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1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四十一)
    碗里的汤很快见底,苏晗嘴角勾起一抹慈爱的笑,问顾祁森:“再来一碗?”

    她看他的眼神,宛若看孩子似的,顾祁森心尖一暖,禁不住脱口而出,“不用了,妈。”

    妈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苏晗震惊得差点把手中的碗摔掉。

    脑袋嗡嗡响,此时此刻,她完全不敢相信,他竟会开口叫她一声妈

    虽然,这段时间,他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虽然,他每次也是有问必答,甚至偶尔还会主动关心她与顾正弘,然而,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喊她妈

    苏晗真的好感动好感动,一时间忍不住,眼眶就泛红了。

    她双手剧烈颤抖着,唇瓣掀了掀,想说出口的话瞬间被卡在嗓子眼里,愣是发不出来。

    顾祁森亦是未料到,一直纠结的一个“妈”字,竟会在这个节骨眼,如此轻而易举就喊出来,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伸出双手搭在苏晗肩上,再次对她说:“妈,谢谢您!”

    这时,苏晗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妈要谢谢你才是。”

    谢谢你阿森,让我终于等到了你喊我妈妈的这一天

    原来,这么多年所有的隐忍与委屈,终究是有回报的

    谢谢你了,阿森,谢谢你

    苏晗在心里不断默念,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生怕在顾祁森面前太失态,她立马捂住嘴,转过身,抛下一句“妈先回厨房把碗洗了”,便匆匆走了。

    洗完碗出来,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打电话,苏晗没有出声打扰他,而且缓缓走到他隔壁的沙发落座。

    顾祁森这通电话应该是在跟秦瑄在打,具体说了什么,苏晗并不清楚,但隐约猜到似乎是让秦瑄去调查什么王子,貌似跟轻轻的失踪有关

    听着顾祁森严厉地吩咐秦瑄办事,苏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好不容易,总算盼到他讲完电话了,她迫不及待问:“怎么样?有轻轻的下落了吗?”

    顾祁森摇摇头,“没有。”

    苏晗微亮的眸光迅速黯下去,很快,她又自我安慰说:“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轻轻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嗯!”

    顾祁森心不在焉应一句,旋即起身。

    苏晗见状,忙不迭关心问:“你去哪?”

    “回老宅一趟。”

    顾祁森一边走一边回答。

    苏晗知道他这是有要紧事要做,并没有拦他,柔声嘱咐他注意安全,然后便目送他离开了。

    ————

    顾家老宅。

    这几天,顾长谦一直变本加厉折磨白天天,白天天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因为,她不仅要干农活,吃饭还全是辣的,而且每天都有梁博士大驾光临,给她打针,她心想,要是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不顾一切逃跑的,管她什么顾冉冉,管她什么沈轻轻,她再也不玩了,不玩了

    呜呜

    烈日当空,白天天连防晒霜都没得擦,苦哈哈地在田里除草。

    秦瑄过来找她,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若不是她顶着他家少夫人那张绝美的脸,乍一看,秦瑄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一位30多岁的村妇

    才短短三四天时间,她至少老了十几岁,而这一切,当然不是干农活造成的,至于原因

    想到这儿,秦瑄抿抿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随后,大阔步走过去,来到白天天面前。

    “少夫人——”

    秦瑄冷冷叫了她一句,语气既不恭敬,也不礼貌。

    白天天应声抬头,见到秦瑄一阵窃喜,压根顾不上去细想他对自己的态度。

    她高兴地放下手中的锄头,声音禁不住拔高,“秦特助,你来啦!顾祁森呢?是不是也回来了?”

    太好了,顾祁森一回来,她肯定就不用再干农活了,哇呜,谢天谢地哇,顾长谦那老头简直是大变态来的,怎么会有那么可恶的老头呢

    高兴之余,白天天仍不忘把顾长谦偷偷咒骂了一通。

    “是的,boss请您到大厅去一趟。”

    秦瑄强忍住心底的厌恶,冷声说。

    白天天闻声,眼睛瞬间亮了,“好的,我这就去。”

    话落,她迅速拍拍身上的尘土,很快就动身前往吉祥院。

    秦瑄不动声色跟在她后边,微微眯起的眸子,潋滟无限的恨意。

    他紧紧攥拳,心里暗暗发誓,如若他家少夫人再也找不回来了,他一定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生不如死

    白天天雀跃地跑进吉祥院大厅,却意外发现,里边除了顾祁森之外,梁博士居然也在。

    她心里莫名一阵咯噔,倏然窜过一缕不好的预感,没办法,谁让她实在是太不喜欢这个梁博士了,以至于每次见到他,都会不自觉想起针筒扎进手臂里的痛

    白天天打了个哆嗦,咬了咬唇,眸光悄悄闪烁一下,然后便挤出一抹自认为甜美的笑,款款走向顾祁森。

    “老公,你总算回来啦!”

    她说完,伸手正想去挽顾祁森的胳膊,并打算挨着他坐下,谁知,还没开始行动呢,顾祁森一记警告的冷光就毫不留情射过来。

    白天天怂了,手僵在半空中,都忘记缩回来。

    “老老公?”

    她小心翼翼试探着喊了他一声。

    顾祁森没搭理她,而是看向一旁的梁博士,道:“开始吧!”

    开始?

    开始什么?

    帮她打针吗?

    白天天紧张地攥紧手心,正想找借口逃,岂料,下一秒就见梁博士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小铁笼,笼子里关着一只生龙活虎的小白兔。

    这是想干什么?

    白天天屏住呼吸,眼底尽是疑惑。

    然而,很快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因为,梁博士竟拿出针筒,将每天打在她身上的那些药剂,抽出一支注射到小白兔身上去。

    小白兔吱吱叫了两声,只消几分钟的功夫,白绒绒的毛发竟然全部变成黑色,甚至,样子看起来,俨然老兔无疑。

    天啊,这这怎么会

    白天天霍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后退两步,脸上的惊恐遮都遮不住,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

    ps:明天要参加一整天的活动,会抽空用手机码字,写好就发上来,晚安了,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