口,“你是说,有人知道了顾家的密道所在,并且通过密道将轻轻抓走了?这不可能啊。”

    “为什么不可能?”

    顾祁森反问。

    许是一夜没睡的缘故,他此时精神状态极差,连语气都有些冲。

    “那条密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连你爸爸和老杨都没有告诉,而密道的事关乎整个顾家的安危,若泄露出去,顾家早就出事了,怎么可能到今天仍安然无恙?”

    顾长谦如实说。

    他的话,却让顾祁森格外不舒服,“轻轻都被抓走了,这叫安然无恙?”

    “想要抓走轻轻,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何必这么大费周章?要知道,这事一旦暴露,密道就没其他利用价值了,而他们就只为抓走一个沈轻轻,这不太科学!”

    顾长谦还是难以置信。

    毕竟,在他看来,敌人可以利用密道做许多危害顾家的事,任谁都不会冒着风险来绑架一个沈轻轻。

    其实,从大局上来看,他的想法是对的,只可惜,他忽略了自家孙儿深爱沈轻轻的那颗心

    在顾祁森心底,整个顾家都不及沈轻轻的万分之一重要,因此,原本情绪就处于崩溃边缘的他,在听到爷爷这番话后,彻底炸了,“什么叫只为抓走一个沈轻轻?或许,她在您眼底,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但在我心中,她却是我生命的全部。爷爷,我对您太失望了!”

    “阿森,我”

    顾长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老脸倏然一窘,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算了,我不想跟您废话太多。密道在哪?”

    “这个顾家的家规规定,只有家主才能知道”

    老爷子十分为难地看着他。

    顾祁森被这话气得额前青筋迸发,“说到底,您就是不愿讲,是不是?”

    顾长谦依旧不肯松口,“阿森啊,爷爷都说,不可能是密道出问题。爷爷派多一些人手帮忙去找轻轻,好不好?”

    顾祁森神色愈发阴冷,深幽的眸子因愤怒而泛上化不开的猩红:“爷爷,我再问最后一遍,密道在哪?”

    “这真的不可以说啊”

    “行!我知道了!”

    顾祁森心灰意冷应声,索性当着他的面拿起手机拨出去。

    顾长谦正猜测他打给谁,岂料,下一秒就听到他说:“十分钟内把吉祥院炸掉。”

    轰——

    顾长谦身子猛地一颤,气得直接跳脚:“混账,你这是想造反吗?啊?”

    哎哟,他的心脏受不了了

    老爷子发完飚,单手捂住胸口直喘气。

    顾祁森收起手机,勾唇冷冷回应,“您口口声声说,密道绝对没问题,可您到底知不知道,这事是顾冉冉干的?”

    “冉冉?”

    顾长谦瞬时懵住,“冉冉不是”

    一提起自家孙女,老爷子心倏然一酸,眼睛禁不住湿润起来。

    如果是冉冉,确实有可能只为了抓走轻轻,毕竟,他深信,她不至于会做真正危害顾家的事

    顾祁森将爷爷的表情看在眼里,突然无比心酸,又觉得格外讽刺。

    直到此刻,他的轻轻,之于顾家而言,到底也只是一个外人,对不对?

    呵

    不想再呆在这儿,他攥紧拳头,蓦然转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刚走两步,就听到老爷子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哎,炸毁吉祥院也没用,最东边那间房,有一条密道直接通向海边,你去找找吧”

    ————

    知道密道出口在海边之后,顾祁森搜索的范围,瞬间小了许多。

    一出老爷子所住的如意院,顾祁森便驱车往海边疾驰而去,一边开车一边给崔拓打电话,请他先修复海边的所有监控。

    开了大约半小时的车,还没抵达海边,崔拓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怎样?有线索吗?”

    顾祁森迫不及待问,墨瞳里蕴着一簇希冀的亮光。

    尽管此时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崔拓依然能想象得出,他对自己寄予多大的厚望,只可惜,自己注定要让他失望了

    “抱歉,阿森。海边的监控全被破坏了,根本没办法修复。”

    崔拓语带愧疚讲出答案。

    顾祁森眼底的亮光瞬时扑灭,薄唇掀了掀,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幸好,突然灵光一闪,他暗淡的眼神又再次恢复光亮。

    正是因为海边的监控都被破坏了,这才更加证实他们从密道带走轻轻这事,而若他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直接出海了。

    这个认知,让顾祁森眼前的迷雾霎时间变得清晰。

    算算时间,从轻轻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若开船去追,恐怕无法赶上,于是,顾祁森当机立断,挂掉崔拓电话后立马改拨宫天祺的号码,让他调派直升飞机。

    部署好一切,顾祁森下意识握紧了方向盘,心中默念:轻轻,你一定要好好的!

    “哈秋——”

    与此同时,冷得蜷缩成一团的沈轻轻,忙不迭打了个喷嚏。

    她缩了缩脖子,幽幽张开眼,发现有光透过窗户洒进来。

    噢,原来天亮了

    “哈秋——”

    冷不防,又再打一次喷嚏。

    沈轻轻不由得暗想,难道是顾祁森在想她?

    可

    脑海中闪过顾冉冉昨晚告诉自己的事,她才后知后觉想起,如今有个假的自己在顾祁森身边。

    怎么办?

    一个晚上过去了,顾祁森到底有没有认出那是冒牌的?

    他会不会跟那个女人发生关系?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沈轻轻陡然一阵心悸,喉咙像是被一只大手勒住一样,疼得无法呼吸。

    不,沈轻轻,不要自己吓自己,顾祁森那么聪明,又那么爱你,一定会很快就识破敌人的诡计的,一定,一定

    嗯嗯,就是这样!

    她点头如捣蒜,不断地给自己打气,逼自己振作

    “索菲亚小姐——”

    一抹恭敬的男音响起,打断沈轻轻的思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