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7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七)
    飞机刚停稳,顾祁森便迫不及待打开机舱门。

    这是这片海域最后一个小岛了,如果再也任何发现,兴许

    不,一定不会的,他的轻轻,绝对不可能出事!

    顾祁森铁拳紧紧攥着,踩着沉重的步伐走下去,双脚落地时,一股难言的疼痛,迅速涌上了心口。

    下属们已经训练有素,分头寻找。

    很快,他们就有了发现。

    “bss,那边的沙滩上有好多脚印,看样子,是刚走不久。”

    秦瑄立马来报。

    顾祁森走过去,现场查探了一番,见那些脚印中,明显有女人的,他心陡然一跳,眼底霎时窜过一抹欣喜。

    是轻轻,一定是

    别人的脚印他兴许会不清楚,但他家轻轻的习惯,他又怎么可能不懂?

    她在沙滩上走路,从来都不会规规矩矩,喜欢左一下右一下蹦跶着,时深时浅,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两人去海边玩时,他就曾经取笑她一点大人样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在孩子们面前树立威信。

    这丫头却是直接挽住他的胳膊,坏坏地表示,树立威信、唱黑脸这种事情肯定要交给爸爸的,她这个妈妈肯定是负责貌美如花和母爱泛滥咯。

    每一次,看着她狡猾得跟小狐狸似的小模样,顾祁森便恨不得把她抱到怀里狠狠地亲一顿,当然,他也都这么做了。

    而今天

    见到那一串熟悉的脚印,他亦是不自觉勾起了唇。

    轻轻

    你在哪?

    轻轻

    “bss,附近找遍了,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下属的声音响起,打断顾祁森的思绪。

    顾祁森缓过神,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原来,他已经想沈轻轻,想了至少十多分钟,原来,他此时此刻,已经连眼泪溢出眼眶都浑然未觉

    “bss?”

    下属见他没有回应,不由得再次出声。

    顾祁森抬手,用指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滴,哑着声音说:“全找遍了吗?”

    “是!”

    对方再次肯定,旋即又说,“不过,在山洞里发现一堆烧成碳灰的柴火,很明显,昨晚有人在那儿过夜!”

    “山洞在哪?带我去看看。”

    顾祁森打起精神。

    “在那边,bss请!”

    下属很快就指了一个方向。

    顾祁森“嗯”一声,跟在他们后边往山洞走。

    进到山洞里,果真见到了一堆黑乎乎的碳灰,顾祁森眯起长眸,脑海中不可遏制闪过沈轻轻在这边烧火取暖的场景。

    耳边,似乎还回荡起她清脆的声音:“哎哟,好冷好冷!”

    轻轻

    男人咽咽口水,心底对她的思念,已泛滥成灾。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在这儿还好,然而,顾祁森却清楚知道,刚刚那瞬间的场景,只不过是他美好的想象罢了。

    他的轻轻也许是在这边呆过,但或许还有那些抓她的人,毕竟,沙滩上的脚印那么多

    “bss,有条链子。”

    突然,有人惊叫出声。

    顾祁森立马大阔步走过去,将那人手中的链子夺过。

    低头一看,眼神瞬时亮了。

    是轻轻的项链没错,记得还是他亲手帮她戴上去的

    确定了这个事实,再加上沙滩那些脚印,顾祁森压在心头的那颗大石,终于卸下一小部分。

    不管怎样,只要确定她人还活着,就有一线希望,他不能放弃,一定不能放弃

    顾祁森握紧那条富有质感的项链,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

    轻轻,等我,等我

    走出山洞,这时,带队去山林那边寻找的秦瑄也回来了。

    “bss!”

    一行人见到顾祁森,恭敬鞠躬。

    “有发现吗?”

    顾祁森望向那片茂密的林子,眸光闪过一缕期冀。

    可惜,秦瑄注定要让他失望了,“抱歉bss,没有。”

    “那走吧。”

    顾祁森垂眸,敛去眼底的黯然,很快又振作起来。

    是的,只要确定她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就绝对能够找到她

    飞机,缓缓升起,离开了这一片荒芜的小岛。

    等再也不见飞机的踪影,顾冉冉才从山林中,慢慢走出来。

    她,幸运地躲过去了,可为何,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呢?

    反而有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

    顾冉冉,你到底怎么了?

    你难道忘记,你活下来的使命了吗?

    你难道忘记,顾祁森早已不是原先的顾祁森了吗?

    他火急燎原赶来,不是为了找你,不是为了救你,他眼里心里只有沈轻轻一个人,这样的他,你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所以,不许退缩,不许后悔,不许,不许

    “哈哈哈”

    “哈哈哈”

    “顾冉冉,你是个废物”

    “哈哈哈”

    她发疯似的跑上那片陡峭的礁石,仰天长笑出声,笑着笑着,豆大的泪滴,亦是不受控制啪嗒啪嗒直掉下来。

    可她压根不管不顾,一边哭一边笑,样子好不凄惨。

    不远处,冰冷的男人,将她癫狂的一面看在眼里,却是依旧面不改色。

    等顾冉冉差不多发泄够了,他才踩着矫健的步伐走到礁石下。

    “走!”

    冷酷的男音传进耳中,顾冉冉微微怔住。

    扭过头,见范洛斯竟站在礁石下方,她不禁愣了愣,“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打算在这孤老一身?”

    范洛斯淡淡反问。

    顾冉冉不屑冷笑“呵,怎么可能?我迟早会离开。”

    小小一个孤岛,还能难得到她?

    范洛斯并不想跟她废话太多,直接进入主题,“父亲遇到埋伏深受重伤,跟我回组织!”

    “什么?”

    未料到劳多尔竟会被人袭击,顾冉冉无比惊讶,“到底怎么回事?”

    “边走边说。”

    范洛斯抛下这句话,酷酷转身走了。

    顾冉冉只好快步跟上去。

    她并不好奇范洛斯为何会找到这里,因为在组织里,每个人身体里都注射了一种可以定位的特殊药剂,无论他们走到哪,身为统领的劳多尔都会知道他们的下落,这也有效防止了叛徒滋生

    就这样,顾冉冉暂时脱离布鲁克,重新回到组织,而沈轻轻,则被布鲁克抓回了国。

    ps:嚎嚎啕啕求月票,求让妈咪早点回家哇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