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5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五)
    布鲁克的话,让顾冉冉心里倏然一惊。

    该死,她竟忽略了这一茬!

    她早该料想到,布鲁克这个魔鬼,是没那么好糊弄的……

    只是,现在除了继续糊弄下去,貌似也没其他好办法。

    思及此,顾冉冉勾勾唇笑着反问:“不知道王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大家合作这么久了,连我,你都不信了吗?”

    布鲁克闻声,一改刚刚的凶狠态度,语气变得稍稍缓和一点点:“索菲亚,趁着我现在还比较好说话,你还是从实招来免得自讨苦吃!说,你把沈轻轻藏哪了?”

    “我没事藏她做什么呢”

    顾冉冉冷下脸,厉声反驳。

    她那认真的模样落在布鲁克眼里,一时间,竟让他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在撒谎。

    “真的没有?”

    布鲁克再次确认。

    顾冉冉一脸坦然,“那是肯定。”

    “好!”

    布鲁克探究般打量了她一小会儿,这才慢慢选择相信。

    毕竟,以她对顾家、对沈轻轻的痛恨,确实没必要把人给藏起来。

    不过,对那些脚印,他还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你告诉本殿下,那些脚印是怎么回事?”

    顾冉冉暗咒一句,只好装傻充愣,“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既然这样,本殿下也不逼你!”

    布鲁克突然说。

    顾冉冉眼底划过一缕惊讶,还没来得及去想他为何会突然转性,就见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顾冉冉心一沉,暗叫一声不好。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他厉声下令,“来人,给我搜!”

    搜?

    这是想搜她吗?

    天啊

    沈轻轻吓得瞪大眼,整个人害怕得双腿都站不稳。

    怎么办,怎么办?

    她躲都没地方躲了……

    心跳开始加速狂奔,这一刻,她完全六神无主,压根不知道是该跑,还是乖乖留在原地等着被抓。

    顾冉冉见状,亦是下意识攥紧手心。

    以她对布鲁克的了解,清楚在这个节骨眼,自己多说无益,于是干脆冷下脸噤了声,任由他所带来的那群皇家护卫队气势汹汹地往山林里冲去。

    沈轻轻,你自求多福吧!

    顾冉冉抿着唇,默默念道。

    结果可想而知,那群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沈轻轻找到了。

    沈轻轻被带到布鲁克和顾冉冉面前。

    这是布鲁克第一次见沈轻轻,在此之前,他甚至连沈轻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不,应该说,他不屑去知道。

    原以为,她只不过是众多庸脂俗粉中的一个,却未曾想,气质竟如此清新脱俗,甚至,跟在他心中最漂亮的顾冉冉站在一起亦毫不逊色。

    “啧啧啧,怪不得顾祁森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确是有几分迷惑男人的本事!”

    布鲁克眯起锐利的双眼,像是盯猎物那般,盯着沈轻轻看,语气危险又轻佻。

    沈轻轻被他盯得十分不舒服,莫名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不想在敌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畏惧,也不想失掉身为顾家人的那份傲骨,哪怕此时再害怕,沈轻轻依然逼自己直挺挺地站着。

    见她不说话,布鲁克不由得走前一步欺近她。

    沈轻轻赶忙往后退,与他保持距离。

    然而,她才退了两步,就被旁边一名高大的护卫伸手一推,竟往前踉跄一步,娇小的身子直接往布鲁克扑去。

    布鲁克伸手接住她,一把将她抱到怀里。

    “啊”

    沈轻轻尖叫着挣扎,却被布鲁克扣得死死的,耳畔还传来他不怀好意的狞笑声,“这么着急投怀送抱,本殿下岂能辜负你的美意?”

    话落,他作势要去亲她。

    沈轻轻利索躲过,一边抬脚去踢他,一边卯足劲反抗,可惜,她的力气对布鲁克来讲,完全不值得一提,无论她怎么使力,都没有办法挣开他的钳制。

    许是沈轻轻那不服输的劲儿,挑起布鲁克的征服欲,他倒是不急着轻薄她了。

    他眸光闪烁一下,倏地就松开她,勾唇玩味一笑:“啧啧啧,没想到顾祁森喜欢的,还是只小野猫?很好,非常好,本殿下倒是对你充满了期待,哈哈……”

    沈轻轻满眼戒备,“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他自称本殿下,她心想,约莫是某国的王子之类的吧?

    这个人言语间尽是对顾祁森浓浓的挑衅,或许,与顾祁森之间有什么仇怨吧?

    想到这儿,沈轻轻又忍不住看向顾冉冉,试图从她脸上探出端倪,无奈的是,顾冉冉将情绪隐藏得格外好,她根本就看不穿。

    而布鲁克并未隐瞒身份,当场告诉她之后,居然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殿下的情妇!”

    “呵呵……”

    沈轻轻冷笑出声,语带讽刺道,“堂堂一国王子,怎么也干起强盗的行当,强抢民妇了?”

    “民妇?”

    布鲁克挑眉,接着“哈哈”狂笑两声,“顾祁森可不是我国国民,哪来民妇一说?而且,你可能不知道,本殿下对人妻特别感兴趣!特别是,最讨厌的人的妻……哈哈……”

    “你”

    沈轻轻被他如此毁三观的无耻气得脸都黑了。

    忍无可忍之下,她终于控制不住破口大骂:“变态!”

    像他这种人,哪天要真当上国王,绝对是国国民乃至全世界的悲哀,因为,她都可以预见得到那战争不断、民不聊生的场景了。

    “你说什么?”

    未料到沈轻轻竟会当众骂他,布鲁克一张俊脸立刻扭曲起来,眼神顿时变得格外阴婺。

    他阴着脸,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那般走向沈轻轻。

    沈轻轻惊恐地咽咽口水,还没来得及往后退,胳膊就被他拽住,紧接着,男人宽大的手掌就这么毫不留情甩下来。

    伴随着“啪”的一记脆响,沈轻轻白皙的脸蛋很快浮现清晰的五指印,嘴角更是溢出鲜红的血丝。

    脸颊处冒着火辣辣的疼,沈轻轻闷哼一声,却没有伸手去捂,而是眯着乌黑的眼眸,愤恨地瞪着他。

    布鲁克气未消,原本还想再打她一巴掌,谁知,负责探路的下属匆匆来报:“不好了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