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8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八)
    布鲁克将沈轻轻带回j国之后,并没有把她弄进自己府邸,而是藏在一座隐秘的山庄里。

    这个山庄,是他专门用来圈养情妇的地方,里边住着至少十几名他从世界各地搜刮来的倾城美女。

    刚开始,那些美女大多数不是出于自愿,但来到这儿,受到各种荣华富贵诱惑之后,渐渐地,也心甘情愿跟着他。

    沈轻轻并不知道这些,因为,她单独被关在一个房间内,门口有两名侍卫守着,根本插翅难飞。

    “喂,放我出去!”

    “喂——”

    沈轻轻拼命拍打房门,可惜,无论她怎么喊叫,守在外头的人,依旧对她不理不睬。

    怎么办?

    布鲁克那个变态,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她该如何自保呢?

    沈轻轻狠狠咬唇,脑袋瓜不停运转,心里着急得不得了。

    她很担心布鲁克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幸亏他刚到这座山庄就被人叫走了,她这才得以逃过一劫。

    然而,沈轻轻深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要她没办法逃走,分分钟都会有危险。

    哎!

    沈轻轻重重叹气,脑海中不自觉想起顾祁森英俊的脸,鼻头倏地一酸,霎时间,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

    老公,我好想你啊……

    老公,救我……

    呜呜……

    “轻轻——”

    顾祁森陡然惊叫一声,立刻睁开眼。

    “boss,您怎么了?”

    耳畔传来秦瑄担忧的声音,顾祁森定定神,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此时正在飞机上,然后,做了个噩梦。

    梦里,轻轻居然被布鲁克抓走了,布鲁克利用她威胁自己到j国开办药厂,甚至还必须交出顾氏独门的生化武器,用来争权夺势。

    他当然不愿意配合了,而布鲁克恼羞成怒,直接开枪射向轻轻……

    想到这,顾祁森按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额头冷汗涔涔。

    “boss,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秦瑄见他神色恍惚,立马倒一杯热水递给他。

    顾祁森心不在焉接过杯子喝一口,全副注意力,仍是被刚刚的梦吸引。

    除了前阵子布鲁克想跟自己合作,两人有所交集之外,他们之前并不怎么打过交道,而他今天居然梦到他……

    奇怪了,为什么会突然间做这样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梦呢?

    顾祁森蹙蹙眉,眼底氤氲几丝纳闷。

    秦瑄跟在顾祁森身边那么多年,对他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知道自家boss肯定是有想不通的关键点,他不由得多嘴问一句:“boss,您是不是有什么疑惑?要不说出来,指不定我还能帮您参谋参谋?”

    秦瑄自认没有boss聪明,但怎么说呢,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是不?人多力量大嘛。

    顾祁森幽幽看他一眼,并没有将刚才的梦说出来,而是问他:“什么时候抵达s市?”

    秦瑄抬腕看看表,如实禀报:“回boss,飞机半小时后降落。”

    “等飞机降落之后,你去查一下,j国的布鲁克王子最近的行踪,还有,查查他与顾冉冉有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无缘无故做这样的梦,顾祁森心想,多查一查也是好的。

    “好的,boss。”

    秦瑄恭敬应了声,随后好奇问道,“您是怀疑布鲁克和少夫人失踪这事有关吗?”

    “嗯。”

    顾祁森颔首,顺便将自己的梦告诉他。

    秦瑄闻言,内心百感交集。

    这一刻,他不禁暗想,万一歪打正着,少夫人真落在布鲁克手里,那么,他家boss约莫可以去算命了。

    ……

    j国。

    亲王奥德里奇得知儿子抓了个女人回来,而这个女人竟然还是顾祁森的妻子,瞬时间勃然大怒。

    他用力拍着桌子,厉声对心腹杰夫说:“去把布鲁克给本王叫来!”

    “是,亲王殿下!”

    杰夫赶忙躬身退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布鲁克喊了过来。

    布鲁克进屋后,直接无视奥德里奇阴沉的脸色,大摇大摆走到沙发上落座,翘起二郎腿,说:“父王,找儿臣过来,有何事?”

    “你最近做什么去了?”

    奥德里奇没好气质问他。

    布鲁克随口敷衍道,“没做什么,就研究一下该怎么在奶奶面前参安德烈一本。”

    “呵……”

    奥德里奇冷笑一声,语带讽刺说,“你有这么上进就好了!”

    布鲁克皮笑肉不笑反驳,“儿臣若不上进,安德烈怎么会一直吃瘪?安啦,反正下任国王肯定是父王您,放心!”

    “你要能改掉好色这个毛病,我当然会放一百个心!”

    奥德里奇无奈出声。

    他这个儿子聪明能干,可惜偏偏有个最大的弱点,便是喜欢各式各样的美人,来者不拒也就算了,偏偏还专爱掠夺,这下可好,直接抢到顾祁森家里去,呵,这种情况下,他若真能放心,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思及此,未等布鲁克应声,奥德里奇索性切入正题,“你抓了顾祁森的老婆?”

    “消息还挺灵通的嘛。”

    布鲁克摸摸棱角分明的下巴,得意洋洋承认。

    奥德里奇见状,原本就阴沉的脸,此刻愈发森冷,“把她放了!”

    “放了?”

    布鲁克瞪大眼,紧接着,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那般“哈哈”狂笑几句,道,“父王,您在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好不容易才把她收进后宫,您居然要我放了她?这不可能!”

    “布鲁克!”

    奥德里奇咬牙切齿喊他的名字。

    布鲁克摊摊手,眼神陡然变得阴婺,“本殿下看上的东西,岂有放手的道理?不放!”

    “现在正是我们与安德烈斗得白热化的阶段,你何必给自己留一颗不定时炸弹在身边?万一惹恼顾祁森,他帮安德烈来对付我们,你以为你这个王子殿下还能当得安稳?”

    奥德里奇一针见血帮他分析。

    岂料,布鲁克却偏不吃这一套,或许说,以他目空一切的狂妄程度,他还真不把安德烈和顾祁森放在眼里,于是,哪怕奥德里奇再三强硬要求他放了沈轻轻,他依然一概不理。

    未料到儿子竟这般顽固,奥德里奇一气之下,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就往他砸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