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3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三)
    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一群海鸥结伴掠过,荡起一阵阵的水波。

    冷风吹拂,一阵阵地打在脸上,带来一丝丝的寒意。

    顾冉冉站在礁石上,眼睛一眨不眨凝望着浩瀚无边的大海,任由那波浪翻滚敲击着礁石,亦不为所动。

    手插进衣兜,掏出一只匕首。

    沈轻轻可能不知道,这只锋利的匕首,在清晨的时候,曾经架在她的脖子上,差一点点要了她的命。

    为什么下不了手呢?

    顾冉冉盯着在太阳光下泛着慑人色泽的刀面,稍稍有些失神。

    早上恢复体力之后,趁沈轻轻熟睡之际,她明明可以轻而易举要她的命的,可关键时刻,她还是收手了……

    是动恻隐之心了吗?

    顾冉冉眯起杏眸,很快就摇了摇头。

    不,她早就没有心了!

    至于为什么当时下不了手,她心想,可能是自己在这个孤岛,想找个人作伴吧?

    想杀沈轻轻,何必急在一时?

    呵……

    顾冉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微微勾动了唇角。

    这时,一抹尖叫声划破天际,从山林那边传来

    “啊,救命啊!”

    “啊”

    女孩惊天动地的尖叫,瞬间打破顾冉冉的思绪,顾冉冉回过神,下意识扭头望向山林。

    “救命”

    “啊”

    沈轻轻?

    这死丫头怎么了?

    顾冉冉眉头不自觉蹙起,旋即,嘴角扯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

    呵,胆小鬼,该不会被什么小动物给吓到了吧?

    不过,反正与她无关,吓死最好了……

    顾冉冉暗暗腹诽,悠闲地拍拍袖子,继续看自己的风景。

    一分钟、两分钟……

    怎么没声音了?

    难不成被吓晕了?

    要不去看看?

    顾冉冉抿抿唇,犹豫片刻后,出乎好奇心使然,她终于迈开脚步走下礁石,动作迅捷地往山林奔去。

    三步作两步走,不一会儿,她就闯进那片密密麻麻的山林里。

    原本还在纳闷不知去哪才能找到沈轻轻的人影,岂料,刚走进林子没几步,就听沈轻轻那清脆中夹杂着恐惧的声音又一次袭来

    “啊”

    “啊”

    危险!

    顾冉冉条件反射般立刻爬到旁边的树上。

    站在高处看,恰好可以清楚地看到沈轻轻正被一头野猪追着跑的场景。

    “救命啊救命”

    “啊救命”

    明明是很惊心动魄的画面,可落在顾冉冉眼底,却令她觉得无比地滑稽。

    “哈哈哈……”

    顾冉冉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

    沈轻轻刚好跑向顾冉冉这边,被她的笑声吸引,抬头,就见到顾冉冉靠着树干,悠哉悠哉地看热闹。

    情急之下,沈轻轻倏然灵光一闪,这才想起自己原来也可以爬树。

    艾玛,真是越急越乱,被野猪那么一吓,她都忘记还有爬树这种脱身之计了,尽管,爬树也只是暂时的,但,能躲得了一时是一时哇……

    于是,沈轻轻身手敏捷往树上爬,而且爬的树还跟顾冉冉是同一棵,顿时把顾冉冉给吓一跳。

    “喂,你干嘛?下去!”

    “喂”

    顾冉冉赶紧驱赶她,就怕被她连累,自己也成野猪攻击的目标。

    然而,顾着逃命的沈轻轻哪顾得了那么多?

    她压根没理会顾冉冉的叫嚣,直接就越过她,顺着树干一路往上爬,动作流畅得跟猴子有得一拼。

    嘤嘤嘤,反正爬树是她的强项,而爬得越高,表示离危险越远,只求那只野猪不会上树!

    当然,事实证明野猪的确没办法爬树,只不过,它会撞树。

    “砰砰砰”

    树枝因它的用力撞击拼命摇晃,而爬到最顶上的沈轻轻,更是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将树枝折断掉下来。

    沈轻轻吓得抱紧那只脆弱的树枝,闭上眼睛尖叫连连。

    顾冉冉挖挖耳朵,对她如此胆小的行径十分无语,“别吵了,不就一只猪吗?有什么好怕的?”

    “是野猪!不是猪!”

    沈轻轻扁扁嘴,眼眶湿湿的,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顾冉冉不由得反驳,“野猪也是猪!”

    “猪没那么可怕哇!”

    沈轻轻说完,两只眼睛晶亮晶亮地瞅着她,“顾冉冉,你不怕野猪,你把它赶跑呗。”

    不知为何,她觉得跟这只可怕的野猪对比起来,顾冉冉明显可爱多了。

    顾冉冉要是知道沈轻轻竟拿她跟一只野猪比,非把她扔下去不可。

    幸运的是,顾冉冉并不知道,而她见那只一言不合就撞树的野猪还挺讨厌的,于是,轻飘飘地瞥了沈轻轻一眼之后,她二话不说就跳下去了。

    “啊你真下去啊?”

    沈轻轻未料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顾冉冉竟真跑去对付那只野猪,不禁瞪大眼,提心吊胆盯着她。

    能行吗?

    那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野猪,它的个头都比两个顾冉冉还要大,顾冉冉那感冒未痊愈的小身板,能打得过吗?

    她要不要下去帮忙?

    但她能帮上什么忙?

    呜呜,太可怕的猪了……

    沈轻轻咬咬唇,心头挣扎不已。

    还没下定决心,树下便传来野猪“呜呼”一声惨叫。

    什么情况?

    她立马往下望,就见那只野猪“轰”的倒在地上,痛苦扑腾两下,然后,晕过去。

    啊,不是吧?

    沈轻轻眼睛瞪得更大,旋即,看向那个此时正轻轻松松拍着袖子的顾冉冉,眸光中尽是不敢置信。

    她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野猪?

    轰

    沈轻轻震惊之余,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渐渐放下。

    双脚一落地,沈轻轻便抑制不住心底的好奇,问顾冉冉:“你怎么弄晕它的?”

    刚刚顾着害怕,她都没仔细看,有点小遗憾呢。

    顾冉冉斜睨她一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冷开口:“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只连猪都搞不定的废物?”

    话落,她理都不理沈轻轻,头也不回走了。

    “你”

    沈轻轻被她那话气得肺疼,想反驳,无奈她已走远,生怕这只野猪很快会醒过来,她只好亦步亦趋跟上去。

    经过这一次的野猪事件,被吓破胆子的沈轻轻,几乎是寸步不离跟在顾冉冉后边。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山林,正准备往海滩走,谁知,顾冉冉却陡然顿住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