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8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八)
    顾家老宅。

    一大早被顾祁森发了一大通脾气,再加上得知沈轻轻失踪、而自己竟然还被人下了迷药,顾长谦的心情简直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

    既然心情差,他也不可能让罪魁祸首好受,于是,一吃完早餐,顾长谦便迫不及待带着杨伯,气势汹汹赶往如意院了。

    这时,梁博士刚好为白天天打完针,“少夫人,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一趟。”

    他礼貌地说完这句话,不顾白天天痛苦的神色,收拾东西走了。

    白天天揉了揉被针扎痛的手臂,正准备上楼好好休息,岂料,管家立马进来汇报:“少夫人,老爷子来了,您还不快点出去迎接。”

    一听到这个消息,白天天内心直呼卧槽,不加思索脱口而出:“啊?这么大清早的,爷爷怎么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门口已传来一抹威严又愤怒的声音:“早?现在还早?”

    “爷爷”

    未料到顾老爷子这么快进来,白天天赶忙低眉顺眼跟他打招呼,随后干笑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

    “爷爷,您吃早餐了吗?”

    白天天弯起浅浅的笑,学沈轻轻学得有模有样。

    顾长谦眯起眼打量她,心想,若不是阿森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冒牌货,兴许他还真当她是轻轻了。

    不对!

    他昨天就当她是轻轻了,若不然,也不可能会中招,直接喝下她为自己准备的迷药

    想起这个死丫头设计了自己,顾长谦原本就阴沉的老脸,此时愈发铁青。

    察觉到老爷子来者不善,白天天心里一阵咯噔。

    不是说老爷子很喜欢沈轻轻的吗?昨天也是对她照顾有加啊?今天怎么突然转变了?

    难道他认出她是假的?

    不不不,她演得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出现破绽?

    再者,如果被识破,他们早把她抓起来,拷问沈轻轻在哪了

    嗯,就是这样!

    经过一通分析,白天天总算恢复镇定,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她走过去,亲昵地挽住老爷子的胳膊,正打算跟他撒撒娇,谁知,话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被顾长谦用力推开。

    “爷爷?”

    白天天踉跄两步,仰起小脸,受伤地瞅着他。

    顾长谦却毫不留情道:“沈轻轻,你别以为昨天在嚎嚎啕啕的周岁宴上,我当着众多亲戚好友的面,承认你的身份,你就当嘚瑟了。”

    “我我没有啊。”

    白天天委屈地扁扁嘴。

    顾长谦一本正经质问:“没有?你以前每次来大宅,清晨五六点就起床去后边的菜园地松土、浇水,今天呢?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床,这叫什么意思?以为当了顾家少奶奶,就不用干活了,是不是?”

    白天天听完,震惊得连嘴都成了o型。

    有没有搞错?

    沈轻轻在顾家居然辛苦到这种地步?

    试问,现在还有哪个当儿媳妇、孙媳妇的,一大清早要下农田去干活的?更何况,这是顶级豪门顾家啊

    要是被外边的人知道,堂堂顾家大少奶奶要下田干活,这得是多劲爆的消息啊

    不过,看老爷子这认真的态度,貌似没在骗她,而家里的佣人亦是表现得十分镇定,似乎对这事也见惯不惯了。

    所以

    她这是要过上农村妇女的苦日子了吗?

    白天天一万个拒绝,然而,她非常清楚,此时此刻,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

    不对,沈轻轻来大姨妈了,自己是不是可以用这个理由逃过一劫?

    这么想,白天天立马捂住小腹,状作痛苦地说:“爷爷,我这几天来例假,身子不太舒服,今天能不能就不去干活了?”

    顾长谦本就是特地来整她的,怎么可能会因她这句话就打退堂鼓。

    他蹙了蹙眉,斜睨她一眼。

    白天天被他锐利的眼神看得心惊胆颤,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犹豫着还要不要一鼓作气装得更像一点,就听顾长谦说:“我看你确实是翅膀硬了,之前来例假不舒服的时候,你还跟我说,适量的运动有助于舒缓痛苦,怎么今天就不行了?”

    什么?

    我靠!

    这沈轻轻是什么受虐体啊?这般地委屈求全?

    呜呜呜

    白天天深深地预感到,以后自己在顾家,兴许会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时候不早了,走吧!”

    恍惚之际,老爷子抛下这句话,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白天天郁闷得咬牙,只可惜,心虚的她压根不敢反抗,只好亦步亦趋跟上去。

    顾家老宅后边,有一座占地面积辽阔的菜园子,里边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时令蔬菜。

    白天天被顾长谦带到那儿,在他的命令之下,开始一整天的农活。

    沈轻轻幽幽睁开眼,望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眼底迅速掠过一抹迷惘。

    她这是在哪?

    记得她与顾冉冉在船上,然后船突然间翻了

    所以,她上天了吗?

    她眨眨眼,下意识动了动身子,准备翻身爬起来,谁知,整个人像刚跑完几十公里的马拉松一样,累得连动一下都无比费劲。

    挣扎了几次都爬不起来,她索性放弃,继续躺着,眼睛缓缓往四周望去,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而不远处,似乎还躺着一个人。

    从身形判断,难道是顾冉冉?

    她们一起被海浪拍到这边来了吗?

    不过,顾冉冉躺着一动不动,看样子应该还没醒。

    既然如此,她干脆趁机逃走吧?

    这个认知,让沈轻轻心头一震,那些消失掉的力气,似乎又渐渐回来了。

    她稍作休息片刻,感觉到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于是,一刻都不敢耽搁,赶忙咬紧牙关站起身。

    伸了伸懒腰,除了全身酸痛之外,没受什么伤,沈轻轻不由得庆幸自己命大。

    四处走动打探了一下地形,沈轻轻终于知道,这是一个荒岛,而若她没猜错的话,整条船,应该就只有她与顾冉冉被卷到了这边。

    呼——

    如果这样,是不是代表着,她的危险应该暂时解除了?

    沈轻轻心中一喜,绽开一抹明媚的笑。

    ps:继续码字,求点月票和推荐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